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五节 阵营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五节 阵营


  秦宝华心中也叹了一口气,都是心灵剔透的精明角色,摇摇尾巴,都能知道你拉稀拉干,你林钧和朱小平平素就走的近乎,陆为民一来,你却摆出一副结阵自保的架势,你觉得陆为民能吃你这一套?

  地皮没练熟之前,暂时不理睬你,现在情况摸透了,地皮踩热了,你还想要坐等对方三顾茅庐式的示好拉拢,恐怕就得好好掂量一下你自个儿有没有诸葛亮的本事,现在局面是不是三分天下的格局了。

  不过秦宝华还是觉得现在宋州的局面是真心不错,如果能够避免内耗,能够齐心协力,最大限度的劲儿往一处使,精神都用在手里边的实际工作上,那怎么也要比撕破脸反目成仇要好得多。

  “为民书记,我是这样想的,老林和老朱两人也在咱们宋州干了好几年了,你也知道他们俩一个来自省委办公厅,一个来自省委组织部,理论基础扎实,现在实践经验丰富,用好了的确能成为你的得力臂助,我琢磨呢,可能是因为你的年龄原因,老林和老朱也许在面子上还有些搁不下,所以,嗯,保持了那么一点儿矜持吧,我的感觉大概是这样,如果咱们能多沟通多联络多交换一下想法,我觉得局面会更好一些。”

  这活儿要说真不该自己来做,这也不是市长的活儿秦宝华如是想,所以说得这么别扭难受。

  陆为民同样如此认为。本该是自己发挥主动性的,倒成了秦宝华来开导自己了。

  不过他倒不是很认同秦宝华的观点,如果与林钧和朱小平两人撕破脸。肯定会对工作有一些影响,这毋庸多说,但能影响到什么程度,也得要看自己的应对之策,另外陆为民也没有考虑过要彻底和二人撕破脸,那不符合斗争策略,斗而不破。边缘化对方,才是上策。

  当然秦宝华说得也有一定道理。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孤高傲岸了,以至于林朱二人觉得自己有些居高临下,心理上难以接受了?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陆为民倒是觉得这不是问题,礼贤下士三顾茅庐的事儿自己不是抹不下脸来。一样可以玩得很顺溜,关键在于林朱二人的心思在不在这上边,这是关键。

  陆为民觉得林朱二人和现在市委市府这一帮人的心思有些不一致,他们俩和自己与秦宝华这一帮人想的事情不一样,这才是问题关键。

  “宝华市长,你的意见我不认同,但是我接受,也会尽最大努力来尝试,不过我也有一些看法。想要和你探讨一下。”陆为民悠悠的道:“我觉得这些小细节恐怕都不是关键,关键还在于这上边。”

  看见陆为民拍了拍心,秦宝华有些不明白。

  “做事需用心。如果心思不在做事上,那么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无济于事。”见秦宝华仍然一脸疑惑不解的表情,陆为民淡淡的道:“我感觉,嗯,这纯粹是我的感觉。没有任何理由,老林和老朱的心思不在做事上。我所说的事,不是简单指一般性的工作,而是指我们的共同目标。”

  秦宝华盯着陆为民,要听陆为民的进一步解释,她有点儿明悟,但还想确证。

  “就我的感觉,起码我接触了我们市委市府班子,也包括区县一级很多班子成员,大家的心思都基本是一致的,那就是如何让我们宋州变得更好,让宋州老百姓收入更富裕,生活质量更好,生活环境更优美,城市更富有活力,这是我们一班人比较高的目标,或者说理想吧,我们也是围着这个目标而工作干事,如果再结合现实一些,那也就是把自己手中的工作干好,完成上级领导交办的各项工作任务,这算是比较普通或者低一层面的,再往后一层,就是如何玩好自己手中的权力,让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力量能体现得出来,找准机会谋求升迁,顺带也把手里工作干着,这种层面,也是我们一些官员干部的心思,而且还相当有市场。”

  陆为民的三个层面论让秦宝华心里悚然一惊,虽然陆为民没有明确指林朱二人属于那个层面,但是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其中的影射,很有点儿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决绝味道。

