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节 路子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节 路子


  得到了方国纲的承诺,陆为民心里也要笃定许多了。

  一个常务副市长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尤其是像宋州这样的城市,很多时候都需要刺刀见红,当初孙承利

  这一次也是各种机缘合适,一来是童云松和孙承利同时走人,省委没有明确常务副市长,很大程度可能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选择合适副手的机会,二来宋州市委常委组成人员中,目前核心的基本上都是外来干部,市委书记、市长、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市委秘书长,只有宣传部长和政法委书记两个相对边缘的常委是本土干部,这种情况有利有弊,但是从现在的局面来看,宋州市委常委和市府班子应该考虑必要的宋州籍干部。

  这种情况下,宋州市委的意见才会有可能获得省委的重视,但即便是这样,依然存在相当大变数,一个关键就是省委组织部的态度。

  而在这一点上也是让陆为民觉得最棘手的。

  左云鹏他没有交情,而且从关系上来说,也没有太深的渊源,现在能搭上线的也就是吕嘉薇,而陆为民也最不愿意和吕嘉薇打交道欠人情。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吕嘉薇这种人只要你一旦扯上关系,肯定会顺杆子来,从现在接触的状况来看,吕嘉薇看起来似乎很讲谱儿,但越是这样也就说明她所谋乃大。

  在自己出任宋州市委书记的问题上。吕嘉薇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陆为民无从得知,但是起码左云鹏那边吕嘉薇是帮忙疏通了的,这是陆为民通过另外一些渠道获知的。

  在此之前。姚放的方案是要把自己放在宜山或者丰州,说实话放在丰州陆为民没有意见,甚至高兴,但是把自己推到宜山去,就真的是心存不轨了。

  宜山原来在全省属于中不溜的地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己并不惧怕到任何地方。但宜山不比丰州、宋州,这两个地方都是自己工作过的地方。适应速度要快得多,宜山现在宜山情况不佳,自己到宜山肯定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而从适应到重新布局启动发展。粗粗一算,起码是三四年时间,这应该还是比较快的了。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顺利的话,这三四年就得要搁在宜山了。

  从昌江传统惯例来说,除了昌州和昆湖,现在还要加上宋州和丰州,其他地方直接提拔起来到副省级干部的很少见,即便宋振邦那样强势的角色,也还是到昆湖市委书记上去过渡一番。而夏力行之能从丰州地委书记升任省委常委,那更多的是源于当时夏力行在担任老黎阳地委书记时田海华就基本上确定了要推他上位,到丰州不过是让夏力行多辛苦一下打一打底子。带一带班子。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被搁在宜山,那么三四年后自己有可能就还要到昆湖这些地方来过渡一下,相当于自己起码就要白白浪费两年时间,姚放的阴微心思可谓用到了极致。

  在吕嘉薇和自己联系之前,左云鹏也是倾向于此的,而且也很大可能性组织部的方案就是要把自己搁在宜山了。当然组织部的方案能不能过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如果左云鹏全力推动。还是有相当可能性的。

  后来左云鹏的态度变了,上书记办公会上时的方案变成了自己列入了昆湖和宋州市委书记人选,当然最后结果却是自己到了宋州。

  事后吕嘉薇什么也没有说,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这反倒显出了这个女人的精明。

  这个“情”还欠在那儿,如果还要在陈庆福的问题上找省委组织部,哪怕自己是秉承一份公心去找左云鹏汇报反映,这里边也可能就要掺杂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了。

  方国纲这边获得了支持,杜崇山那里没有太大问题,至于说两位主要领导那里,一个常务副市长倒也不至于能让这两位过多关注,在这一类问题上,自己也不可能去找两位主要领导叫苦叫累,所以现在需要面对的就是左云鹏那里了。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意识到在组织部里边如果没有一个过硬的关系,是多么的痛苦。

  以前贺锦舟在担任常务副部长时,方国纲关系也不错,所以许多事情就是游刃有余,而现在就像是一个睁眼瞎,很多工作需要走太多冤枉路,像以往这种事情,只要能把主要关系沟通好,基本上就问题不大。

