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十五节 敢说敢拼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十五节 敢说敢拼


  齐蓓蓓的脸一红,吕文秀的话问得犀利无比,这也怨不得别人,自己这谎本来也撒得有些离谱,要向市委书记征求意见,岂是自己这种小角色能行的?局长还敢不自己来?只怕向分管市长征求意见也得局长亲自去才行,何况市委书记。

  不过齐蓓蓓也算是在招商局里打磨了几年的干练角色了,工作里边对于各种难堪局面也都经历过不少,所以面对吕文秀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也迅速就调整过来,落落大方的道:“吕科长,这份材料比较重要,因为陆书记这边催得比较急,所以我们局里也是粗略整理一下就让我送过来,也想听听陆书记浏览一遍有没有意向性的意见,这样我们可以马上回去准备时更有针对性一些,劳烦您和陆书记说一声,就说是小齐送来的。”

  吕文秀目光在齐蓓蓓身上旋了一圈,沉吟了一下:“嗯,你认识陆书记?”

  齐蓓蓓连连点头,“嗯,吕科长,我想见一见陆书记,也有工作向陆书记汇报一下。”

  吕文秀点点头:“好,我去和陆书记说一下,但陆书记很忙,他有没有时间不好说,你稍等。”

  示意齐蓓蓓在自己办公室稍候,吕文秀这才拿起齐蓓蓓递过来的资料,浏览了一下,点点头出去了。

  敲开办公室门,陆为民正在难得悠闲的浏览报纸,看见吕文秀进来。陆为民也没太在意,直到吕文秀把情况一说,陆为民这才有些皱了皱眉。不过陆为民很快就又展开眉头,“那你请她进来吧,也算是老熟人了,回来之后还真没有时间见他们呢。”

  对于陆为民的表情变化,吕文秀只是看在眼里,很显然老板不是很想见对方,但似乎又有些抹不开面子。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他还真有些吃不准。到时候倒需要好好摸一摸底。

  不过很快老板办公室里就传出轻快的笑声之后,吕文秀就有些吃惊不小了。

  先前老板好像还不太愿意见这个女人,怎么这会儿却有点儿相见甚欢的味道了?他是真有些搞不明白了。

  ********************************************************************************************************************************************

  不能不说吕文秀对陆为民的心思是揣摩得有些准确的,陆为民的确是不太想见齐蓓蓓。倒不是说怕什么,而是觉得见了齐蓓蓓恐怕也没有太多话要说,这么几年都没有接触了,齐蓓蓓变成什么样他也不清楚,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不过太相信以齐蓓蓓的生存能力,在招商局是完全可以混得风生水起的。

  所以当齐蓓蓓介绍她已经是市招商局招商二科科长时,陆为民并不意外。

  给陆为民印象很深的是齐蓓蓓变化不小,不但形象上更加妩媚时尚。言谈举止更是落落大方,甚至在气质上都有质的飞跃,比起当初在第一次见到时的齐蓓蓓。以及后来刚到招商局时的齐蓓蓓,俨然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这么说来,你们市招商局这几个月来的工作效果不是太理想喽?那你们局里就没有分析过问题症结在哪里?没有有针对性的提出解决办法?”陆为民眉宇间有了一抹思考的神色。

  “局里肯定是研究过的,上一次市委办下发了文件之后,我们局里也认真分析研判过,结合了我们自身工作的特殊性。提了一些想法。”齐蓓蓓面对陆为民的问话,并没有半点怯场。“但是孙局的意思还是认为要首先明确市委的意图和方向,才能更好的结合各区县的一些构想,另外陆书记您知道我们市招商局的招商工作主要还是围绕市区开展,县里边是放在第二层面的。经开区的情况还没有明朗化,所以……,沙洲和宋城区情况比较复杂,也是这一次市里边规划纲要出来,我们局里才开始结合市情和区县情有了一些想法,至于麓溪,您知道的,我们局里一直和麓溪配合得很默契,麓溪今年经济增速能有这么高,我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我们招商局功不可没。”

