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二节 忙人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二节 忙人


  遂安筹办这个光伏产业论坛的想法也是遂安县委书记曹孟非在向陆为民汇报遂安电子材料工业园时,陆为民突发奇想冒出来的想法。

  遂安虽然已经决定了要推动和促进电子材料产业在遂安落地开花结果,但是光是靠政府的推进,召开招商引资会,项目推介会,却更容易见到开花,难以看到结果,所以这就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来聚合各方的人气和资源,而光伏产业论坛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噱头。

  陆为民不过是临时性的提了一提,但是曹孟非却大感兴趣,回去把陆为民的这个想法在遂安县委常委会上提出来,立即就赢得了遂安县委的一致认同。

  陆为民也搞不清楚遂安如此大张旗鼓的启动这个光伏产业论坛筹备工作究竟是因为这是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提议,还是遂安县委真的认为这样一个光伏产业论坛的确能对遂安的光伏产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总之遂安县方面在确立了要搞这个光伏产业论坛之后,就全力以赴的运作起来。

  从电子材料工业园的规划用地和基础设施规划,到对整个光伏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的展望,从光伏产业目前存在的国外技术壁垒和国内技术核心瓶颈,从像国内外风投资本发出的邀请,到国内这方面专业学者的盛情相邀,再到相关资本和技术的对接,甚至对发展多晶硅产业和光伏组件产业的技术设备生产制造商的邀请。遂安县都干得极为认真和投入,以至于在曹孟非和窦永年来汇报他们的这个光伏产业论坛筹备情况时,陆为民还有些懵里懵懂

  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个事儿居然在不声不响中就被遂安这帮家伙给办成了,而且从论坛开幕之前半个月,遂安甚至在《人民日报》和《科技日报》上分别打了广告,邀请广大有识之士莅临遂安参加这场盛会。

  陆为民还是觉得自己小瞧了宋州这帮干部。

  对曹孟非,说实话,之前他是有些担心的,虽然在和杨达金搭档期间。曹孟非表现得中规中矩,但是陆为民却没有看出对方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自己来宋州之前。曹孟非按部就班的接了杨达金的班,能不能扛起这副重担,陆为民还是心存疑虑的,但是这一次曹孟非的表现让他刮目相看。他觉得自己真的还是有些小瞧自己手底下这帮干部了,对于他们的了解自己还是太浅薄了。

  遂安在这个论坛的筹备上花了心思不少,陆为民甚至也能从对方的一些介绍中听出不少门道来。

  在发展光伏产业上,遂安县是扎扎实实下足了功夫的,园区规划,基础设施,产学对接与资本和技术对接牵线和安排,市场情况的分析调研,包括欧美国家政策扶持的具体情况。近几年市场发展状况,各方面情况都准备的异常扎实,就连陆为民听取了曹孟非介绍和窦永年的补充之后。都找不出更多的需要“强调”和“补充”的地方,只说了一句,安排周全,自己一定准时到。

  从现在反馈回来的情况来看,国内相当多的在光伏产业上有些造诣的专家和学着都会参加这个光伏产业论坛,遂安县委也专门从昌江大学和昌江财大邀请了几名市场经济的学者。专门就光伏产业国际国内市场发展走向进行分析评估,以便于为来参加这个论坛的资本和相关企业提供助力。

  京华投资、远东投资以及吕嘉薇的福达投资和赛峰资本都将要出席这个论坛。而像国内太阳能光伏行业的两个先行者——尚德和英利也表示会参加这个论坛,同时也还有一些看好这个行业的国企巨头,比如一些国有能源巨头,而目前吕嘉薇也正在寻求她旗下的两个投资公司在太阳能光伏产业上找到更合适的合作伙伴,京华投资和远东投资都应该是她的目标。

