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二节 鹤立鸡群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二节 鹤立鸡群


  在文化局的调研和其他部门的调研略有不同,陆为民只是在文化局简短的听取了何靖的汇报之后,就示意要先到文化局下边的几个事业单位去看一看,而且指名点姓要去看一看宋州歌舞团、宋州戏剧团、宋州市博物馆的情况,同时也要看看宋州市文化局在这几年中保护和发掘的文物、古建筑文化的保护和整理情况。

  这有些出乎何靖的意料之外,就连萧樱也没有想到陆为民不听汇报,却要先看。

  要看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给人的感觉就是陆为民对文化局的工作不太满意,是要先挑刺,再来说工作。

  何靖有些忐忑不安,倒是萧樱显得很坦然,市文化局的工作她自认为算是尽心尽责了,当然肯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这不能全怪文化局,这和市委市府工作重心相关。

  文化工作在很多领导心目中本身就是有它不多无它不少的鸡肋,当然在口头上肯定也是会说得眉飞色舞口水爆溅,什么丰富人民群众生活,提升民众数字,推高城市品位,是一个城市的精神灵魂,一个城市长盛不衰的根基,洋洋洒洒可以说上一大篇,但是真正说到要讲投入时,立马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野孩子了。

  加上宋州市文化局下边事业单位本来就多,人员编制也庞大,每年日常开支本身就不小,如果再要想在工作上有所突破。拿出一些创意来,那么没有投入基本上就是痴人说梦,根本无法做到。

  仅仅是一个文遗保护处和文物管理所如果要真正把所有工作开展起来。所需要的资金就得要把市文化局办公经费全部填进去也剩不下多少,所以这些工作,按照萧樱的话来说,只能是量体裁衣看菜吃饭,有多少钱办多少事。

  “陆书记,张秘书长,池市长。我们何局长是个老实人,在你们领导面前他不好开口。但我得要说一说,否则你们领导回去了把板子都打到我们文化局一班人身上,打到何局长身上,那就是欺负老实人了。”

  这一大圈走下来。陆为民和曹振海还要好一些,毕竟他们俩也算是宋州的老人了,对宋州的文化方面工作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是张静宜和池枫不一样,两个人来宋州时间都不算太长,张静宜长一些,但是以前却没有怎么接触这方面的工作,而池枫时间更短,对宋州文化工作了解不多。但是这一轮看下来感受也就更直观,所以问起问题来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哦?”池枫打量了一下这个妩媚中略带一丝英气的苗条女子,姿容俏丽。气度娴雅,她只知道对方是市文化局副局长,分管文遗保护这一块的工作,但是没想到说起话也这么不客气,“萧局长不妨说出来听一听,陆书记和曹部长还有张秘书长都在。想必也不会随便冤枉什么人。”

  萧樱也有些恼怒,这个姓池的女人言语犀利。而且问问题也是刨根究底,半点不留余地,有些欺人太甚。

  要说何靖的确对局里边的业务不是很熟悉,本身他已经年龄快要到点,而且又觉得和陆为民是老搭档,文化局又不是什么关键局行,工作上只要过得去也就行了,所以知道陆为民要来调研,在工作准备上也更多的是安排局里几个副局长负责。

  没想到这一次调研陆为民却是规模不小,把宣传部长、市委秘书长和分管副市长都带着,宣传部长曹振海倒也罢了,熟人熟事,也不会为难,但是没想到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市委秘书长,一个是分管副市长,问起事儿来就是见缝插针,有些问题何靖就有些答不上来了,两个女人的脸色也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先说说文遗保护这一块的工作吧。”萧樱并不怵对方,虽然对方口气冷冽,但是萧樱感觉得出来对方对文化这一块工作并不熟悉,也就是仗着观察力强,琢磨出一些东西来就要砸文化局的牌子,没有那么容易。

  “我在局里是分管文遗保护这一块工作的,原来也曾经担任过几年文遗保护处处长,对文遗保护这一块的工作我自认为还是有些发言权。”萧樱目光明澈,在一干领导脸上晃了一圈,收敛回来,心平气和的道:“何局在局里汇报时已经把每年市里拨款情况做了一个介绍,说句不客气的话,这还是去年的拨款,事实上在七八年前我刚调到市文化局的时候,文遗保护这块工作基本上都没有开展起来,文遗保护处也是新成立的,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一个处三个人,处长副处长外加一个工作人员,可就这三个人要管多少?”

