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七节 大放厥词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七节 大放厥词


  宋州一环路上的立交桥都有相当明显的标识铭牌,太和立交、柘溪立交桥是宋州南一环上的主要立交桥,汽车刚上一环路几分钟,吕腾就接到了吕文秀的电话。

  吕腾对这个同姓的秘书印象也颇佳,在他看来吕文秀相当低调稳健,而且言谈举止都很内敛,在陆为民身边也很受欢迎。

  老远就看到了一辆悬挂着昌b牌照的奥迪闪着应急灯,小号车,但是却不是一般有些市委书记爱使用的1号车,而是一个很普通的昌b-00132,这也是陆为民到宋州之后换的车牌照。

  看见自己这边车靠边减速,那边奥迪车上也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吕文秀,一个则是一位丰姿绰约的美女,吕腾也有些吃不准,这难道是宋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原来曾经在南潭挂职担任过县长的沈子烈的前妻张静宜?这规格那可就有点儿高了,让吕腾也觉得有些点儿吃不消了。

  “吕市长,这是我们宋州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常岚常主任,常主任,这是丰州市吕市长。”吕文秀见吕腾显然是不认识常岚的,赶紧介绍。

  市委办主任?吕腾也觉得有意思,这宋州市市长是女的,市委秘书长也是女的,现在市委办主任也是女的,可以说和陆为民日常工作中打交道最多的干部好像都是女的,陆为民这家伙是跌进了花丛中了么?

  都说丰州出美女。但看这位常主任的水准,好像宋州的美女也不差才是,吕腾不无好奇的腹诽着。

  一番寒暄过后。吕腾的车也就跟着陆为民的奥迪座驾沿着一环路绕上湖山大道。

  如果说一环路上的情形只是让吕腾有些震撼的话,那么湖山大道就真的让吕腾叹为观止了。

  湖山大道比一环路明珠大道段更直,周围环境更优美,而参天林立的大楼很多都还是处于在建状态,转动的塔吊,星星点点的工人带着的红色、黄色、蓝色安全帽,在这些大楼工地上变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这一切其实在从一环路绕下湖山大道的高架立交桥时吕腾就已经看见了。

  四幢超过三十楼的高楼遥遥相对,形成了宋州这一片新区的核心区域。虽然从现在看来,这些地方更像是一块沸腾的工地,但是吕腾可以断言,要不到五年时间。这里就会成为宋州的商业核心区,而所谓一环路大概也要成为真正的中心干道,因为随后还会有二环路和三环路将更多的更宽广的区域包揽出来。

  汽车在驶入老城区之后,速度明显放慢下来,吕腾也注意到宋州的老城区保存得相当好,尤其是一些明显属于苏联援建时代的红砖房仍然大片的保留着,而看上去应当属于民国时期的老街小巷仍然不时从眼前掠过,街道依然平整,但是其狭窄程度显然都只能开辟成为单行道。不过浓郁的怀旧气息还是让吕腾感触不小。

  宋州的老城区建筑风貌依然如故,纷乱中却带着让人回味的气息,而新城区却是日新月异。让人更能感受到现代化大都市的风姿。

  作为分管城建这一块的副市长,吕腾这两年也出去考察过几次,大连、深圳、杭城都去过,考察这些城市建设情况,当然宋州目前肯定还无法和这些沿海大城市相比,但是宋州的城市骨架却搭了起来。吕腾就从现在看到的情况来看,宋州城市建设的架构不会小。尤其是这条湖山大道要一直延伸到宋州城区的南部屏障——螺子岭,而且听说还要打通隧道穿越螺子岭,要把整个螺子岭都纳入宋州城区。

  这意味着逶迤绵延的螺子岭将成为宋州城区内的一道地理标志,而这昭示着宋州城区将会变得比以前大好几倍。

  吕腾也知道宋州现在城区的规划很大程度是陆为民担任宋州市常务副市长搞的,陆为民也曾经在丰州工作时和他提到过,但是他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更多的是认为这是陆为民为了强调他在城建规划上的权威性和话语权,但是今天一看,吕腾算是有了最直观的印象。

  陆为民还真不是吹,那是真的有点儿本事魄力,能一下子把宋州城区规划和建设推进到这个程度,没有点儿远见卓识和手腕魄力不行。

  ***************************************************************************************************************************