  “一二三层次,我们不能奢望人人都能达到第一层次,第二层次也是值得称颂的,第三层次,在我们现行体制下,我们也无法做到完全杜绝,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出于工作还只能相忍为国,但我想这绝对不能成为放纵和鼓励的理由,尤其是在一定高度上。”

  陆为民的话让秦宝华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才道:“为民书记,老林和老朱还不至于……”

  “我不特指谁,还是那句话,听其言,观其行。”陆为民摆摆手,“宝华,我们眼下手里的工作很多,件件都是有挑战性的工作,但是我感觉大家都能迎难而上,都乐于和敢于去面对和应对处理,而且也都有明确的目标,这就是我们宋州的希望所在,不想干的,趁早靠边,我动得了的,我就要动你,我动不了的,你也就自己知趣一些闪边儿上去,别影响我们干正事儿,你要不识抬举,那也许就真的是历史车轮要把你碾压而过了。”

  秦宝华目瞪口呆,她不知道陆为民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如此狂暴凶悍,流露出来的气势几乎就像是雷暴降临前的天空,要横扫碾压一切。

  “宝华,我觉得你说的也有道理,作为班长,我会再做一番努力,但我本人不看好这个结果。”

  ********************************************************************************************************************************************

  陆为民实在没有太多心思和林钧朱小平他们斗心思,但他攘外必先安内他还是明白的,林钧和朱小平不可靠,但是黄鑫林和霍廷江却必须要安抚好。

  黄鑫林的问题比较好解决。

  作为最早“投效”陆为民的副市长,黄鑫林的履历可谓最为丰富的,从最初黄俊青旗下的财政局长,照理说是应该被列入清洗对象的,但是此人却在尚权智时代以“技术官僚”的形式留了下来,后来在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还被陆为民代表尚权智“招抚”,担任了市长助理,只不过在童云松时代一度担任了市委秘书长,却未能进入市委常委,后来黯然转任副市长。

  据说之所以边缘化,究其原因也和华东软件园项目有一定关系,他不太看好这个项目,也提出了一些异议,虽然态度很委婉,但是在当时那个环境氛围下,无疑就有点儿刺耳了,童云松还算是一个比较讲“仁义”之人,没有把他彻底边缘化,而还是安排了一个副市长职务,换了尚权智甚至秦宝华,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过了。

  得到陆为民要来送宋州时,黄鑫林就主动靠拢,对于黄鑫林的能力陆为民还是认可的,是个多面手,只是黄鑫林在性格上稍软,在目前的位置上还是很称职的,而黄鑫林的也不像有些人野心太大,所以陆为民一番谈话之后,黄鑫林也能明白陆为民的苦衷。

  陆为民也很坦然的告诉黄鑫林,郁波是要到经开区去扛大旗,难度很大,很有挑战性,而谭伟峰作为苏谯县委书记,也需要一个身份来把苏谯发展带上正轨,这些话都是客套话,但是陆为民有一点却说得很明白,他不想打破目前市里的格局,他认为目前市委市府格局是适合全市发展的,一切人事变动安排,都需要服从目前全市发展大局。

  当然陆为民对于黄鑫林也很明确的告诉他,对他黄鑫林,陆为民他有自己的安排。

  有些话不需要说透,更重要的是要看对方是否能够真正信任你,而黄鑫林对陆为民的信任度却足够。

  霍廷江的情况要稍微复杂一些。

  事实上如果单论交情,霍廷江应该是和陆为民最早的一批干部了。

  从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接手市里几大纺织厂的改制开始,陆为民以麓山集团为载体,开始推动全市纺织系统企业的全面整合,让当时麓山集团还是属于麓城县的集体企业,经过改制,新麓山集团改造成为股份制企业,同时兼并了市里的几大纺织厂,成为整个昌江乃至华东地区的纺织龙头企业,和山东魏桥并称中国纺织企业两大巨头。

  从那个时候开始陆为民和霍廷江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但是随着苏谯和遂安的崛起,麓城战略地位开始下降,霍廷江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也只停留在了比较密切的这个层面上,在没有进一步深化,而反倒是秦宝华到了宋州之后对霍廷江颇为欣赏,关系迅速密切起来,也才有了霍廷江升任副市长。

  第一更,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