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九节 短兵相接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九节 短兵相接


  陆为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就是一场大吵大闹,也许就是无声的僵持,也许还是舌剑唇枪的冷嘲热讽,陆为民能感觉到莫萏内心的愤懑憋屈,她需要一个宣泄的机会,似乎今天就是。

  她的前夫,沈培新今天有公务接待,昌大附中几位校领导宴请无忧区教育部门和区里的领导,莫萏试图用这种方式来迫使对方屈服,支付孩子的生活费,但陆为民并不认同这种方式能有多大意义。

  既然已经没有了感情,又何必这样互相伤害,但是不能不说沈培新的品性太过于下作,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也就罢了,居然还能以这样理直气壮的方式要求莫萏等他,陆为民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的心理,为了一顶官帽可以放弃一切底线,骗了一个女人,再骗一个女人,而且还想以孩子的生活费这样的方式来继续霸占一个女人,这样的人无论是才华有多高,都让人无法接受。

  陆为民和吴健就这样百无聊赖的坐在车上傻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相信已经成为世纪风华在昌州这边负责人之一的吴健也一样,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坐在车上等一个女孩子上楼去讨个说法,听起来都觉得荒诞。

  看了看表,已经是六点四十五了,莫萏已经上去了二十分钟,有什么话要说也该说完,要撕破脸也该撕破脸,无论能不能达到目的,也该差不多了,莫萏之所以不愿意让陆为民和吴健与她一块儿上去,就是怕被别人看见说闲话。尤其是前夫和那个女人也还在,没准儿嘴巴就要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来,一方面污了陆为民的名声,另一方面也的确容易引发不知情外人的怀疑。

  “吴健,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帮莫萏?”陆为民也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可是这是在昌州,而不是宋州,而且还牵扯到别人家事,其中更有孩子牵绊不清,再加上莫怀强莫萏父女的要强的个性,陆为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帮助对方。

  吴健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下意识的挠了挠脑袋,“为民,这要看莫萏自己了,如果真的打算撕破脸,那就简单。甭管那姓沈的什么来头,要废了他都是易如反掌,但是你看莫萏这情形,感觉她是要争这口气,发泄内心的愤懑,而不是其他,反正我有些搞不懂莫萏心里想什么。”

  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莫萏的情绪很不好,甚至有点儿歇斯底里。陆为民的感觉是长时间情绪受到压抑和撩拨后的双重刺激而导致她情绪有些不正常,心里边憋着一口气,就像她说的那样。真没有想到几年的感情还加上婚姻和孩子居然顶不上一个副校长的官帽子,她真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甚至一直希望这不过是一场梦。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当那个男人告诉莫萏希望莫萏等他,等他坐上甚至校长位置之后,她觉得梦醒了。这个男人提出的要求的龌龊程度让她觉得以前自己简直就是瞎了眼,她无法想象自己怎么会和这样卑劣腌臜的男人同床共枕几年。这甚至比对方为了官帽子抛弃自己更让人无法接受。

  “我上去看看。”陆为民实在坐不住了,“该怎么怎么着。纠缠下去有害无利。”

  “我和你一起上去。”吴健也松开安全带。

  “算了,我估计莫萏也不希望太多熟人见到。”陆为民摇摇头。

  吴健也知道自己和莫萏之间的关系不比陆为民和魏德勇、齐镇东他们,那时候莫怀强是最喜欢魏德勇和齐镇东的,因为魏德勇和齐镇东成绩最好,也最得莫怀强看好,其次才是陆为民,那时候陆为民成绩只能算是全班中等偏上,而靠上岭南大学算是超常发挥了,当然在靠上岭南大学之后,莫怀强对陆为民也变得很喜欢了,像每年陆为民他们几个放假回来,莫怀强都要把这几个得意门生叫到自己家里去聊一聊。

  但像他和萧劲风这样成绩落后调皮捣蛋的差生,莫怀强并不太喜欢,当然为人师表,却也没有太偏见,只是对自己几个得意弟子更为看顾罢了,这么一来二去的,莫萏与陆为民、魏德勇和齐镇东他们几个的关系就要密切得多。

  说实话,若不是萧劲风离开昌州时专门叮嘱了吴健要帮忙看顾着莫萏,吴强恐怕也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

  “那行,我就在车上等着,有啥你就给我打电话。”吴健一脸郑重其事的表情倒是让陆为民有些好笑,“能有啥事儿?难道说还要动武不成?好歹也是几个有身份的人吧?”

