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二十一节 波及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二十一节 波及


  陆为民回来了,季婉茹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感,终于可以经常看到这个男人了。

  虽然陆为民在丰州自己也可以经常去,但是季婉茹知道自己之前在丰州开御庭苑就成了一个名人,而这种名声也并不太好,如果在和陆为民牵扯上关系,对陆为民更不好,所以她宁肯强忍着内心的感情,也不愿意去丰州。

  在宋州,她季婉茹是一个绝对正面的企业家形象出现的,而且自己现在已经是政协委员,好歹也算是和体制内能沾上边,一年两会她也要参加,以这样一个姿态出现在陆为民面前,既不会惹人生疑,相信陆为民也会感到高兴。

  季婉茹也知道陆为民到来,对自己的事业也有莫大的帮助,她的永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去年在今年初又拿下一汽丰田的代理权,在和永华广汽本田的对面五百米的斜对面再度征地三十亩,现在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永华一汽丰田的4s门店。

  人心都是无止境的,当永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广汽本田销售经营进入正常轨道之后,季婉茹就发现其实汽车销售这一行道也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复杂艰苦,起步最难,但是一旦进入了正常发展期,她这个老板反而是最清闲的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积极协调好官面上的各种关系,尽可能的把宋州市里的各种政府采购中轿车采购这一块争取最大的份额,说句难听一点的话,政府采购这一块买你雅阁也是买,买你帕萨特也是买,买你别克也是买,中档车里边也就这么几样。除了领导有特别喜好外,一般说来在采购中人际关系和人脉资源还是有相当用处的。

  你说你别克稳重,我说我雅阁轻灵。你说你帕萨特皮实耐用,我说我雅阁省油人性化。这都见仁见智,在二十一世纪初反日情绪尚不浓厚的情况下,日系车的销售还是颇受请看好的,这也是季婉茹为什么悍然要去拿下一汽丰田的销售代理权。

  一汽丰田的第一款国产越野车丰田陆地巡洋舰和霸道即将在今年秋天同时下线,现在季婉茹就是要赶在国产丰田陆地巡洋舰、霸道下线之前把4s店开张,这样可以赶上国产丰田霸道能够在第一时间到店,而她觉得随着各地官车口味的变化,似乎奥迪a6已经不再是领导们心目中的最爱。相反一些高性能的越野车越来越受到领导们的青睐,所以她必须要抢在这之前把各种关系梳理好,铺垫好,而陆为民的到来似乎也要给她这个新4s店添一个好兆头。

  ***************************************************************************************************************************

  “陆为民要回来当市委书记?!”蔡亚琴手里边的炒菜的铲子都差一点落下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子铭道:“你从哪里获得的消息?靠谱不靠谱啊?”

  “恐怕不会错。”顾子铭还是对于妻子习惯于称呼自己原来的老板名字有些不太适应,皱了皱眉,“是李书记得到的消息,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知道不知道,我说我真不清楚。没听说,他说恐怕市里今天晚上都已经知道了。”

  蔡亚琴站在锅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好一阵后才道:“你是不是该打个电话给陆为民?好歹你也还是他原来的秘书,甄婕也还在日本没有回来,要不我就给她打电话问问。”

  “我也想过,但觉得可能这会儿应该是陆书记最忙的时候了,这会儿打电话说不了两句话,估计顶多也就是明天就会有比较官方的消息出来,说不定明天文件就要下发下来。”顾子铭靠在门框上,若有所思,“真想不到陆书记会回来。”

  “有什么想不到?童书记现在呆在市里边也是无趣。每天如坐针毡,我估计他大概也是早有离意。只不过找不到合适的台阶,现在省里拿出这个决定。我觉得对童书记也是一个解脱吧。”在市招商局工作的蔡亚琴比起在县里边工作的丈夫对这些情况更为敏感,“华东软件园的问题一天不解决,市委市政府一天不得安生,陆为民来了这些问题未必就能迎刃而解,估计听到他来了,好多人都等着看好戏呢。”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子铭讶然道。