  见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萧樱也就毫不客气的开始自揭老底。

  “我市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七处,江洲古镇的旬阳楼、波斯祆教遗址和御碑林,螺子岭的白鹭书院、泽口钟山书院、锁湖塔和水下龙宫,这些文物单位举世闻名,省级保护单位42处,位居全省之冠,这样庞大的文物保护数量,一年真正分到文物维护修缮的经费有多少?区区300万元,这还是在经历了连续几年增加的情况下,仅仅是旬阳楼的修缮,去年就花去了450万元,直接把全市所有文物维护修缮经费用得精光,而且还把超支的150万元计入了今年的费用!”

  “而这还没有包括我们这几年来连续在市区老城区内陆续发现一些新的文物,比如翰林街一处旧厂房搬迁拆建,发现地宋代下古墓群,至今没有资金发掘,省里想要发掘,可市里不愿意,说实话,我们也不愿意,一旦省里接手,也许发掘出来的文物和一切成绩都得要归省里,我们宋州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也想发掘,技术不行,专业人手不够,我们可以出钱聘请,出土的东西就可以送进我们市博物馆,甚至就在原址上建成一个墓葬博物馆,可这都要钱,这不是我们不想开展工作,可我们有这笔资金么?动辄就是几十上百万的经费,甚至可能达到数百万,市里愿意给么?”

  萧樱声音轻柔而清晰,语速也是不紧不慢,听起来格外悦耳,但是话语中流露出来的含义却很是刺人。

  “可以说这几年里,我们局里为了文遗保护可谓殚精竭虑,每年都要为如何来修缮维护这些文物伤透脑筋,说来说去还不是一个经费问题?可文化局经费就那么多,就像陆书记和曹部长刚才说的那样,我们文化局下属事业单位多,看起来每年拨的款项经费不少,可真正落到到每个具体单位,还能有多少?我们每年也都邀请审计局对我们的经费开支进行审计,看看我们的钱究竟花到哪里去了,好像每年审计局的工作也很专业嘛,拿出来的审计报告也都是获得了市里边认可了的嘛。”

  张静宜和池枫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她们没想到在文化局居然会遇上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女将。

  “再来说说我们市里的文化事业发展,说实话,我对文化事业这个词儿真是不太感冒,这话一出,领导肯定又要批评我,可我还得说,我就是唱昌剧出身的,采茶戏我也一样不弱,要说对这些都有很深厚的感情,可是这种地方戏剧作为地方民俗的文化精髓需要传承下去,要传承就得要有新鲜血液来学习,还得要给他们机会去锻炼磨砺和登台表演,这就需要一个机制来保证,可是据我所知这个机制没有,这也不是我们一个地方的问题,全省基本上都存在这种问题。”

  萧樱知道今天既然已经打开了话匣子,她也就不打算收口了,尤其是看到陆为民微微含笑点头,眼里的鼓励之色,她心里底气就更足了。

  “其实在前一段时间市委办把问题发下来的时候,我们局里班子就一直在研究,我们文化工作现在最缺的是什么,最迫切的问题是什么,我们一致认为,在这个问题上见仁见智,很难用一个标准的答案来解决。现在不少地方提出文化产业化,文化要服务于大众,但是我们认为这只是比较片面的,……”

  “前些时日,何局也在和我探讨,文化工作怎么更好的围绕新时期的中心工作来开展,怎么更好的服务于我们宋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我们觉得文化工作应该有大局观,要主动融入到全市一盘棋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体系中去,找准自己的定位,……”

  陆为民静静的看着萧樱在一干人面前发挥,心里却是很欣慰,萧樱还是逐渐成长起来了,从原来的那个一门心思沉浸在文遗保护工作的女人变成了逐渐适应市文化局副局长工作的副处级领导,起码从某个角度来说,她已经超过了何靖。

  求月票支持,距离目标还有些远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