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一节 超出想象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一节 超出想象


  和包泽涵的会晤让陆为民心情很不错,但是与魏如超的见面,却让陆为民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了。

  两个小时的会晤,魏如超向陆为民汇报了泽口现在的情况。

  对泽口的情况陆为民有所了解,但是并不够详细,当魏如超谈了他这半年多县委书记的感受和了解之后,陆为民感觉到泽口更像是七年前自己刚到宋州时对宋州的感觉。

  泽口问题很多,按照魏如超的说法,涉及到多个领域,归纳起来三方面。

  一是干部纪律作风涣散,因为前几年里书记县长走马灯似的换,而且前一任书记县长相互攻讦,一个坐牢,一个黯然落幕,所以使得局面更乱。

  二是基本上没有形成像样的产业格局,既无规划,也无实质性的动作,可以说一切都需要重来。

  三是贪腐情况隐晦而蔓延,风气非常差,魏如超到泽口半年多时间,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起码拒贿二十次以上,有些甚至根本不知道是谁送的,这在科级干部中尤为突出。

  第三方面其实是第一方面衍生出来的,但是魏如超单独列出来汇报,足见其严重性。

  陆为民问过泽口县纪委的情况,魏如超的回答是纪委书记周伦生是只求独善其身的聪明人,所以才能在几任风波中未被波及,但是独善其身也就意味着根本不履职,使得泽口这种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现象普遍蔓延。也因为这种普遍性,所以当地干部对这种情况也见惯不惊,甚至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了。你要想提拔,如果不跑不送,反而成了稀罕事儿。

  即便是魏如超现在的表现,在很多人眼中,那也是因为魏如超地皮子还没有踩热,属于观察阶段。

  几种情况交织在一起,使得泽口情况相当糟糕。

  魏如超甚至谈了曲建东的问题。认为曲建东之所以翻船,不是因为他贪贿太厉害。而是因为他作为外地人,自己不太检点,而且没有分清楚“朋友和敌人”,所以才被常明宇抓住了把柄。一举掀翻,而相比之下他的那点数额甚至远不及有些人。

  魏如超毫不讳言的谈了曲建东之所以翻船是因为常明宇的发力,而非所谓纪检部门的作为,是因为他认为曲建东作为县委书记收点钱在泽口被认为是毛毛雨,根本不算事儿,大家都在收,一个县委书记不收才奇怪,曲建东收钱却没有分清楚对象,被人来了一招黑虎偷心。所以才翻船了。

  能得魏如超这种评价,陆为民也能感受到魏如超的无奈和焦躁,这也就意味着泽口的风气已经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之所以以前宋州市委里边没有感知到,主要还是因为以前泽口县委县府基本上都是本地干部,所以一般斗争都还能控制得住,没有捅开了来。

  这个局面从宋州市委让曲建东到泽口担任县委书记开始被打破,宋州市委开了一个外派干部进入泽口担任一把手的先例,而常明宇作为本土干部却又未能接任县委书记。本身就不服气,而后齐太祥又空降而来担任关键要职县委分管党群副书记。这一系列动作破坏了泽口原有的较为“默契”的政治生态,使得斗争陡然间激烈起来。

  常明宇以为他把曲建东搞掉,他就可以上位,重新恢复泽口的平稳,哪怕还有齐太祥这个外来户,只要他掌舵,也应该把局面控制得下来,以前泽口也不无外来干部在泽口工作几年之后,然后逐渐“融入”到泽口的政治生态中去的先例,曲建东从其表现来说,原本是可以“融入”到泽口中去的,但是他却挡了常明宇的路,所以才“惨遭毒手”。

  魏如超应该是在泽口很花了一番功夫的,否则不会把情况了解得这样详实。

  和曲建东不一样,魏如超到了泽口之后,表现得很低调,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熟悉情况,而且和本土干部相处似乎也很融洽,很有点儿相安无事的状态,所以这一段时间里泽口也还算平静。

  当然,平静也意味着没什么动作,按部就班,所以泽口的经济增速也就一直和梓城位列全市倒数一二,上半年经济增速比全市平均增速还要低四个百分点。

  ***************************************************************************************************************************

