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九节 机关内外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九节 机关内外


  张静宜眉峰一耸,看了一眼常岚,这个常岚做事自己觉得还是比较谨慎的,怎么在这种事情上却如此不小心?还是觉得她自己翅膀硬了,可以随便应承人了?委托专业机构来对产业规划做一个更细致详尽的东西,这要多少时间?是三五天能拿得出来的么?

  陆为民对沙洲和宋城的表现本来就很不满意,岳唯斌也好,沙阳春也好,批评的时候都没有客气,就是督促沙洲和宋城尽快沉下去,拿出行动来,而且从时间上来说,市里边也对各区县放得比较宽松了,现在其他区县都已经基本就位,可你宋城和沙洲还在磨磨蹭蹭,平时忙什么去了?光知道玩虚的,说套话,非要等到陆为民来调研之后大发雷霆,你才火烧眉毛着慌了。

  要找理由谁不会?你市委办这样厚此薄彼,明显是在放水,很容易受到下边人非议。

  “常岚,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得张静宜语气有些冷,常岚也知道自己这事情应承得有些草率,甚至可能使自己陷入不利局面,但是她却没有后悔。

  她是感觉到现在沙阳春和岳唯斌是的确有些着急了,找过她几次,仔细体会琢磨陆为民的意见,然后又结合沙洲和宋城两个区的实际情况来研究,但是始终不太满意。

  主要还是陆为民提出的是大框架大方向,要落实到宋城和沙洲的具体工作中。就要有具体路径和举措,甚至要具体到一些具体的项目和操作上,这恰恰是现在宋城和沙洲最窘迫的。因为在之前区里的研究还停留在一些粗框架上,根本没有深入细化到具体的内容上,也没有考虑可操作性,现在一下子要细化到这种程度,一两个星期就要拿出来,哪有那么简单?

  宋城和沙洲这两个区是老城区,自身存在的问题本来就很多。在上次陆为民调研之前拿出的工作思路让陆为民很不满意,认为根本没有操作可行性。或者说按照区里边的规划,宋城和沙洲根本没有办法扭转目前日益落后窘境,所以陆为民才发重话,要宋城和沙洲好生自我反省。重新找准定位,可这么短时间内,对于先前在准备上并不充分的沙洲和宋城来说,无疑是一件难事,所以岳唯斌和沙阳春才如此着忙。

  常岚知道自己这么出头,肯定会引起张静宜的不悦,甚至也有可能触动陆为民的逆鳞,但是她有她的考虑。

  岳唯斌和沙阳春都是老宋州了,岳唯斌在市计委工作多年。历任区长区委书记,沙阳春在宋城工作多年,又在市农业局干过。都属于经验丰富,能力不俗的干部,应该说代表了宋州一大帮土生土长的本土中坚力量干部。

  在常岚看来,之所以宋城和沙洲没有能够打开局面,岳唯斌和沙阳春作为班长,肯定有责任。但是却不能把板子全部打在岳唯斌和沙阳春身上。

  造成宋城和沙洲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滞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前任市委市府把过多的心思和资源放在了经开区和苏谯、遂安上。而忽略甚至漠视可沙洲和宋城这两个原本应当是核心的主城区。

  苏谯和遂安的确发展很快,产业规模现在已经根本不是沙洲和宋城能相提并论的了,但是经开区却因为华东软件园的问题栽了大筋斗,而这个情况从去年开始就直接干扰了宋州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和布局,导致了宋州后续工作陷入了混乱状态,这也和前任市委书记童云松的驾驭能力有很大关系。

  常岚甚至认为沙洲和宋城现在的情况,陆为民也脱不了干系,一样有很大责任。

  正是陆为民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确定了全力支持苏谯、遂安发展县域经济的方略,促成了苏谯和遂安的快速崛起,同时又在后期提出了扶持麓溪服装和商贸产业双翼齐飞的布局构想,直接使得麓溪连续五年的高速发展,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建行政区,仅仅三十三万人口的小区,在今年上半年gdp一跃超越了苏谯,成为了全市老大,而且从目前麓溪的人均gdp来算,麓溪的人均gdp已经稳稳超越了昌州市的香河县和昌化区,成为当之无愧的昌江龙头。

  不能说陆为民确定的发展路径是错误的,宋州能够从全省经济总量第九迅速重返前三,他确定的发展战略是正确的,是符合了宋州当时情况的,但是在同时,却也不可避免的忽略了沙洲宋城这样的老城区的发展,导致了宋城和沙洲的衰落,在这一点上,沙洲和宋城的干部也是对陆为民有怨言的,常岚也就听到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言论。

