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二节 各个击破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二节 各个击破


  8月5日,昌江省委组织部下文,任命陈庆福为宋州市委常委,这也标志着前期陆为民和秦宝华的努力和运作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连秦宝华都很惊讶与这一次省委组织部的效率是如此之高,她不相信自己向高晋的汇报就会起到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而陆为民则是暗中唏嘘不已,这一笔又得要记上,不管这明面上看不出半点来,也没有人有任何暗示,但是自己心里有数,能够以如此快的高效率搞定这件事情,那也是诸多力量在起作用。

  陈庆福走马上任,接手了常务副市长那一摊子工作,也意味着陆为民和秦宝华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更紧密的契合点,起码两个人很圆满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达成了一致共识。

  陈庆福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空缺出来的副市长职位,以及现在宋州市委仍然空缺的常委人选,省委组织部仍然没有给一个明确说法,只是说将会结合近期全省省直机关各部门和各市州班子成员问题进行统一调研,尽快出台方案。

  陆为民也知道不能奢望组织部那边太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陈庆福的问题解决已经相当难得了,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

  解决了陈庆福的常务副市长问题,可以让陈庆福心无旁骛的投入到工作中去,而很多工作他现在做起来也更名正言顺。

  ***************************************************************************************************************************

  “舒行长。你好。”

  舒展飞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为民,笑着道:“为民,有七八年没见了吧?经常还能听舒雅提起你。说她这个同学是如何如何,我说不用她介绍了,我能听到你的光辉事迹,如雷贯耳啊。”

  陆为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舒行长,您这是在打我脸啊,我那点儿名声。就能糊弄一下同学了。”

  舒展飞大笑了起来,“为民。太谦虚了可不好,舒雅一直在说你是你们那一届同学里的骄傲,我得承认,你现在的高度可真不是像你这个年龄阶段的人能随便达到的。”

  “舒行长。我那也是侥幸,……”

  话题在很亲切的拉家常中展开,这是陆为民造访几大行的第一站,省工行行长舒展飞。

  照理说省工行和在华东软件园项目上的贷款数量是最大的,涉及到土地面积也最大,按照当初确定的计划,是要把省工行搁在最后边来接触的,但是省工行行长舒展飞这个特殊原因让陆为民改变了想法。

  舒展飞是舒雅的父亲,四年前从人行到省工行担任行长。而且年龄即将到点,这是一个机会。

  陆为民并没有什么不良企图,也没有要让同学的父亲最后晚节不保的意思。他只是希望利用这一层相对亲近的关系来让大家都更理性的解决这个现实问题。

  这两三千亩土地,银行固然丢不起,同样宋州市政府也折不起,谁折了,谁就得要赔上政治前途,无论是童云松。还是陆为民。

  唯一的办法就是妥协,实际上这本来也就是国有企业和小政府之间的一种利益博弈。如果从更高层来看,也就是左边腰包放进右边腰包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在下边却不能这样看,所以能够求得一个让大家都过得去,起码是在明面上过得去的结果,就算是成功了。

  当然从陆为民的角度来说,他当然希望银行在这方面能够做出更大让步,但是很显然舒展飞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角色,要让对方做出让步,没那么简单。

  “舒伯伯,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实际上您肯定也清楚,我登门来是什么事情,我们陈市长也和工行宋州分行的许行长、叶行长他们谈过多次了,估计谈判情况你也大体知晓,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在关键问题上,市分行那边明确表示他们没有决定权,得省分行这边来拍板,所以我也就冒昧登门来拜访您,之前我也和舒雅打过电话,……”

  陆为民知道自己如果不挑起话题,舒展飞这个老狐狸能和自己坐上一天,对方能等,自己却等不起。

  “为民,情况其实我们都清楚,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问题,土地权属,政府承诺过的,书面说明的,好像你们新一届市委政府就要不认账了,我觉得这说不过去,都是*领导下,*还在执政嘛,没有垮嘛,怎么能一任领导的调整就翻脸不认了呢?”舒展飞也没有再和陆为民继续绕圈子的意思,直接步入核心问题:“我觉得只要把这个问题明确了,一切都好解决。”