  回到家里的陆为民心情很不好,他意识到自己还是把宋州的情况想得太简单了。

  来宋州之前,他有一些预估,华东软件园和经开区的事儿是摆在明面上的,但是内部深层次的问题是当下宋州干部精神状态存在问题,这需要扶正祛邪,重新凝聚民心士气,这个他也有一些思想准备。

  但是没想到来宋州第一天,宋秋高速公路出的问题就吓了他一身冷汗,现在市里边就宋秋高速公路事故调查的基本情况已经出来了,也就是说下个星期就要进入实质性的处理阶段了,这里边牵扯到多少人和事,他很清楚。

  他已经接到了几个电话,很旁敲侧击的询问宋秋高速公路项目建设的事儿,他都以市政府那边在调查,尚未出结论为由推了,但他知道最终是推不掉的,一旦秦宝华在那边发招,那么压力很快就传递到自己身上,到时候也就是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这边市政府也开始拿出计划,准备要和几大银行进行交涉,另外市府办和经开区也着手与拓扑方面进行最后一次接触,算是做到仁至义尽,如果拓扑方面真的还是软硬不吃,那么市政府方面也就要按照预定的方案进行操作,彻底终止与拓扑方面的合作,彻底废止华东软件园项目,重新考虑经开区的定位,并开展工作。

  这一系列工作相当繁复,而且细节相当庞杂,需要准备足够多的资料,并且需要专业法律人士来协助处理,陆为民也像秦宝华建议,现在都讲求法治社会,那么市政府也不能随心所欲,一切要按照法律来走,避免被人抓住把柄,无论是和拓扑集团还是和几大银行的交涉,以及在交涉无果之后要采取行政手段或者法律手段,都一定要在法律上站住脚,因为这个情况处理不好,极有可能要推上法庭。

  秦宝华也基本认同这一点,当然可能在感受上没有陆为民想得那么远,但是陆为民却很希望以此为契机,作为全市上下的一场普法课,哪怕是为此付出一些代价,陆为民觉得都是值得的。

  同样,华东软件园还牵扯到大量基础设施建设的工程款项支付问题,如果按照当初的合同约定,这些基建项目的工程款项都应当由拓扑集团支付,但是现在拓扑集团显然已经丧失了两千多亩土地的控制权,他们把这些土地抵押给银行,同时这些土地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尚未建成,这使得这些土地价值被极大的压低了,目前这些工程建筑商背后其实也有银行在背后助力的影子,因为一旦政府拒绝支付工程款项,那么这些土地的开发将无从谈起,而后续的基础设施建设无法继续推进,那么这些得不到开发的土地也将沦为和农田一样的荒地。

  这种唇齿相依却又相互制约的关系使得银行和政府以及拓扑集团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对立三角体,而拓扑集团地位的缺失,使得这个死结难以打开,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如果拓扑集团真的无法承担起自身责任,那么宋州市政府应该考虑和银行尽快达成妥协,让拓扑集团出局,有政府和银行两家来接手这个摊子,实现利益的重新分配,当然在这个利益分配中,也将是一场艰难的博弈,但无论如何这也要比就这样一直拖下去强得多。‘

  这是一个连环互动的工作,相当复杂而靠手艺,按照陆为民的想法,无论是他或者秦宝华都不太可能把主要精力搁在这上边,所以陆秦二人的想法都是尽快确定常务副市长人选,由常务副市长来牵头负责此项工作。

  一旦解开了华东软件园的这个包袱,那么经开区的重新定位,产业的再培育,都将纳入议事日程,这一连串的动作所牵扯的工作量相当大。

  看见陆为民脸色阴郁,虞莱也有些惊讶,她是很少看到这个男人脸上能露出这种表情的,尤其是与工作相关,印象中,这几年里,他回来都是谈笑风生,即便是有什么烦心事,也总是能够很好的压在心底,极少显现出来,而今天,好像这个男人情绪特别不好。

  “怎么了?宋州的情况真的就这么糟糕?”虞莱大马金刀的叉腿一屁股坐在了陆为民腿上,双手帮忙按摩陆为民的太阳穴减压,“我觉得宋州这几年情况很不错啊,连我们公司也都经常接到宋州那边的活儿,去宋州表演。”

  昨天有事,争取这两天慢慢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