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五十六节 秘书党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五十六节 秘书党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安德健笑了起来,“行了,别为我的事情操心,还轮不到你来操心,王舟山也好,张天豪也好,谁也不比谁强多少,有时候这也就是看一个缘分,再说难听一点,也就是谁更能对了上边的口味,毫厘之差,也许就是另外一个天地,但是你能知道这毫厘之差在哪里么?不知道,没准儿这个领导欣赏你在工作上的毅力,那位领导就看重你在决策上的魄力,也许还有某位领导觉得你的踏实更适合,有时候就是一念之差,就这么简单。”

  安德健话里说得很透彻,陆为民也知道的确如此,省里在关于他们三个人的意见上一直很混沌,就是荣道声自己也经常流露出不确定性,这也许会让三个人中每一个人的优势都变得不那么明显,甚至可能变成中组部的考察组下来的考察意见变成关键性因素。

  按照惯例是需要在昌江省委拿出意见之后,递交给中组部,由中组部组织考察,确定人选,如果中组部这一次有其他安排,也许就要提前和昌江省委进行衔接沟通。

  就目前陆为民了解的情况来看,中央那边似乎还是倾向于昌江本省产生,这是陆为民通过曹朗的那位中组部的朋友了解到的情况,当然这些情况瞬息万变,没准这个星期是这样的想法,下个星期就变成另外一个意图了。

  陆为民估计安德健、王舟山和张天豪都应该从他们自己的渠道得到了相关消息。所以才会如此紧张。

  省委就没有明确对这个人选拿出意见的情况下,也就是各人做工作的最佳时候了,一旦省委确定了推荐人选。那么也就意味着不会有太大变化,除非中组部来考察之前就有明确倾向性,甚至传递给了昌江省委,但是这种可能性很小。

  要让中组部提前对昌江候选人中有倾向性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准确的说除非得到了高层有力人士的支持,否则中组部不可能为此和昌江省委交涉,因为这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龃龉。同时也会对这名候选人日后工作产生不利影响,除非这名候选人离开昌江。

  这样一来。竞争就非常激烈了。

  好在目前滕光耀尚未卸任宣传部长,杜克锡自然也就还没有机会接任副省长,他这个副省长职位也就还没有空缺出来,这也给了大家更多的竞争表现机会。

  但越是这个时候。也需要更加小心,稍不注意出点儿问题,也许就会让你在领导那里失分,也许就要错过一次机遇。

  “安书记,荣书记那里……”陆为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行了,为民,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别人也帮不了忙。”安德健说的是实话。哪怕陆为民在京里有些关系,但是像涉及到副省级干部这个层面的动作,就不是一般人能过问的了。就像曹朗的同学,哪怕他就是考察组成员一员,一样对这种事情无能为力,让你来考察,那就是基本意见已经确定,除非是考察组能从中找出足以致命的问题来。否则谁会去坏人好事?那如同杀人父母。

  何况人家也说不定一样在考察组里有眼线,随时能掌握动态。你在里边“乱来”,自然也就有人会反馈上去。

  “子腾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他跟了我几年,这小伙子心性悟性都不错,在我身边老呆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玉不琢,不成器,年轻干部不在下边去锻炼一下,成长不起来,始终难以挑大梁。”安德健仰起头抿了一口酒。

  陆为民也注意到了安德健的秘书已经换了,这说明安德健已经在做准备了,也就是说无论安德健这一次能不能上,估计安德健都不会再在普明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了。

  “子腾到哪儿?”陆为民对这个甄婕的同学印象一直不错,而且也一直保持着联系,还是很关心这个甄婕同学的去向。

  “他到普山区担任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安德健很随意的道:“他自己本来是想去到哪个区县担任副区长副县长,想要在行政工作上历练一下,可担任常务副区长副县长,我觉得他还不够格,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在普明呆多久,所以还是让他在这个位置上打磨一下。”

