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八节 麻烦,接踵而至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八节 麻烦,接踵而至


  余锦堂是泽口县委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之后,缺一个县委副书记,余锦堂正在和常务副县长争夺这个县委副书记。

  童云松从今年开春之后就基本上搁置了人事调整,倒不是说童云松预料到了自己会离开,所以要安心给下一任留下一个好处理的摊子,而是从开春之后宋州就没有安生过,而本来心境就不太好的童云松也的确没有多少心思来考虑其他。

  除非特别紧要必须要马上解决的人事安排,否则基本上都搁置了,泽口在县委副书记接任代县长之后,县委分管党群副书记由分管经济副书记接任,但是还空缺的一个副书记职位就未补齐。

  魏如超是个精猾角色,朱小平其实是对魏如茶没有太好印象的,但是秦宝华力荐,童云松也点了头,林钧也不反对,他这个组织部长也挡不住,倒是余锦堂这个组织部长颇会来事,而且头脑也很灵活,很得朱小平的欣赏,而林钧对余锦堂的印象也不错,只是现在陆为民莅临宋州,人事变动也就有了一些变数,不过在朱小平看来,一个县委副书记,他这个组织部长也还是做得了主的。

  “让老余小心一点,魏如超是修炼成精的角色,他当组织部长把自己的位置摆端正,别觉得魏如超是外来户就轻慢人家。”林钧沉吟了一下才道。

  朱小平愣了一愣。“不至于吧?老余这点规矩还是有的吧?这个时候他不太可能去和魏如超闹什么别扭吧?”

  林钧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别得意忘形就好,我就怕他现在觉得书记县长都是外来户。人生地不熟的,就他人熟地熟,忘乎所以了。”

  朱小平知道林钧多半是听到一些什么了,泽口那边本来局面就不太好,反映出来的问题不少,换了几茬县委书记,局面都没有真正理顺。像曲建东和常明宇搭班子期间也是狗咬狗一嘴毛,弄得市里边对泽口班子也是很不满意。很有点儿想要动一动的意思,如果不是童云松心思放在其他上边去了,泽口县班子也许早就动了。

  “放心吧,我会和老余好好说说。这家伙若是尾巴不好好夹着,还想上进?”朱小平赶紧道。

  一辆三菱吉普远远的过来了,老远就能看见下来一个矮冬瓜似的男子,走起路来如同冬瓜在地上翻滚,倒是灵动得很。

  “林书记,朱部长,我来晚了,也想着不打扰你们,辛苦一个星期。放松一下,天气有点儿大,要不要给弄点冰镇酸梅汤来。……”

  看那副热络劲儿,林钧和朱小平也都忍俊不禁,摇摇头,甭管怎样,人家态度摆在这里,何况余锦堂是土生土长的泽口干部。砸现在主要领导都是外边过去的情况下,提拔一个本土干部也说得过去。

  “老余。别忙乎了,我和老朱也就是来放松一下,这钓鱼么,钓的就是一个心境,要怕冷怕热,我们还来干啥,不如坐在空调房里吹空调得了。”林钧也只是听说余锦堂近段时间在泽口有些春风得意,魏如超对余锦堂好像也还是比较看重,很多问题也要征求余锦堂的意见,也使得余锦堂觉得他现在成了魏如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甚至有时候还要主动向魏如超提一些人事上的“建议”了。

  代县长齐太祥是从遂安过去的,原来是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在杨达金走后,县长曹孟非接任,副书记窦永年接任县长,而齐太祥则调任泽口县委分管党群副书记,在常明宇出状况后,齐太祥顺理成章接任代县长。

  余锦堂和齐太祥在之前关系就有些紧张,一个外来的副书记,一个是本土的组织部长,矛盾很突出。

  齐太祥在遂安的时候就不是软柿子,即便是曹孟非也对他要有几分尊重,只不过在资历上略逊于窦永年,所以才会调到泽口,本身就是有意要接任县长的,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余锦堂和他较劲儿,自然就不会客气,所以两人闹得很不愉快。

  这也是在余锦堂要想上副书记问题上的一大阻力。

  当然齐太祥还没有那个能力来干预余锦堂的上下,但是时不时冒一冒杂音还是能行的,这也是余锦堂主动和魏如超搞好关系的原因,只不过他在泽口是横行惯了,曲建东担任县委书记时也对他很倚重,只不过常明宇不是善茬儿,所以斗了个两败俱伤。

