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节 宿命中的对手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节 宿命中的对手


  秦宝华精神一震,一个项目就能带来一个亿以上的gdp增加,这还没有算其他关联产业,由此可见这个产业的可观,“为民,那国际市场的需求量会有多大,会不会饱和?”

  “就目前分析,国际市场需求很旺,像这种一两千吨的项目,估计三五个还满足不了。”陆为民这个也是实话,欧美市场对多晶硅的需求一直要到2012年以后国内产能过分放大才出现价格上的崩盘,而在前面几年里,先入局的企业都已经赚得钵满盆肥,“我刚才说的只是一个保守数字,如果是年产2000吨,而国际市场价格涨到60美元每公斤,那么也就意味着一个项目带来的gdp就是4个亿。”

  4个亿?秦宝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价格可能涨得这么高么?”

  陆为民点点头,“有可能,甚至会更高,但是也有可能在日后跌下来,跌得更惨。”

  陆为民看秦宝华表情也就知晓了,他顿了一下才又道:“多晶硅乃至光伏组件产业,也并非完美无缺,它也存在不少问题,一是生产多晶硅会有副产品和污染,这个问题不好解决,或者说解决成本不低;二是我们国内在多晶硅和光伏组件产业上核心技术缺乏,技术含量低,更多的是处于最低端,拿有些苛刻一些的说法来说,就是把当了一线工人,污染留给了自己。而把美好的产品送给了欧洲人。”

  这番话让秦宝华脸色微变,“那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么?”

  陆为民有些无奈的苦笑:“不是没有问题,但是难度不小。比如污染,一方面需要政府执法部门的严格监督,另一方面也需要企业有针对性的作为,比如像多晶硅会产生四氯化硅、氯化氢、氯气等有污染的副产品,要解决这些有污染的副产品,第一需要完全闭环的循环生产线,而这对成本要求很高。第二在实施过程中一样会增加成本投入,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个很难控制的变数。”

  秦宝华沉默不语。陆为民提出的这一点上不仅仅是硅产业,在很多产业上都存在类似的问题,不是环保做不到,而是要启用这个环保设施体系成本过高。使得企业不愿意这样做,宁肯罚款也远比使用环保设备成本低得多,这也是违法成本过低造成的。

  “在发展一个产业过程中,都有一个过程,这不是我在为谁辩解,而是一个客观存在,就我个人的理解和看法,如果遂安真的要发展多晶硅产业,我的看法就是要么就别上。要么就要做到最大最好最高标准,甚至引导和制定行业标准,像这样的行业。一两千吨项目现在看起来不小,但是也许两三年后就落后了,规模小了,所以宁肯支持和扶持一些大项目来,或者说搞一个园区,集中多个项目。搞闭环式循环生产,最大限度减少污染。控制污染,同时在行业标准上做到主导,避免一些规模小、污染高的小项目通过在污染上的隐性成本不计入来冲击真正低污染的大项目。”

  陆为民也知道要想解释清楚这个产业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他只能用最简洁的言语来解释,好在秦宝华理解能力很强,很快就理解到了陆为民想要表达的意思。

  “为民,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就是说遂安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行业最强最大,从而提高标准,用行业规则来规范,避免一些不合规的企业通过不计隐性成本的恶性竞争对这个产业带来的危害?”秦宝华若有所思。

  “嗯,就是这个意思,而你要知道,要做到这一点,在我们国内的情况下很难。”陆为民摊摊手,“所以我一直很犹豫,我不希望遂安成为一个污染典范,同时也不希望当遂安多晶硅产业受到我所提到的那种恶性竞争冲击时,也不得不破坏原来定下的规则去竞争,要么就会亏损。”

  秦宝华能够理解陆为民的苦衷,但这个问题却不是谁能解决的,地方保护主义会让陆为民所担心的那些东西都会变成现实。

  现实总是这样残酷,给你希望的同时,也会给你带来痛苦,你却不得不面对。

  看见秦宝华的神情,陆为民也同样能理解对方,本来想给对方鼓舞鼓舞士气,没想到这第一个话题就有些苦涩,但陆为民又不愿意撒谎来欺骗对方。

  “宝华,也许是我太杞人忧天了,没准儿现代科技日新月异,我所担心的问题今后会有解决的方法,我们这些俗人只能看见眼前。”陆为民岔开话题,“先不说这个硅产业和光伏产业了,再谈谈苏谯的钢铁产业和麓溪的问题吧。”