  晚饭是在环球大酒店吃的。

  这是宋州一家老牌四星级酒店,原来是三星级,这几年随着宋州经济高速发展,环球大酒店生意也比较兴隆,但又面临着如香格里拉酒店这些新进入宋州发展的豪门逼抢,所以也就“与时俱进”,投入资金对酒店进行改造,酒店星级也从三星提升到了四星。

  陆为民最早对宋州有印象的也就是华廊酒店和环球大酒店,这两家酒店虽然现在生意都还不错,但是声势风头已经被香格里拉压过,尤其是后续还有诸如喜来登、雅高这一类外资酒店有意进入宋州的情况下,所以这也迫使这两家宋州老牌酒店从软硬件上提升自己的水准。

  面对张静宜和常岚两位姿色气度都不俗的巾帼咄咄逼人的敬酒攻势,饶是吕腾自认为酒量不差,但是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规矩,不说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陆为民,看样子,光是这两位女士就能把自己给灌趴下。

  “陆书记,我得告个饶了,这是您的码头,您得放我一马,改天回丰州,咱们在好好轮一轮英雄。”吕腾举手投降。

  识时务者为俊杰,再不认输只怕就只能倒地不起了。

  这两位女士的劝酒本事太厉害了,左一个理由,右一个请求,加上陆为民在一旁的推波助澜,吕腾都记不清自己和这两位喝了多少杯,反倒是陆为民这是在一旁笑吟吟的观战,在关键时候加入进来推一把,硬生生把自己给弄得有些头昏脑涨了。

  “静宜,常岚,吕市长举手投降了,但是这个纸老虎言语里还在吓唬咱们呢,说要到丰州再一论英雄,你们答应不答应啊?”陆为民笑眯眯的道:“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教导我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你不把他彻底打倒,他是不会自己倒下的。要擦亮眼睛,阶级敌人随时随地在磨刀,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

  一连串的文革语言把张静宜和常岚两位女士逗得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吕腾也是被陆为民这番话给气乐了,“陆书记,不兴这样啊,在丰州你可是教导我们要与人为善,广结良缘,这会儿怎么就把我当成阶级敌人来整了呢?”

  “你要来当孤胆英雄,我当然就要成全你了啊。”陆为民笑着道:“要不你回去又得吹,我吕某单枪匹马在宋州杀了个七进七出,陆为民那一党愣是挡不住我的刀锋,被我打了个落花流水了。”

  “陆书记,我是这种人么?你要真这么整我,我就真的只有喝完这顿酒,直接上车昏睡,让我司机把我拉回去得了。”吕腾开始耍赖,“本来是想在宋州好好歇歇,和您好好聊一聊,看来您是不想让我在这里呆,要撵我走啊。”

  “瞧瞧,这就是丰州吕市长的嘴脸,静宜,常岚,看清楚了,这个素质,怎么能让组织信任,组织怎么还能考虑他的提拔重用?”陆为民伸出手指点着吕腾,大笑,“天豪书记和我当初都没看清楚你的真实面目啊。”

  “得了,陆书记,我服输了,来你们宋州,我甘拜下风,回去之后就说呗两位巾帼英雄斩于马下了,行不?”吕腾举手告饶。

  “真的?”陆为民微笑。

  “当真,绝不虚言。”吕腾连连点头。

  “那好,静宜,常岚,那你们就再敬吕市长三杯,就差不多打总结了,总不能让人家吕市长连路都被没法走了吧?”陆为民下了结论。

  “还要三杯?”吕腾怪叫起来。

  饭局聚在这么欢笑声中过去了,吕腾的酒量不弱,在陆为民也没有刻意的逼迫下,只是有了几分醉意,但距离真醉还早,而这种状态下也是谈兴最佳的时候。

  “陆书记,我得说我有幸,能与你和天豪书记一起共事两年,在你们两位的领导下工作,我这两年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受益匪浅。”吕腾坐在茶座沙发里,靠在沙发靠背上,借着几分醉意,有些放肆的道:“不怕当着秘书长和常主任两位在,我对陆书记来宋州是有些遗憾的,别看宋州现在看似风光,但是我觉得陆书记若是留在丰州,发展绝对会更好!”

  第一节,求月票,才五票,有点儿少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