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七十八节 酝酿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七十八节 酝酿


  包泽涵回到纪委自己办公室,就把纪登云找来,然后把今天和陆为民谈话给纪登云说了。

  纪登云颇为兴奋,禁不住搓手道:“包书记,我看可以着手了,前期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不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么?我早就说过,陆书记不是那种畏首畏尾左顾右盼的人,前怕狼后怕虎从来就不是他的风格,当年黄俊青、杨永贵、徐忠志、庞永兵以及刘敏知当道,连尚权智都要避让风头,但是陆书记一来三拳两脚就打开了局面,从刘敏知开始,一个一个被收拾掉,没一个跑掉了。”

  见纪登云说得激烈,包泽涵忍不住笑了:“登云,你把问题想太简单了,陆书记那会儿那么干,肯定也是得到了授意,而且前面有尚权智已经做了很多铺垫工作,大局已经在掌控之中,所以才敢放手让陆书记大干一番,否则局面搞烂了,收拾不了,那市委书记就难辞其咎,省里边也会认为这个市委书记驾驭能力不足。”

  “那现在陆书记当市委书记了,我们正好大干一场啊。”纪登云不解的看着包泽涵。

  “没那么简单,陆书记才来不久,虽然有些底子,但是局面又和前几年不一样了。前几年宋州就那德行,再烂也就那样了,只要不失控,就没啥,现在不一样了,宋州在全省分量举足轻重,稍微一些动作,被人抓住把柄,说你影响了宋州发展。我们吃不了兜着走,陆书记那里也不好交代。”

  “那怎么办?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要说没有一点儿影响。那是不可能的。”纪登云皱起眉头,“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何况包书记你不是说陆书记也说是该干事情的时候了么?我觉得他这就是明示了。”

  “不急,我估摸着陆书记也有他的想法,咱们先准备,然后把情况向他汇报,听他定夺。就像你说的,陆书记是一个有主见有主意的人。他会体谅我们的难处,同时也会考虑到问题的复杂性,会选准时机的。”包泽涵若有所思的道。

  陆为民在和自己谈话时,谈到了“不讲政治”这个话题。包泽涵很认真的听了陆为民的评述,陆为民虽然对“不讲政治”这个词帽子不屑一顾,但是包泽涵去很仔细的发现陆为民一再强调另外一句话,那就是“按照程序办案”,什么叫“按照程序办案”,那也就意味着如果市纪委要查处干部,应当要履行报备手续,像正处级干部,那是需要经过常委会研究。而副处级干部,也需要提前向主要领导汇报。

  也就是说,陆为民认定是否“不讲政治”的原则只有两条。那就是是否是工作需要,是否是依照程序来办案,前者是纪委的基本动因,而后者才是真正的核心。

  陆为民能当到市委书记这一角,当然不会是毫无政治头脑的角色,他当过领导秘书。又从县委常委开始干起,这期间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委常委,最后再到市长,包泽涵相信这么些年来,陆为民肯定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政治斗争。

  就像当初陆为民第一次来宋州和尚权智联手斗宋州本土的“梅黄党”,固然是“梅黄党”结伙*,影响到了宋州的发展,但是从另一角度来说,也就是一个政治层面上的斗争,尚权智要把宋州局面控制下来,就必须要把“梅黄党”势力连根拔起,这就需要广结奥援,陆为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充当了尚权智的“急先锋”。

  包泽涵感觉,陆为民的确是有意要有所动作,那一句话也饱含深意,但是却未必是马上就要掀起一番风雨来,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考虑的问题会更长远更周全,什么时候最适合干什么,陆为民恐怕有他自己的考量,才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叫过去敲打交待一番。

  ********************************************************************************************************************************************

  “常岚,准备得怎么样了?”看见常岚进来,张静宜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点点头,示意常岚入座。

  “还在整理修改。”常岚手中厚实的资料捏了一大叠,看见张静宜目光落在自己手上,她晃了晃:“按照陆书记的想法和意见,市里的总纲有了一个初步框架,嗯,像苏谯、遂安、西塔、叶河、烈山、麓溪、经开区、梓城这几个区县的东西也基本有了,现在蒋主任他们还在跑区县,进一步沟通交流,力争再完善一些,但是宋城、沙洲、麓城和泽口的情况还在进一步斟酌和补充。”

  张静宜有些惊讶,抬起目光:“麓城的构想也有大调整?”

