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六节 校庆邀请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六节 校庆邀请


  莫怀强有些感慨,陆家四状元,在十年前就已经是195厂里被传为一段佳话了。

  现在个个都更不简单,陆拥军清华大学毕业,好好的红旗机械厂车间副主任不干,辞职下海,现在在开发区搞了一个规模很大的私营企业,生产汽车配件的,据说资产起码是几千万。

  老二陆志华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都说早年那个补精益髓液就是陆志华搞出来的,后来卖给了三株,据说卖了几个亿,虽然这里边免不了有些夸大,但是由此可见那个貌不惊人的陆家二女的本事了,现在虽然不太清楚陆志华在干什么,但是听说陆志华花了好几百万给陆家老两口买了别墅,但是老两口去住了几天之后不适应,最后还是回来了,由此可见陆志华也一样不同凡响。

  至于说老三陆为民,也就是自己这个学生了,当初靠上岭南大学就是一匹黑马,自己当时预计他的成绩顶多也就能上一个昌江师范学院,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超水平发挥,考上了全国重点的岭南大学,很是出了一把风头,这也罢了,大学毕业之后本来说是要分回195厂的,没想到临时出了点儿状况,却被分回了他户籍原籍地黎阳地区的南潭县——陆为民母亲户籍所在。

  大家都为此扼腕不已的时候,这家伙却又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飞上枝头变凤凰,给地委书记当秘书,后来又下到县里开始,县长、书记就这么一顺溜的干了起来,虽然丰州那边的县份都是些穷乡僻壤。但是毕竟那也是县长书记啊,处级干部,在195厂里又有几个?更何况陆为民那时候也不过二十七八岁,怎么就能当到县长书记这一角?

  后来的故事就越发惊世骇俗了,到宋州当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后来变成常务副市长,莫怀强虽然对地方官场上的东西不是很懂,但是也清楚作为副厅级干部的市委常委是什么概念,去年得到最新消息是陆为民居然到丰州去当市长了,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偌大一个195厂。副部级单位,除了党委书记和厂长,也就是现在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是副省级,而其他副厂长都还是正厅级,而这些副厂长们那个不是在厂里拼搏奋斗了几十年。低于四十五岁的基本没有,而陆为民才三十五岁居然就是正厅级干部了,而且按照外边的说法,地方上的正厅级比起国企上的正厅级只高不低,一般国企的正厅副厅如果要到地方上去任职,都还要打折扣。

  或许陆家四个子女中就是老四陆爱国要稍微跳脱一些,据说这家伙也是大学毕业之后四处游荡,在多个大型外企里边干过。经常跳槽,也很少回昌州,莫怀强也曾经教过陆爱国一段时间。但不是班主任,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过这个昔日的学生了。

  替莫怀强把茶倒满递到莫怀强手上,莫怀强才从感触中回过味来,“为民,老师今天是来找你有点事儿,本来以为你不在家。给你爸说一声让你爸转达,没想到你却赶回来了。”

  “莫老师。您说,我听着呢。”陆为民是知晓自己这位有些清正孤高的老师脾性的。若是为自己私人事情,他铁定不会这么登门,就算是要找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思想斗争才能开这个口,看他这个架势,应该不是他私人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为民,你也知道我们195厂子弟校已经交给市里边了,现在改成第五十五中学了,今年是我们195厂子弟校建校四十周年,学校准备在十二月十日到十二日搞一个大型校庆活动,现在校庆活动学校里也正在积极筹备,其中也有一项工作就是邀请我们195场子弟校校友们回来,……,你现在也算得上是我们195厂子弟校的杰出校友,包括你和你大哥、二姐以及你弟弟,都应该算得上是我们学校里走出去的人才,当初你们一家四个孩子都是给我们学校争了光,所以学校专门让我来邀请你们家四位到时候来参加学校的校庆活动,……”