  陆为民刚才打这个电话也就是确定了一下杨子宁是否也要参加这个论坛,看样子杨子宁会亲自参加,这也就意味着京华投资的确对当前的太阳能光伏产业十分看好。

  没有那个对目前太阳能光伏产业会不看好,即便是不看好也并不是说对这个行业发展不看好,而是担心期间存在诸如技术和国外市场政策的担心,而非对产业发展的担心。

  也许只有陆为民这个拥有前世记忆的人才清楚太阳能光伏产业的过山车式发展会带来什么,但他现在无力阻止,也无法阻止,与其螳臂当车的去组织,还不如顺势而为,他能做的也就是适时指导这些即将陷入癫狂的人们走一条相对稳定的路径,能不能做到,这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

  陆为民上飞机时,都还有些略微的醉意。

  没办法,时间太紧,几个事情都得要挤在一块儿来做。

  和左云鹏的饭局是临时约上的,可他飞广州的事情又是早就定下来的。

  隋立媛生下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他还没有去看过一回,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所以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飞广州,隋立媛会把孩子带过来看一眼。

  没想到约了几次左云鹏,总算是等到左云鹏有时间了,却又选到了今天,也幸好陆为民的飞机是晚上九点四十的,比较晚,时间上还来得及,不过就是要辛苦史德生一趟了。

  除了姚放没有来,但是组织部里边其他几个副部长和部务委员都来了,也算是左云鹏给足了自己面子。

  姚放据说是身体不适,吃坏了肠胃,这两天都在家休息,还专门给自己打来电话“请假“,陆为民也搞不清楚姚放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不愿意敷衍自己,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陆为民当然清楚这一次左云鹏为什么会态度如此之好,大家心照不宣。

  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酒桌上基本上没有怎么谈工作上的事情,即便是谈也不过是谈各自在工作上的纠葛,只要谈到某个能够交织在一起的共同点,那么免不了就是一杯酒,而池枫就抓住各种机会频频发起进攻,硬生生在省委组织部的这党人身上捅开了好几个口子。

  宋州方面参加小聚的除了池枫外,还有秦宝华、林钧、朱小平、曹振海、陈庆福、张静宜以及常岚。

  有四女将在场,陆为民当然吃不了亏,而秦宝华领衔的四女侠一上阵,就打得省委组织部那边一个落花流水,一个个巾帼不让须眉,弄得左云鹏也是大呼上当,说中了陆为民的奇兵之计。

  要和基层干部较酒,省委组织部这帮人还是差了点儿,就算是没有四女侠,曹振海、陈庆福这些都是八两酒以上的量,而林钧和朱小平弱一点,也是半斤酒不在话下。

  有四女侠纵横驰骋,几位男士倒是在夹缝中偷安了。

  一直到最后,陆为民才一人独上,和省委组织部几位领导逐一敬了一杯,都是对方随意他干了,这份豪气和大方倒是让省委组织部一帮人颇为满意高兴,起码陆为民作为市委书记,能够把态度摆得这么好,哪怕他们之前被秦宝华、张静宜这一帮女将灌得狼狈逃窜,但现在总算是把里子面子给捡了回来。

  酒足饭饱,左云鹏先行离开了,也幸好左云鹏没有留下来,否则陆为民还真不好离开,部里边其余几人有的有事也要离开,有的则在林钧、朱小平、陈庆福和曹振海陪同下找些娱乐项目去了,几位女士素来是不参与饭后的活动的,干脆四个女人自己安排自己去了。

  史德生以一百二十迈的时速把陆为民送到机场时,距离登机都只有十分钟了。

  ********************************************************************************************************************************************

  陆为民抵达酒店时已经是十二点了。

  当陆为民走进房间时,一眼看到躺在床畔的男婴时,陆为民觉得自己胸腔子里似乎有某个东西突然蹦了一下,从胸腔里抖落了出来,说不出的特别感觉。

  沉沉入睡的孩儿面已经过了最初出生时那种皱纹密布夹杂赤红的那种状态,显得格外安详而又沉静。

  陆为民就这样站在床前,静静的注视着,他甚至不敢附身,因为自己身上还有这一股子酒气,他担心熏醒了孩子,一种无比奇妙的热意洋溢在自己全身,看着身畔这个面颊丰润了不少的女人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幸福气息,陆为民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切冒险也是值得的。

  继续求几张推荐票,过了十二点又有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