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八节 故事重演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八节 故事重演


  陆为民知道其实这不能怨吴健,实际上像这种事情外人随便插手,反而会让事情更糟糕。

  莫家父女都是这种性格,而莫萏还在昌大附中教书,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中间还有一个孩子牵挂着,一日夫妻百日恩,这里边的纠葛不是外人能完全搞明白的。

  但是吴健说的情况他也大致了解了,无外乎就是那个垃圾先是和莫萏结了婚,然后却又为了攀附权贵——无忧区的区委副书记而抛妻离子。

  昌大附中属于无忧区教育局管,前世陆为民担任过无忧区的代区长,很清楚昌大附中是2000年从市教育局管辖下移交给无忧区教育局的。

  当然昌大附中比较特殊的是它是昌江大学的附属中学,有昌大这个大树在背后,市区两级教育机构在理顺体制上还有一些难度,前世中这个体制彻底理顺要到2008年以后去了,现在应该属于昌大和无忧区教育局双重领导,也正在由昌大为主转为无忧区教育局为主的这个趋势中。

  “那现在该怎么办?莫萏是什么想法?”陆为民又抿了一口气橙汁,淡淡的问道。

  吴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莫萏拒绝自己的帮忙,甚至认为自己只会帮倒忙,也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这些事情,尤其是对195厂里边的人更是守口如瓶,就是不愿意让厂里人看笑话,莫老师要强了一辈子不求人,结果却落得一个这样的结局,委实让人心酸。莫萏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坚决不肯把事情闹大。

  “为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办,莫老师是要强好面子的人。女儿这样,莫萏现在也还在学校里教书,那个男人又是教导主任,现在还攀上了无忧区当官的,据说很有可能要提拔为副校长都有可能,莫萏现在心里肯定很苦。但是她却还得要撑起,所以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吴健挠着脑袋苦着脸道。

  陆为民沉吟不语,父亲说了莫老师好面子不肯开口,莫萏也体着她父亲的性格,前世中莫萏被姚平给毁了。变得破罐子破摔,但是今世莫萏逃过了那一劫,却未曾想到还是在婚姻感情上出了状况,只是现在情况已经比前世好许多了,起码莫萏没有破罐子破摔,依然高傲的昂着头,哪怕内心再苦,起码这口气没有输没有散。

  不说莫老师对自己如何。就凭这一点,陆为民也得要帮莫萏一把。

  “你给莫萏打电话,我没莫萏电话。就说我回来了,我请她吃饭。”陆为民想了良久,这才缓缓道。

  吴健苦着脸点点头,拿起电话,拨通,“莫萏。我是吴健,别挂。为民回来了,他来和你说。”

  接过吴健的电话。陆为民沉声道:“萏萏,是我,你大民哥,……”

  ********************************************************************************************************************************************

  陆为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几年不见,这莫萏怎么就大变样了,这性格一下子就拗成这样,怎么说都说不通了。

  沈培新今晚要在这里吃饭,嗯,沈培新就是莫萏前夫,北师大中文系毕业的,比陆为民还高一届,昌州二中高85级的,家是昌发集团普通工人家庭,高中就是高材生,北师大毕业回来分配到昌大附中,一步一个脚印硬生生干起来,年级组长,教研组长,校团委书记,学生处副主任,最后干到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上,十三年时间,的确是个人物。

  追莫萏也追了两年才算追到手,但是谁知道这份感情来得不易,缘分要断却是如此脆弱,还在才两岁就离了,不为其他,就因为学校里新调来的女团委书记看上了他,而据说她叔叔是无忧区委副书记。

  那莫萏的话来说,沈培新在喝多了之后和她说了实话。

  他其实并不喜欢那个女人,但是他已经三十六岁了,奋斗了十三年,才当上了教导主任,距离副校长也就是一步之遥,但是现在昌大附中逐渐从昌大移交给区教育局来管了,他虽然年轻,但是时间也不等人,要上这一步很不容易。

