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七节 难得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七节 难得


  陈庆福所说的也是事实。

  当时的拓扑集团如日中天,各地地方政府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献媚邀宠,想要把拓扑拉到自己地盘上,要政策给政策,要土地给土地,要补贴给补贴,银行也不是傻子,看见这样一个优质而又具有成长性的企业,地方政府有如此扶持,还不是一样投怀送抱,争抢着上门放贷,生怕人家不要它的贷款了。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拓扑集团就变成了银样镴枪头,几年下来就折腾成这个模样,让人唏嘘不已。

  事实上也不是拓扑集团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前期的拓扑集团应该说还是相当靠谱的,只不过掌舵者头脑发热,走偏了路,一步一步偏离了本来的正轨,却变成了资本玩家,这才坠入了深渊。

  “老陈,说说你们的打算。”陆为民知道秦宝华和陈庆福已经研究过几次处理意见了,作为市委书记他没有参与,但是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他的观点也很明确,第一需要尽早处理,避免影响宋州下一步发展,第二要依法处理,不管是政府权益会受损,还是能够争取回来一些,总而言之,一切要按照法律轨道来解决,同时要经得起历史检验,不能随心所欲,这一条原则尤其要遵循,第三就是力争获得各方的谅解支持,合理解决好纷争。

  “好,按照陆书记您的意见。秦市长也召集了市长办公会专题研究华东软件园的处理意见,我们的想法是在拓扑集团丧失了对等谈判资格的情况下,直接和几大银行接触。根据前期的了解,银行也有这方面的意愿,毕竟这些土地搁置在那里,如果我们市政规划和建设不跟进,那也就是一片荒地,甚至可能沦为周边老百姓的‘菜篮子’,所以他们在这一点上也有意愿的。我们准备将这三类土地分类与银行进行谈判。第一类比较麻烦,我们也有思想准备。但是第二类这是有协议证明,而且事先银行也知情,所以这是我们必须要据理力争的,在这个问题上。秦市长和我的意见倾向于聘请专业律师与我们一道来和银行进行谈判,如果真的无法达成一致,那么我们也要明确告知银行,就需要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

  第二类涉及的土地数量最大,也是争议最大的,土地证的确办理了,也交给银行质押了,但是当初土地费用尚未交清,这一点照理说是市政府违规了。土地权属既然质押就属于银行,但是市政府方面却也留了一个心眼,在获知拓扑方面向银行质押这些土地时。就通过官方形式告知了银行,并且通过联席会议方式与银行方面进行了衔接,并形成了会议纪要,这也是具有一定效力的,在这一点上也是市政府的底气所在。

  如果能够通过协商解决下来,当然好。但是解决不下来,就只能诉诸于法院。通过法院审判来裁定,但这一点上也有一些难度,那就是银行会不会接受法院裁定,宋州市法院会不会依法审判裁定,而一旦银行方面认为宋州市政府和法院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嫌疑,认为裁定结果不利于他们,上诉是必然,而这会不会影响宋州市政府和银行方面的关系,这一点也很关键。

  没有银行的支持,宋州今后的发展就必然要遇到很多困难,这一点陆为民和秦宝华、陈庆福都很清楚,但是如果为了讨好银行而放弃属于宋州自身的权益,这又是宋州方面无法接受的,这道题不好做。

  “老陈,这样做最好,聘请专业律师这样的专业法律人才来维护我们政府自身权益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有些人觉得我是政府啊,我怕谁,谁敢给我叫板,那就是给*过意不去,那就要对人家不客气,这种观点很荒谬,也完全脱离了时代。现在从上到下都提倡要建设法治社会,所以这种观念问题就很大,我们可以先和银行心平气和的进行交涉,拿出我们的观点和理由,也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意见,谁都不愿意彻底把问题搞砸,这一点上我相信是大家的共识。”