  前一届宋州市委市政府在发展战略上的有所偏重,对宋城和沙洲在发展战略上的轻忽,使得宋城和沙洲在发展速度上落了下来,但这也不能说就都是市委市政府原因,沙洲和宋城同样也有自身原因,在主观能动性和开拓创新上,沙洲区和宋城区就做得不如麓溪好。

  麓溪能够自行寻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敏锐的捕捉到发展机遇,即便是在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关注下,仍然打开了发展通道,后来宋州市委市府的扶持,不过是在锦上添花罢了,这也就是双方的差距。

  公允的说,岳唯斌和沙阳春在沙洲和宋城还是有相当威信的,即便是在这几年经济发展上不尽人意,但是据常岚所知,岳唯斌和沙阳春对两个区的掌控驾驭能力还是到位的,所以常岚认为在对待沙洲和宋城的问题上,不应当一刀切,而应当有所区别。

  “秘书长,您听我解释,我是这样考虑的,……”常岚稳了稳情绪,沉声解释起来。

  常岚语速不快不慢,说话也很有条理,从宋城和沙洲的六年前的情况开始介绍起走,然后也谈了沙阳春和岳唯斌目前的一些情况和考虑,然后再谈了自己对这些情况的一些看法和想法,张静宜沉默了。

  见张静宜没有吱声,常岚心里也还是有些忐忑。

  这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和张静宜之间的关系还是处得不错的,张静宜这个人性格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怪脾气,虽然对外人冷了一些,但是如果接触久了,常岚觉得对方还是属于面冷心和那种人,值得一交。

  但是像今天这种事情不涉及私谊,而是纯粹的工作,当初陆为民交代给二人,就是要求尽快拿出方案来征求意见,现在已经是八月下旬了,而征求意见估计起码也是要大半个月了,也就是说如果要形成定议,一般说来都得要九月中下旬,真正付诸实施,那也是十月国庆节之后了,这也难怪陆为民有些心急,现在自己却一开口给沙洲和宋城松了扣,拖上十天半个月,陆为民过问起来,会怎么看?

  虽然陆为民现在与张静宜和常岚两人的关系都还不错,但是毕竟搭档也就这么两个来月的时间,总得来说还处于一个磨合期间,而陆为民本来就很看重这项工作,现在却被人为的拖了下来,很难说陆为民会怎么看待这个情况,甚至可能引起陆为民的不满也有可能。

  “常岚,你考虑很周到细致,但是你应该先和我说。”张静宜轻轻顿了一顿,似乎是在斟酌言辞,“我知道你的顾虑,也是在替陆书记着想,但是你也考虑,宋州不是只有沙洲和宋城,吴淼现在把麓城的拿了回去,老蒋他们也在催,泽口魏如超那里,我上午还专门打电话问了问,人家是昨天晚上县委专题研究到晚上十二点半,你这一开口,把宋城和沙洲放了手,吴淼和魏如超知道了怎么想?”

  常岚没有吱声。

  “市委里边的保密性你比我清楚,你也是在驻京办和市委政研室干过的,市委常委会研究的事项这边会还没有结束,市委市府里边就传遍了,你这点儿事情能遮掩过去?”张静宜继续道:“你说沙洲和宋城有特殊型,这不成其为理由,没有人会接受,陆书记也好,其他区县也好都不会接受,我再说一句,有些区县报上来的东西你也看了,什么样,大家清楚,最终怎么处理,怕是有的说,但如果宋城和沙洲这么做,人家会不会拿出来说事儿?”

  常岚心里暗自吃惊,她原本以为这一次不过是以工作为主,大家报上来的东西“成色”虽然有差异,但是也是为了促进工作,最终以市里边定稿为准,就算是有些做得差的,那不过也就是挨顿批评,但是张静宜话语里却流露出来其他意思,这就不能不让她有些紧张了。

  “秘书长,我没有想那么多,……”

  “没有想那么多?常岚,你现在是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不是政研室副主任了,看问题想事情,要高屋建瓴。”张静宜瞥了一眼有些局促的常岚,淡淡的道:“好了,你这事儿虽然考虑不周全,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回旋余地,而且你的一些考虑我估计陆书记也会愿意听,对你来说,也许是意外之喜,走吧,去陆书记那里。”

  继续求月票,真的差很多啊,兄弟们检查一下票篓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