  “口气挺大啊,招商局工作我没去调研,为什么?因为如你所说,在市里的方向尚未明确时,我要去调研安排招商局工作,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看过市招商局的工作汇报和去年的一些年报资料,老实说,我不太满意。”陆为民也没有客气,当然在齐蓓蓓面前他也没有必要客气什么,“第一,我不认同你刚才说的那个观点,什么叫围绕市区开展,县里放在第二层?我记得我在当常务副市长时,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见齐蓓蓓欲言又止,陆为民也大略明白一些,“如果是我走之后市里边定下来的规则,我个人认为市招商局要研究,是否适合工作,不适合的,要大胆坚决修正。第二,即便是市里定下了以市区为主的原则,但是市区招商引资工作除了麓溪外,经开区姑且不提,沙洲和宋城,乏善可陈这个词语都是说高了,准确的说是让人失望,基本上,没有像样的项目,而麓溪,据我所知,更多的也是麓溪自身努力,你们招商局也只是配合。”

  陆为民有些不客气的话让齐蓓蓓也有些脸热,这话若是带回去给孙局长,只怕今晚孙局长就别想睡着觉了。

  “陆书记,我要解释一下,市招商局虽然定下来是以市区为主的原则,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仍然没有放松对县一级项目招商的支持,比如在叶河,我们和叶河县委县政府的配合就很默契,叶河这两年经济保持着较快增长,这方面有很大关系,我们市招商局在这两年里陆陆续续为叶河方面提供了接近十个较大项目的招商引资,我算过,招商引资的资金起码超过两亿五千万元,其中仅泰禾电机项目投资就超过了伍仟万元。”

  齐蓓蓓也不示弱,为招商局力辩:“叶河确立了以船舶修造、机电设备制造为核心主导产业的培育发展计划,县委县府主动找到我们市招商局请求我们支持他们工作,为了叶河的发展,孙局、朱局和我们局里同事四进江浙,五下南粤,还远赴川渝武汉,可以说是殚精竭虑,也为引来这些项目投资立下了汗马功劳。”

  陆为民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叶河这一两年虽然也受到宋州全市经济发展下滑的一些影响,但是仍然在全市位居前三,仅次于西塔、麓溪,谭伟峰能被童云松和秦宝华挪到苏谯县委书记位置上,也并非没有原因,而且叶河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力度也很大,在这上边谭伟峰和黄桂堂都是下了苦功的。

  现在市区——荻港——叶城这三地之间已经建成了高标准的道路网络,这个三角区域也经形成了一个经济发展高地,尤其是荻港到叶城一线,叶河投入巨资建设了号称叶河第一路的迎宾大道,从叶河县城北门直抵荻港码头,六车道外加绿化隔离带,可以说公路标准堪称全市第一流的,而整个这一线也成为叶河经济发展最快的热土地带。

  “小齐,你这是在为你们招商局歌功颂德呢,还是为叶河县唱赞歌啊?”陆为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齐蓓蓓,“唔,我记得钱瑞平就在叶河当常务副县长吧?你不是想要告诉我,这些功劳都是钱瑞平的吧?”

  齐蓓蓓脸色微变,她没想到陆为民如此敏感,她本来是想把话题扯到叶河这边,然后找机会再提到钱瑞平,这样一来也就算是为钱瑞平和自己拜访陆为民找了一个机会,没想到没等自己把话说透,陆为民就已经抢先发难了。

  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心境,齐蓓蓓咬着牙关硬着头皮道:“陆书记,你要这么说,我觉得也算是吧,我们局里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叶河县委县政府也一样花费了很多心思,至于钱县长,他是常务副县长,分管招商引资,这方面他做的工作我不相信陆书记您到叶河调研就不清楚,哪里需要我来为他摇旗呐喊,前段时间钱县长还说您来宋州之后,他还没有专门来拜访您,还邀约我一道来看您呢。”

  齐蓓蓓的直率倒是让陆为民愣了一愣,他没想到这女子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看了一眼齐蓓蓓,点点头:“你和钱瑞平也算是我的熟人了,要来看我难道我还不高兴不成?随时都可以来,只要我在。”

  “真的?”齐蓓蓓大喜过望,说实话,她之所以冒这么大风险来找陆为民求这么一个话,其实主要还是因为答应了钱瑞平,倒是对于她自己来说,她反而没太多想法,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层次还真轮不到陆为民来关注,还是老老实实干两年是正经。

  “难道这还用得着撒谎骗你不成?”陆为民觉得这女子也很有趣。

  三更,啥也不说,反正最后一天了,俺也不单章了,兄弟们看着给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