  ********************************************************************************************************************************************

  锦江大酒店陆为民来过几回了,并不陌生,算得上是昌州老资格的星级酒店,从三星到四星,再到五星,一级一级升上来的,来这里用餐的官面上的居多,省市区几级都有,陆为民也在这里吃过几次饭,觉得这里服务水平挺不错,虽然建筑旧了一些,但是反而更有韵味。

  酒店分成了两片,一半是住宿部大厅,正对着停车场,而侧面则是餐饮部,餐饮部大厅很大,包括西餐厅、日式餐厅和最大的中餐厅,而在二楼则是中餐包间,虽说现在西餐和日餐都比较流行,但是在官场上主要还是以中餐才能显得正式。

  陆为民没有走电梯,而是直接沿着旋转楼梯上了二楼,沿途的礼仪小姐很有礼貌的询问他有没有订座或者要到哪里,陆为民都只能回答二楼找人。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独自一人进入酒店的情形了,好像已经习惯了进这些场合前呼后拥,一大堆人簇拥在周围,前边有人领路,门次第打开,像今天这样一个人优哉游哉的独行,既没有人迎接出来,也没有人相陪左右,实在很少见,也让陆为民也很有新鲜感。

  二楼的走道呈现出一个“t”型,直走会是小包间,一般说来六到十二人之间的包间都会安排在那边,而向右则是大包间,主要接待超过十六人以上的客人,也还有几个大型圆厅,可供三到四桌人共用。

  值得称道的是二楼每一间包房都有一个折向的门厅,这样既可以避免大门直接对着走廊,又可以在客人未到齐之前让门打开,接待人员在门厅处,让后来的客人不至于找不到位置而感到尴尬。

  走廊异常宽阔,采用木质回力地板铺上一层厚实的地毯,踩在上边异常舒适,陆为民犹豫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莫萏去了哪儿,但是他估计莫萏是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的,只是这个场合,他总不能去挨着挨着查找,原本以为莫萏应该是在某间包房的门厅处,但走了一段却都没有发现。

  走廊里的接待小姐们都注意到了陆为民,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陆为民,虽然搞不明白陆为民找不到地方为什么不打电话,但是都还是保持着礼貌,直到一位领班模样的女子疾步前来:“先生,请问您是找人还是……?”

  “呃,找人。”陆为民也有些尴尬,找人却不知道在哪里,这怎么找?

  “请问他们在哪一间?您不知道?那能问问是哪个单位的么?”领班很有耐心和礼貌,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可能是教育系统的吧?”陆为民不太确定,“昌大附中的,有么?”

  “有,请您走这边儿,他们在这边。”领班小姐略微犹豫了一下,似乎是觉得陆为民不太肯定的语气让她有些犹豫,但是又觉得陆为民气度不像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角色,所以还是举手示意请陆为民跟随她去。

  ********************************************************************************************************************************************

  当陆为民跟随着领班小姐走到侧面的惠灵顿包房时,就听到了一个有些低沉压抑的声音似乎是在警告着对方:“萏萏,你购i我马上离开,你知道我今天有重要的接待,你是故意来找碴儿的?我告诉你,这是学校的公务接待,影响了工作,对你没有好处!”

  “沈培新,你觉得我是来找茬儿的么?我不该来找你么?菡儿的生活费你给过几个月?你能安之若素的在酒店里大吃大喝,就没有想过孩子吃什么喝什么?”莫萏的声音像是从北极冰山的罅隙里飘出来,说不出的森冷:“我能影响得到你么?你怕么?”

  第一更求票!悲催的十来票,这么少么?我继续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