  余锦堂意识到这种两败俱伤对像他这样的本土干部并无多大益处,上边仍然会源源不断的从外边调干部过来,要想往上走不但要在上边有人,在县里也得要靠住一根大柱才行,所以他才对魏如超抛过来的橄榄枝主动接上。

  “也是,林书记,朱部长,午饭我都安排好了,亲自安排人到河塘里去打捞的,正宗野鱼,这年头外边饭馆里打着的什么大湖野鱼那都是哄人的,哪有那么多野鱼?就是这个河塘里养的鱼,只不过是河塘够大,野生放养,味道要比那些靠喂饲料弄出来的鱼香得多,尤其是那鱼汤,想起我都要流口水。”余锦堂一口泽口本地土腔,听得林钧和朱小平都觉得有趣,不过也觉得这人说话还算是比较实诚,

  “行了,行了,锦堂,就别在那里显摆了,今儿个林书记和我领你的情,尝尝,看看是不是你所说的那么好吃。”朱小平瞥了一眼面色已经恢复了过来的林钧,乐呵呵的道。

  ***************************************************************************************************************************

  陆为民翻身起来,身畔香气犹在,但是人却鸿飞冥冥。

  空调已经关了,实际上陆为民也不太喜欢用空调,但是上班也太热了,尤其是要进行某项运动,那就更热,不得不开空调,但下半夜就可以不用空调了。

  看了看搁在床头柜上的表,已经七点半了,虽然是星期六,但是如无意外陆为民也是要起来锻炼一番的,只不过昨晚也得算意外,在虞莱这里住下,他可不敢外出锻炼。

  虞莱选的房不大,两室一厅,位置适中,是世纪风云近两年在昌州开发的最后一个盘,在这个盘之后,世纪风华主要精力就转移到了沪上去了,而昌州这边就只剩下一块地,因为拆迁问题还没有解决好,就这么耗着。

  虞莱不习惯太大的房,拿她自己的话来说,房子太大,房间太多,让她会产生一种不安全感,尤其是卧室,她宁肯选择小一些的,精致一些的,只要位置好,户型好就行。

  卫生间传来的流水声让陆为民的思维慢慢清醒过来,把手枕在脑后,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虞莱房中独一无二的娇兰味道。

  照理说才去宋州,第一个星期他是不应该回昌州的,但是他却不得不回来。

  郭跃斌做东,邀请他和包泽涵,小聚。

  陆为民得领情,包泽涵性格不像郭跃斌那么活泛机敏,但是也不是那种老古板,在陆为民看来,更像是一个普通人的性格,没有太多特色,但是却更将原则。

  对于这种干部,陆为民认为其实最好的去处也就是纪检系统,不折不扣干好本职工作,不求其他。

  即便没有郭跃斌的牵线,陆为民相信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也可以很快让包泽涵融入到自己的工作思路中来,当然郭跃斌的牵线可以加速这一进程,他当然乐见其成。

  工作没有冲突,如果再能有一些私谊,那么运转就会更加圆润顺滑。

  除了郭跃斌的邀约外,魏如超也准备要找自己汇报工作。

  让陆为民觉得有些讶异的是魏如超是专门提出了要到昌州来汇报工作,这让他很有些诧异,不过魏如超在电话中没有说太多,陆为民也就没有多问。

  魏如超才去泽口半年时间,据说好像各方面关系都处的还不错,和代县长齐太祥以及县里其他班子的一些成员关系都很融洽,只是这半年来,泽口的工作并没有太多亮色,连秦宝华都不太满意,这到时让陆为民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走眼了,魏如超在文体局和教育局的工作不敢说有多么优异,但是也可圈可点,童云松把他安排到泽口担任县委书记,在陆为民看来也算是比较合适的,怎么却变得平庸起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时间太短的缘故,有些时候连陆为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对很多人期望值太搞了一些,太心急了一些。

  虽然不清楚魏如超要来汇报一些什么工作,但是陆为民总还是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一个地方屡出状况,肯定有其原因,泽口好像就是如此,陆为民真不希望有太多棘手事儿并到一块儿来,让自己这刚一来就陷入了手忙脚乱中。

  第二更,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