  人人背后都有后台背景,唯独他是一步一个脚印干起来的,他家里没有一个人哪怕当上一个科级干部,而他能提拔到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上除了他自身努力外,也全靠前任老校长的青睐,可老校长已经退下去了,他现在的位置很尴尬,现任校长对他不是很感冒,他面临着生存危机。

  所以他不得不选择,他希望莫萏能等他,他说他会回来的。

  “你信么?”陆为民淡淡的问道,他突然想起一句话,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似乎也是前世中网络上的一句名言,遇上这样的奇葩男,居然敢为了这样的目的向自己的前妻提这样的要求,陆为民真的觉得有些无法理解这个男人凭什么自我感觉如此良好。

  他觉得自己在感情上已经够无良了,但是如果要和这样理直气壮要求前妻等自己而他还要理直气壮的去为了升官进爵而娶另外一个女人的男人相比,他觉得自己还逊色了几个层次。

  “我不知道自己该信还是不信。”莫萏已经过了最初的痛不欲生那个时段了,此时的她也许被太多打击和痛楚弄得麻木了,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性。

  “嗯,的确,你可能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但是我可以说能说出这样话的男人,无论他的话可信不可信,感情可信不可信,但是他的品性却绝对不可信。”陆为民冷酷的道。

  他不知道莫萏是否还有些留恋夫妻情分,尤其是在还有一个孩子的情况下,但是如果不果断的帮助莫萏斩断这段孽缘,那么那个男人会给莫萏带来更多的伤害和无尽的痛楚。

  “品性绝对不可信?”被陆为民毫不客气的话语狠狠的敲击了一棒,莫萏一时间有些失神。

  似乎记忆中很多细碎的东西又开始浮现起来,甜蜜的恋爱和新婚的迷醉似乎让原来很多细节都被幸福的膏腴给掩盖了,而随着婚姻的失败,现实的冰水慢慢讲那份虚华的膏腴冲刷掉,有些隐藏在膏腴下的丑陋才慢慢暴露呈现出来。

  连品性都不可信的人,那有还有什么值得可信?

  良久,莫萏才缓缓摇摇头,“大民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你放心,经历了这么些事情,我已经看明白了很多东西,沈培新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大略能看出一二来,不过我会坚持我的原则,孩子的生活费他必须要付,我会去找他。”

  陆为民无言以对,他从莫萏眼神中看出了些许悲凉和愤怒,也还有一些不甘和绝望,也许是她早就看出了一些什么,只不过却始终不愿意正式和面对,或者就根本是在逃避,当自己把这层皮撕下来时,剧烈的刺痛感才让她真正清醒过来,同时又充满了绝望愤怒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充斥着头脑,很危险。

  “萏萏,这种人你没有必要太去计较,……”陆为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对方,“你还要在学校里工作生活,日后有的是机会,他既然今晚有应酬,你去找他固然可以伤害他,但是也一样会损害你自己,你明白么?我说了,有的是机会,萏萏,你听我的,……”

  陆为民很是烦恼,莫萏固执起来也一样让人无解,沈培新这会儿在锦江大酒店有应酬,莫萏非要在这个时候去找对方,虽然陆为民也很希望看到沈培新当着他们领导的面扫面子,但是陆为民知道无此必要,莫萏受伤害会更大,以这种方式,只会让其他人把过错归咎于莫萏身上。

  ********************************************************************************************************************************************

  劝阻不了莫萏,陆为民只能和吴健陪着莫萏去锦江大酒店。

  陆为民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怎么会卷入这样的事情中去,仿佛自己又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时候,想想那一晚自己和萧劲风心急如焚的去卡拉ok厅里四处寻找被姚平灌醉了的莫萏,千钧一发的时候才救下了莫萏,没想到十多年之后,自己和吴健似乎又要重复同样的故事。

  奔驰g400停在了锦江大酒店的停车场,陆为民和吴健本来打算要陪一意孤行的莫萏上去,但是被莫萏断然拒绝,莫萏显然不愿意让他们俩看到自己这一面,固执的独自进了酒店二楼。

  第二更,我继续努力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