  秦宝华是深怕陆为民再在苏谯的钢铁产业和麓溪的发展上有丢出一大摊子让人烦心的事儿,好在这次陆为民没有抖落出太多担心,而是着重谈了苏谯如何提升产业结构,利用钢铁产业现在所处的景气期着力培育高附加值的精加工产业,谈到麓溪时,则是着重强调麓溪目前的产业格局与商贸流通业相结合带来的巨大膨胀效应,提出市里边应当如何最大限度利用麓溪的商贸服务业来辐射全市,带动全市轻工业消费产品产业的发展。

  两个人这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一直谈到了接近十二点,秦宝华才看了看表,“哟,都快十二点了,差不多该休息了。”

  陆为民也看看表,“时间才过得快啊,不知不觉啊,我明天要回一趟京里,耽搁两天。”

  “知道,你也该回去一趟了,孩子那么小,你们家小苏大概是意见很大了,你得自个儿悠着点儿,别太不顾家,弄得家庭不和后院起火,那就不好了。”秦宝华起身离开,“市里边事情我帮你瞅着,要不你就多在京里呆两天。”

  “看情况吧,我也准备在京里转悠转悠,另外我也打算到南粤走一圈,看一看,宋州要发展,招商引资不能停,还要进一步加强,但是要更有针对性。”陆为民也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嗯,这是必然的,我们宋州地处内陆地区,本身内生各种资源就不足,尤其是资本,要想实现跨越式发展,仅仅依靠我们本地内生的经济发展,还力有未逮。”秦宝华出门,“我先走了。”

  等到秦宝华离开,陆为民才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番谈话下来,陆为民感觉和秦宝华的关系又近了一层,接下来的工作虽然繁重,但是只要内部不出问题,陆为民有信心让宋州按照自己的步子来走。

  ***************************************************************************************************************************

  恽廷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眼睛有些发胀,闭上眼睛休息了几分钟之后,才重新睁开眼。

  一个月之内恽廷国完成了对昆湖下边各个区县的调研,几乎是马不停蹄,同时在全市掀起的机关工作作风整顿活动也开展得如火如荼,都说自己的这第一把火烧得够厉害,有两名副处级干部因为作风散漫违反纪律而被停职检查,这也让整个昆湖的机关风气为之一清。

  恽廷国清楚这种震慑力带来的威信都是暂时的,昆湖本身就是一个私营经济比较活跃的地区,要想在昆湖站稳脚跟,就是要看你能不能给昆湖的经济发展带来变化。

  在昌州经开区当了几年党工委书记,又干了这么久的昌州常务副市长,恽廷国对经济工作也有他自己的一套。

  昆湖的经济和其他地方略有不同,县域经济十分发达,民间资本活跃,但是也有一个较为致命的软肋,那就是昆湖的经济缺乏具有特色性质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同时也没有像样的龙头企业和骨干企业作为支撑,像昆湖几个区县,玩具、家具制造、轻纺、食品、化工、建材、机械加工、生物制药、电子产业都有一定基础,而且几乎每个区县情况都大同小异,典型的小而全格局,从经济总量上来看,昆湖下边几个区县的gdp总量都不小,但是你要找出拥有较强竞争力的产业,却不多。

  这个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

  下一步工作该怎么来开展?恽廷国抚摸着颌下的胡须茬,微微刺手的胡须茬似乎能够刺激思维,恽廷国反复摩挲着。

  他在想陆为民在宋州的表现。

  陆为民在宋州似乎表现得格外低调,既没有调研,也没有什么动作,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这让恽廷国也很好奇。

  这个家伙也许是自己宿命中的对手,在争夺昆湖市委书记上,自己占了上风,但是对方担任宋州市委书记,也没有落下太多,这场对决才刚刚开始。

  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