  “嗯,据说是送过来的规划,他们吴书记不太满意,有让县委办重新拿了回去,还要再度补充完善和修改。”常岚笑笑:“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儿,说明现在县里是真重视起来了。”

  “哼,不重视?不重视行么?”张静宜轻轻哼了一声,“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东西汇总在市委办来了,是好是孬,比一比就知道了,你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也好,目光短浅鼠目寸光也好,你浮在面上玩虚的也好,还是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也好,是骡子是马,都得要拉出来遛遛,现在一时间看不出来,一年半载后,那也得现形。”

  这是陆为民的专题安排,让各县区把自己今后半年乃至到明年的工作构想拿出来,市委办帮助整理完善,而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也要根据各县的规划进行拿出全市的一些工作思路,当然如何把市里和区县的方案糅合在一起,

  这项工作陆为民非常重视,专门叮嘱张静宜和常岚与市委办、市委政研室一并来做这项工作,而这项工作在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形成初步方案之后,会提交给市政府各位副市长、市人大市政协各位领导,以及市委常委们征求意见,在市委、市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班子领导做出反馈之后,在根据大家的反馈进行修改完善,最终形成定案,提交市委常委会正式通过,形成全市今年到明年工作规划,有市委市政府共同督促落实。

  现在还处于第一阶段,把各县区的工作构想拿上来结合市里的一些想法进行糅合,这项工作进行得并不算顺利,宋城、沙洲和泽口有些困难,一拖再拖,尤其是陆为民调研宋城和沙洲都不太满意,这两个区压力就更大。

  泽口则是因为这几年经济发展状况一直排名在末尾,所以魏如超也非常慎重,几易其稿,至今尚未拿出来;而麓城也是先交了过来,但后来又收了回去重新完善,估计是吴淼感觉到了来自周边县区的压力,所以要重新斟酌,力争做到最好。

  “秘书长,也不能说大家不重视,陆书记这一轮调研,恐怕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么子来虚的想要敷衍了事的,肯定是过不了关的,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各个区县情况大相径庭,既要突出自己特色,避免同质化,又要结合现有产业基础,做大做强,这份工作也不容易。”常岚帮着解释道。

  “常岚,你做人也别太善良,该催着点儿的就要催着点儿,尤其是沙洲和宋城,这两个区是老大难,我看陆书记也是很重视,他提的几条你看了没有,我觉得很有启迪意义,关键在于如何把陆书记的意见贯穿于宋城和沙洲的工作中,让其更具有操作性,这是最关键的。”

  张静宜此时的表情显得很冷峻,很有点运筹帷幄的风采,“依托房地产业、商贸服务业、餐饮娱乐业、金融服务业、文化艺术产业、旅游业、教育产业、医疗服务业、养老产业这几大产业来做文章,以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放开搞活,彻底激活主城区工商业存量资产,积极发展具有较高科技含量和资金含量的技术服务业,这几点我觉得很有嚼头,对宋城和沙洲来说,也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常岚也点头认同:“沙洲岳书记和宋城沙书记都来过市委办和政研室这边几趟,找我也是说了几次,我感觉他们是真着急了,但他们对陆书记的这些构想理解他们存在一些误区,太过狭隘,思维上还是存在一些偏差,我和他们也谈过几次,也向他们建议过,如果区里真的在这方面还有一些吃不准,不妨委托一些专业部门对全区的产业规划拿出一个更为细致详尽的东西来,我估计他们这几天也是在做这事儿。”

  “哦?”张静宜有些意外,“那他们时间上来得及么?”

  “秘书长,我是这样考虑的,与其拿出来的东西不尽人意,宁肯缓一缓,拿出一个更完美的,所以我今天里也是想向秘书长汇报一下,看看能不能在时间上放宽一些。”常岚沉静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