  莫怀强一开口,陆为民已经明白了意思。

  195厂子弟校也就是现在的昌州市第五十五中学要办四十年校庆活动,而校庆活动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要邀请所谓学校的杰出校友回校参加活动,这个杰出校友的评定大概也就是以这位校友目前的社会地位、经济实力来作为评定标准,能让莫怀强专门找上门来找自己,肯定也是因为自己目前的身份。

  对这个情况陆为民还是能理解的,这也是各个学校在举办这一类校庆活动的通行做法,能够把这些从自己学校里走出去的“杰出人士”请回来,参加一些活动,对于提升学校形象,甚至获得一些资源,都有很大的益处,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学校对搞这些校庆活动乐此不疲的原因。

  “莫老师,这种事情哪还能劳您专门跑一趟?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我的电话您应该有才对,没有,那您问一下我爸不就知道了,行了,我知道了,到时候一定到,我姐和我哥还有爱国那边我都负责通知到,不过我们可不算什么杰出校友,就是为了来祝贺一下母校的四十年校庆。”

  陆为民也知道莫怀强肯定也是受学校领导的安排,自己自打离开195厂之后,和195厂的联系反而不多了,除了偶尔在一些场合会遇见现在的厂党委书记、厂长郭征,还有一些联系外,厂里其他人他基本没有联系,同时回195厂的时候也不多,所以也越来越脱离于这个圈子了,一直到今天莫怀强找上门来,似乎才让自己意识到自己也曾经是195厂的一份子。

  “为民,你也别谦虚了,你都不算我们学校的杰出校友,那谁还敢说他是杰出校友?学校里都认真算了算,我们厂子弟校里走出去的副部级干部还一个都没有,正厅级干部倒是有三个,其中就有你,还有两位,你也熟悉,姚放,现在是咱们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还有一位不是厂子弟,是街上的,但是是在我们195厂子弟校读的书毕业,考上了北大,后来留在京城里了,现在在发改委担任领导职务,好像是在基础产业司,叫谢增平,你可能不认识,比你们要高好几届,嗯,比姚放都要高两届,80年毕业考上北大的。”

  莫怀强这一介绍倒是颇出陆为民的意料,他没想到195厂子弟校居然还出了这样一个牛人,以前可是真没有听说过,可能这也与对方不是195场子弟有很大关系,一般说来子弟校是不招收街上的学生,但是也有例外,像这个谢增平大概就是特例,而且这个特例居然还考上了北大,那年头能考上北大,那真的称得上是牛人。

  “哦?这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一次他也要回来?”陆为民来了兴趣,如果是基础产业司的人,那么这倒是一个结识的好机会,虽说80万吨乙烯项目不属于基础产业司这一块,但是长江二桥和垆头机场都要牵扯到基础产业司这一块,尤其是长江二桥,拖了这么久,如果能走这个关系,加快推动,那也是一件大好事。

  “应该要回来吧?”莫怀强也不确定,“我没有教过他,联系他也不是我,不太清楚,不过学校就你们这几个厅级干部,恐怕肯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邀请你们回来才对。”

  ********************************************************************************************************************************************

  送走了莫怀强,陆为民回到家里,还在琢磨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学长”谢增平,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父亲却开腔了:“三子,莫老师可能还找你有事。”

  “找我有事?”陆为民愣了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没有吧?我刚才送他出去,他也没说啊。”

  “你们莫老师的性格你还不知道?脸皮比女人还薄,你又心不在焉的样子,他能开得了口?”陆宗光没好气的道:“多半是他们家莫萏的事情。”

  “莫萏怎么了?”陆为民一怔,他对莫老师的这个独生女儿可是印象很深,十多年前为救莫萏和姚平对掐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具体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是上个星期我看见莫萏从她家里冲出来,哭着跑了,莫怀强站在门口,脸色很难看,这是人家家里私事儿,我也不好多问。”陆宗光叹了一口气,似乎也有些矛盾,“三子,莫老师对你那么好,有什么事情你能帮忙的帮一把。”

  求几张月票,冲击400票这么难么?俺还在指望500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