  “陆为民在宋州名气太大,估摸着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他来了这么强势,别人怎么玩儿?”蔡亚琴瞥了一眼有些迟钝的顾子铭,“秦市长才当市长,林书记也是刚调整身份,孙承利估摸着这一次也要走人吧?谁来好像也没有头绪,如果是外来人,更不用说,就这样的局面,谁能和陆为民抗衡?这宋州市委市政府如果变成陆为民的一言堂,你觉得大家都能对他满意?肯定有利益受损者嘛。”

  蔡亚琴的“阴谋论”让顾子铭有些不悦,但是他又不能说妻子的这个观点不对,从人性本恶的角度来说,的确如此,陆为民的到来肯定会影响到一些既得利益者,这些人会怎么来应对陆为民的到来,也真不好判断。

  见丈夫脸色沉郁,似乎在思考,蔡亚琴知道丈夫又在替他原来的老板担心了,摇摇头道:“子铭,用不着你在那里替陆为民操心,陆为民能混到市委书记份上,连应对这点场面的能耐都没有?他现在是挟势而来,又是市委书记,原来在市里边肯定也还有一大帮‘党羽’,肯定还会有一大帮趋炎附势的角色,你就放一万个心吧,现在该担心头疼的是那些人,而不是陆为民呢。”

  听得妻子这么说,顾子铭也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老板是何许人他还能不清楚,虽然不喜阴谋算计人,但是要应对别人算计他,那却不会软手,尤其是现在到宋州是担任市委书记,诸多有利条件和资源在手,岂会惧怕对手?只怕是对手惧怕他才对。

  不过蔡亚琴的话还是提醒了他,老板归来,其他人未必就真的愿意,像秦宝华,林钧,朱小平这些人,心里怎么想,恐怕还真不好说。

  秦宝华原来和老板关系不错,但是那时候秦宝华是分管党群副书记,三把手,而老板却是分管经济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四把手,现在主客易位,这种心理变化下,秦宝华怎么来处理和老板的关系,也非常关键,就看秦宝华的胸襟和心态能不能摆正了。

  林钧虽然没有和老板共事过,但是从一来宋州就一直笼罩在老板这个前任的光环下,只怕承受的压力也不小,估计对老板也还是有些反感和敌意的,但现在老板以市委书记身份回来,林钧怎么摆正位置,也是一个问题。

  而朱小平当初就和老板关系处得不太好,两人很不对路,现在老板变成了市委书记,他却还是组织部长,这种搭配估计老板和朱小平两人心里都很膈应,但组织部长的特殊位置却又让任何一个市委书记都必须要正视,怎么来解决这个矛盾,也是一大难题。

  看丈夫想问题想得出神,一边炒菜一边关火的蔡亚琴放下铲子,“行了,你有那么多心思去关心陆为民的事儿,还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的事情,陆为民一走就是三年多,现在马上就要回来,你这个昔日大秘,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

  “什么想法?”妻子的话一时间让顾子铭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想法?你说呢?”蔡亚琴没好气的把菜碟递到丈夫手上,然后去盛饭,口里却没停着数落,“你到西塔三年多时间了,从县长助理干到副县长,表现怎么样,有目共睹,李幼君苗奇伟都那么看重你,怎么就没有考虑让你调整一下分工?”

  顾子铭笑了起来,“亚琴,我才当两年多副县长,就不满足了?那人家副县长干了一辈子去人大政协的,还不一个个乐呵呵的?这人啊,不能太贪心不足。”

  蔡亚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顾子铭,你少在那里阴阳怪气。你看看这三年在家里呆了几天?拼死拼活干,李幼君和苗奇伟是有啥苦活儿累活儿都交给你,助理一年,愣是真的把你当助理在使用,什么都可以让你这个助理干,现在副县长了,分管一大堆,指标数据都压在你身上,辛苦劳累没说的,但也得有奔头不是?干活时候就不论资排辈了,提拔时候就要论资排辈了,天下有这个理么?”

  “小声点儿,我的姑奶奶。”顾子铭吓得赶紧去拉住妻子的手,“这左邻右舍听见了,像啥话!”

  “哼,怕什么?”蔡亚琴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压低声音,“我又不是让你现在就去跑官要官,到领导那里去露露脸怎么了?有点想法就不行?起码也让领导心里对你有个牵挂不是?”

  “行行行,好好好,我知道了,……”

  月票增加很少啊,但不想在单张求票了,兄弟们有的就给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