  “舒行长,如果您仍然坚持市分行的意见,我想我们也就无法谈下去了,实际上我要说理由,也一样可以搬出几箩筐来,像政府出具的说明并没有明确说权属就属于拓扑集团了,而是明确写明了要等到拓扑集团土地出让金缴纳足额之后办完手续才算是正式完成,又比如,市政府方面给银行的承诺也是会按照协议履行,帮助拓扑集团把手续完成,但是这也有前提,而拓扑集团没有履行前提约定条件,所以市政府当然没有理由等到现在还要按照原来的协议合同执行,……”

  见舒展飞还欲再言,陆为民知道这要扯下去,又会陷入陈庆福和市分行那帮家伙谈判那样的节奏,根本分不出胜负来,所以他果断的刹车:“舒伯伯,我知道这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儿,大家都觉得自己有道理,对方是在无理取闹,但是如果我们沉下心来,仔细分析一下对方提出来的理由,你也得承认对方还是有一定理由的,要怪就只能怪当初省里市里都在全力推动这个项目,忽略了一些外在客观因素,而我们又遇上了像拓扑集团这样的无赖,或者说拓扑集团又遇上了一个疯子掌舵者,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困局。”

  陆为民的话一针见血,如果不是当时省市两级都对拓扑集团要在宋州搞这个软件园充满兴趣,如果不是各方都认为拓扑集团是国内软件行业的领军企业,信誉度毋庸置疑,怎么可能在一些程序和细节上明显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仍然全力支持对方?

  舒展飞也默然,当时宋州工行支持拓扑集团放贷时,他也是刚刚接任省分行行长,在这个问题上他虽然没有明确支持,但是也没有反对,行里边一边倒的支持这个软件园项目,省委省政府也施加了很大压力,所以毫无悬念,只能全力支持。

  现在问题出了再要来责怪谁没有太大意义,那片土地价值尚存,但是这却需要宋州市政府方面的配合,否则那片土地在没有配套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就真的是白菜价了。

  “为民,我知道这个问题迟早要面对,但是我的态度也很明确,工行可以作出一些让步,但是原则上的问题不容讨论,我们工行不是冤大头,也不可能当冤大头,这个问题我们有诚意解决,但要看你们宋州市方面的态度。”舒展飞平静的道。

  “舒伯伯,我也可以负责任的说,宋州市委市政府有诚意解决这个问题,毕竟拖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但是我们的分歧还比较大,大家都对期望值抱得过高,包括我和您在内,所以我想要说的就是我和您首先要把期望值降下来,然后才能去说服我们各自的同僚,让他们明白这一点,只有当大家的期望值降了下来,意识到这样拖下去可能带来的损失会更大,大家才会真正沉下心来探讨这个问题妥协和解的可能性。”

  陆为民的坦率让舒展飞有些意外,但是细细咀嚼对方的言语,舒展飞也承认的确如此,对陆为民也高看了几分,也难怪这个家伙这么年轻就能当市委书记。

  沉吟了好一阵,舒展飞才展眉道:“为民,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这件事情我无法给你明确承诺,我只能说我认同你的观点,但是行里便需要具体研究,同时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说服大家,当然我个人认为即便是在大方向上我们达成了一致,但是在具体细节上也会有很多分歧,这一点你要有思想准备。”

  “舒伯伯,我有心理准备,宋州市政府不仅仅要和你们工行谈,也还要和中行、建行谈,但是我想只要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只要我们有大体共识,我想总会达成一致的。”陆为民知道对方有些动心了,这个事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只要大家愿意往一个方向走,那么具体细节谈判上固然会有很多曲折,他也相信总会有一个结果。

  “好。”舒展飞笑了起来,“银行和地方上也是互利共荣的,工行在宋州经济发展中一直充当主力军作用,以后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宋州发展。”

  “谢谢舒伯伯,欢迎舒伯伯多来宋州指导工作。”陆为民也很知趣的道。

  “呵呵,你舒伯伯年龄大了,可能年底也就要下来了,没什么机会了,舒雅和春晖也都经常提到你,倒是你日后有机会要多帮助一下春晖和舒雅他们才对。”舒展飞颇为感慨的道。

  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