  普山是普明的郊区,普明市区三个区,普度区、光明区,普山区,普山区原来是普山县,前年才撤县建区,和宋州的麓溪情况有些相似,属于郊区地带,但是发展潜力很大。

  陆为民明白安德健的意思,当常务副区长或者副县长,龙子腾的履历和能力安德健还不放心,但若是直接让龙子腾去担任一般的副县长、副区长,安德健又觉得不合适。

  进常委和不进常委完全是两个概念,进了常委,无论日后到哪里,这都是一个资历,从组织部长任上走一步到常务副区长这些位置,也都要顺理成章许多,不能不说安德健考虑得相当周到。

  想当初自己从夏力行秘书下来,也是担任常委,当然,那个时候双峰是丰州最糟糕的一个县,但那也是因为自己给夏力行担任秘书的时间太短,如果要搁在丰州市或者古庆这些县份上,太过招摇,所以把自己弄到双峰这个条件最艰苦的县份上去,也就说得过去了,但即便是那样,苟治良不也还是有些异议么?

  “普山条件不错,是个锻炼人的地方,子腾也的确需要在区县下边去锻炼一番了。”陆为民点点头,“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也很锻炼人,但我觉得这也应该是一个过渡,他还是需要到政府序列去干一干,那样对他成长更有利。”

  “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不过……”安德健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陆为民也知道安德健的意思,虽然安德健是市委书记,但是也不能说一手遮天,也需要注意一下影响,搁在普山区委常委、组织部长位置上,只怕都会引来一些物议了,安德健能做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

  望月山庄的条件的确不错,在陆为民看来,这里避暑度假,论环境条件虽然比不上双峰骑龙岭,也比不上阜头得青云涧,但是这里却有一个规模颇大而且项目颇多的综合性运动俱乐部。

  游泳馆、羽毛球馆、乒乓球馆、网球场、篮排球馆,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各类大小球馆球场一应俱全,这里是也是省体委的一个主要训练基地,很多时候省体委下边的各个专业集训队都要在这里训练,尤其是这两年普明市政府和省体委合作程度加深之后,在这里投入就更大了。

  这里也有一个温泉馆,虽然比不上青云涧的温泉,但是也算差强人意,尤其是在锻炼之后再在这里泡泡温泉,这份感受又不一样了。

  安德健年龄毕竟大了一些,一场网球下来,安德健就有些吃不消了,泡了一会儿温泉,就得要去休息了,只剩下陆为民和龙子腾两人。

  龙子腾是专门来陪陆为民的。

  照说他刚到普山区委工作不到一个月,正是忙碌的时候,但陆为民来了,龙子腾专门给区委主要领导请了假,来陪陆为民。

  温泉泉水浸泡之后,加上打完网球,让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酥软感觉。

  “子腾,到区里工作感觉不一样吧?”

  陆为民和龙子腾虽然不是同学,中间还隔了一层甄婕,但是陆为民一直对龙子腾印象很好,而龙子腾也一直把陆为民视为自己仕途中效仿的对象。

  龙子腾当然不敢奢望能够达到陆为民的高度,哪怕能够达到陆为民一半,他也就心满意足了,陆为民的成功经历,既是他取经的一个渠道,同时也能为自己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助力,在这一点上龙子腾看得很清楚。

  “是不一样,我以前没怎么在基层干过,这种感觉就更甚。所以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认真琢磨体会。”龙子腾毫不讳言,“本来希望到政府那边去干一干,安书记却把我放在现在这个位置上,让我诚惶诚恐,深怕给安书记丢脸了。”

  “没那么夸张,在安书记边上这么几年,你不是毫无寸进吧?”陆为民微微一笑,“子铭当初刚下西塔的时候,不也是和你一样,他起步比你还要低一些,从县长助理开始干起走,这么几年里,在县里当副县长,管旅游开发和招商引资,也一样干得安好,你可以多和子铭联系,大家在一起多沟通交流嘛。”

  “我也是这么想的,前两天和子铭打了电话,邀请他和亚琴过来聚一聚,顺带也向他请教取经。”龙子腾显得很低调。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