  陆为民点头认可陈庆福的意见,继续道:“但是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就是可能双方会因为差距太大而谈不拢,那也没有关系,我们只需要和银行讲明这一个道理,宋州市政府不会强词夺理,也不会以权代法,一切听从法院的裁定,如果他们认为宋州市法院最后的裁定不公正,也可以上诉,我们也一样,在省高院总不至于有什么猫腻了吧?如果他们真觉得有,估计他们的省分行也不会答应,总而言之要有一个结果。大家可以当面锣对面鼓的把问题讲明,而且还有一个观点我们也需要向银行方面阐明,那就是无论最终结果,或者说裁定结论对谁不利或者有利,都不应当影响到下一步我们双方的合作,这是基本点,对他们如此,对我们亦是如此。”

  陆为民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絮絮叨叨了,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需要把观点向陈庆福阐明清楚,那就是一码事归一码事。

  宋州市政府和银行方面的纷争不应当影响到下一步各自的工作,对宋州市政府来说,宋州的发展需要银行体系的支持,尤其是四大行,同样,四大行也一样希望在宋州能够有更好的发展,他们不是垄断,像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和浦发银行都已经进驻宋州,下一步可能还会有诸如华夏、兴业、光大这一类的股份制银行进来,甚至以后还会有外资银行进来,他们应该看得到这里边竞争的残酷性。

  陈庆福也领会到了陆为民的想法,虽然这听起来好像很多人都觉得不能接受,但是陆为民却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透彻,银行是经营盈利为目的,某一个事情上并不可能代表整个方针政策的改变,同样宋州市政府也一样,这种相互需要的契合性决定了双方谁都离不开谁,短时间大家都可以拿捏矫情一番,摆一摆架子,但是内里大家都清楚,这也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台阶和渠道,谁也不愿意一直僵持下去。

  就算是这个问题上无法解决,那么也可以通过仲裁机关来裁定,所谓是非自有公论,这个“公”,最终只能是司法体系来体现,而无论裁定结果对谁不利,谁心里不服,但是也要接受这个现实,无论什么样的结果,宋州不可能没有这几个银行,而这几家银行也不可能从宋州撤出,就这么简单,必须要理性的面对。

  “陆书记,您放心,我们会和银行方面阐明这个观点的。我想银行方面也一样是聪明人,大家其实都明白现在的局面就是斗而不破,华东软件园问题上的我们可以斗,但是会在法律范围内,而丢开这一点,我们仍然相互需要,仍然要继续合作,这是无法回避,也无法改变的。”陈庆福点头称是,“这一点上,我会和他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没什么好遮掩的。”

  “嗯,这样就好。”陆为民仰起头思索了一下又道:“工程款项问题上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我们是这样考虑的,既然拓扑集团已经丧失了这个资格,那么最终可能会是我们来接手,我们的意见是该支付的还是需要支付一部分,毕竟建筑商承担的资金压力也比较大,但是剩余的需要在和银行方面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意向再来考虑,后续工程暂时中止,这样也可以给银行方面施加一定压力,……”

  陈庆福又汇报了在拆迁农民问题上的想法,提出了可以考虑采取分步走的方式,依托目前一些开发商在建的商住小区规划,进行配套迁建,尤其是那些已经完全失去土地的农民更是可以考虑用这种方式来解决,这样也有助于加快化解失地农民逐渐融入城市生活带来的不适应感。

  对于陈庆福的这个观点,陆为民非常赞赏,实际上这一个观点他也有过,没想到陈庆福也有这样的想法。

  在就失地农民问题上,目前看起来似乎还不严峻,但是陆为民很清楚随着城市开发力度越来越大,南城新区虽然是主要发展区域,但是不可避免的诸如宋城和沙洲这些老城区也会像周边扩张,这就会涉及到大量的征地拆迁,在这个问题上未雨绸缪,能够多为这些丧失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却又缺乏谋生技能的城郊农民考虑一些,相当难得。

  这增添了他对陈庆福的认同感,一个对这方面有所思索的干部,无疑是值得嘉许的。

  在很多人只注重能够给自己的政绩带来辉煌光鲜的一面,而自动忽略了本该由政府承担起来的责任和义务的这个时代,陈庆福的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很能说明很多问题,这种人现在并不多见了。

  其几张月票,年底检查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