  而现在,光是分管党群副书记都还不够,还不得不再去找方国纲,否则一旦在书记办公会上杜崇山和左云鹏意见不一致,没有方国纲的助力缓颊,结果会变成什么样,还真不好说。

  ***************************************************************************************************************************

  就在陆为民为如何过左云鹏这一关煞费苦心时,也有人在为如何和他打通关系而冥思苦想。

  时尚女子夹着坤包走进大厅时,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人,微微皱了皱眉,拿出精巧的摩托罗拉v70拨出一个号码。

  “钱县长,您在哪儿?哦,卡3,我明白了。”女子挂下电话,伴随着清脆的皮鞋响声,修长白皙的大腿在短裙下交错晃动,带起一抹白生生的俏影。

  卡座里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很安静的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品着,看见女子进来,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对面,示意女子入座,“喝点什么?”

  “来杯摩卡吧。”女子和紧随而来的侍应生说了一声。

  “钱县,你这么有闲心?当常务了,比原来还清闲了不成?”女子有些好奇的调侃着对方:“原来谭书记在,我觉得您挺忙的,基本上没有属于你自己的时间,现在您升了,怎么反倒清闲起来了?”

  “清闲?什么时候轮到清闲过啊。我这算是忙里偷闲,不,连忙里偷闲都不算,这不刚从霍市长那边过来,就打算松口气就回县里。”钱瑞平把颈项上的领带已经取了下来,“刚和霍市长一道去见了两位福建过来的客商,把有些工作才安排好,过来坐坐,所以才给你打个电话,看你忙不忙,怎么样,换了大老板,你们招商局那边工作有没有变化?”

  “大老板怎么会管我们下边这些小事?”时尚女子自然就是齐蓓蓓,虽然两个人都已经脱离了教育系统,但是无论是钱瑞平还是齐蓓蓓,都很主动的把这层关系维系起来,并有意固化下来,时不时的在一起聚一聚,聊一聊。

  “陆书记来了,也没有到你们招商局调研?”钱瑞平随口问道。

  “这一次陆书记回来有些不一样了,来了快一个月了,好像还没有到一个单位去调研,也没有下到县里去调研吧?”齐蓓蓓接过侍应生端来咖啡,点头道了一声谢,这才又继续道:“好像这几个星期陆书记都没有怎么出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局孙局长好像也去陆书记那里汇报工作,去了两次都没见着人,陆书记秘书也换了,是从丰州带过来的,也不熟悉,所以有些情况也不好多问。”

  “是啊,黄书记也去了市委一次,没见着人,和张秘书长也联系过,想要问陆书记什么时候到我们叶河来调研,但是张秘书长那边说陆书记暂时没有下来调研的计划,但是市委办却出了几道题下来,要我们先要把题做好。”钱瑞平脸上掠过一丝阴霾。

  “啊,也给我们出了题啊,听说是市委办新上任的常主任出的题,不过估计是陆书记的授意吧?”齐蓓蓓忍不住啊了一声,“常岚常主任以前也没有怎么接触过,不熟悉,这一下子陆书记身边人全都换了,所以有些工作想走走后门汇报一下都找不到机会。”

  钱瑞平目光流动,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小齐,你不是和陆书记比较熟么?你可以直接去找一找陆书记嘛,这也是一个机会,你当科长几年了?”

  齐蓓蓓美目流盼,眉宇间却是微微一动,“两年多了、两年副科长,两年半科长,总共主持了三年科里的工作。”

  “唔,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晃我们都离开红旗路小学六七年了。”钱瑞平有些感慨,离开教育局他跟随谭伟峰到叶河,从县委办主任开始,组织部长,然后到现在的常务副县长,也算是官运亨通了,而对面这个女孩子也不简单,在招商局里是如鱼得水,五六年间,就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新嫩变成了招商局里业务骨干,一步一步爬到了科长位置上。

  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