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节 前世今生的交织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节 前世今生的交织


  “够了,莫萏,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今天我有事。”有些蛮横而暴躁的打断对方的话头,男声显得有些阴戾,“这样做没有意义,我也不容易,你知道的。”

  “沈培新,你别把人心都想得和你一样,我只是要拿回菡儿的抚养费,这是我们离婚时候协商好的,三个月了,一千二百块钱对你真的这么难么?”莫萏眼睛里的冷意几乎要让人冰冻,但是对于她对面这个男人来说,却无济于事,“莫萏,我会给的,但是要等一等,我和你说过的,我们还需要好好谈一谈,很多事情。”

  “行了,沈培新,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已经想通了,我和你之间,除了抚养孩子的义务,在没有其他任何瓜葛,请你自重。”莫萏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两句话来。

  “没有任何瓜葛?”男人阴笑了起来,“萏萏,我还是菡儿的父亲吧?你忍心她就一辈子没有爸爸?我给你说过了,我和吴倩只是……”

  陆为民还没有走近,还没有看到两个人,心里就已经在叹息了,这个男人显然很清楚莫萏的一切,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他似乎很确信莫萏拿他没有办法,夫妻情分,孩子,还有莫萏需要继续在学校里工作生活下去,需要顾及名声,这一切似乎都成了对方拿捏莫萏的底气。

  “萏萏,还没有好么?”陆为民知道其实这个时候自己并不合适出面,但是他却无法容忍这个男人在那里恣意羞辱莫萏,对于一个曾经是自己妻子的女人,是自己孩子母亲的女人。这个男人的表现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陆为民还是第一次看见莫萏的前夫,不得不说这家伙生得一副好皮囊,起码是一米七八以上的个头,头发油黑,面庞红润。眼眶略深,鼻梁高挺,尤其是那一张阔嘴,肩宽背厚,一袭淡灰色的西服穿在身上,很有点儿走秀男模的架势。解开的领带和纽扣反而多了几分潇洒的气度,再有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巴,难怪莫萏能迷醉在这个男人身上。

  “你怎么来了?”莫萏脸色微变,虽然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但是莫萏还是下意识的不愿意引起误会。

  “你是什么人?”男人目光陡然变得精芒绽放。直视陆为民的脸上,狐疑中略带阴狠,“莫萏,他是谁?”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只要我是一个人就行了。”陆为民实在忍不住要刺对方一句,“就怕有些人穿上衣服不说人话,不干人事儿。”

  沈培新脸上微微变色,能年纪轻轻干到教导主任位置上。沈培新当然不单纯,略微一打量就觉察出陆为民身上不一样的气息,所以陆为民虽然言语可恶。但是他却没有马上爆发,“你是莫萏的朋友?哦,莫萏,这就是你的新男朋友?挺快嘛,我说呢,……”

  “沈培新。你少在那里胡说,你自己龌龊。就把别人也想得那么低贱?”莫萏气得脸色煞白,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哦?我龌龊?真看不出你这么纯洁干净。怎么还跟我同床共枕这么些年呢?”沈培新语气更冷厉,恶狠狠的盯着陆为民,“别在人面前装可怜,谁也不比谁干净。”

  陆为民心中暗叹,这男人狠下心来的确不是女人能比的,句句诛心,看见莫萏脸色青白,珠泪盈眶,陆为民心中也是说何苦来哉,非要把男人最丑陋最肮脏的一面都要暴露在面前,让自己彻底绝望心里才踏实?

  门厅内门突然打开了来,一个姿容不俗的年轻女人探出头来,看见莫萏之后脸色骤变,冷若寒霜,走了出来,顺手把门带上,“培新,怎么回事儿?我叔叔和金局长他们都等着呢,刘校长都生气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小倩,你先进去,我和他们说两句就好。”见年轻女人脸色难看,沈培新赶紧解释,“你先进去吧。”

  “莫萏,你是来找培新的?听说你这段时间经常找培新?”年轻女人眉毛一扬,看着莫萏:“以前也就罢了,我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今天我可以正告你,以后少来找我们家培新,我和他昨天已经领了证了,所以请你自重。大家都是学校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学会面对现实,你条件要说也不算太差,何必要做这些徒劳的事情呢?”

  “吴倩,我是来找沈培新,但是我找他是有原因的,……”没等莫萏话说完,女人已经打断了莫萏的话:“我知道,不就是找培新要钱么?什么一会儿小孩生病了,一会儿家里有没有人照顾了,大家都是女人,都明白怎么回事儿,你这样纠缠培新没有意义,培新他都和我说了,既然你们已经离了婚,就说明你们之间没有缘分了,我和培新已经结了婚,如果你再这样继续纠缠下去,很不道德,我不希望闹得太大,这样对你不好,你也还要在学校里工作生活不是?”

  莫萏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沈培新居然用这样一番说辞来诋毁自己蒙骗吴倩,看见泰然自若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莫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走上前去,狠狠的一记耳光抽在这个昔日自己瞎了眼一般看上的男人脸上。

  “咦,你怎么打人?太猖狂了,太放肆了!”见自家男人被打了一个趔趄,女人一下子不依不饶了,一把揪住莫萏的头发往下拽,就要把莫萏拉倒在地。

  陆为民本来一直想要冷眼旁观,然后劝着莫萏回去之后再说,但是这会儿他却无法袖手旁观了,一个箭步上前,很干净利落的抓住那个女人揪住莫萏头发的手腕,微一用力一捏,对方身体一软,差点瘫在地上,顿时就像杀猪般的惨叫起来,

  这个时候门厅内门一下子打开了来,几个男人走了出来,看见乱成一团的门厅,当先一个男人目光落在尚未来得及松手的陆为民身上,“放手,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打人?小周,给霍振阳打电话,说锦江大酒店二楼惠灵顿包房有人打人,让他立即安排人过来!”

  陆为民松开了手,女人就是倒在了地上,凄惨的叫了起来,“叔,我的手动不了啦,被这个野物扭伤了,……”

  “不准他走!”居中的男子四十来岁,一身凌厉的气势,微微喷着酒气,灼灼的目光落在陆为民和莫萏的身上,嘴角浮起一抹凶悍的笑容,“行啊,居然有人敢在锦江大酒店来行凶,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保安呢?还不先把这个人抓起来,等到一会儿警察来了交给警察!”

  在陆为民和那个女人抓扯起来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女性领班已经忙不迭的上来劝架了,只不过她的动作慢了一些,陆为民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把那个女人的手逮住,然后就是鬼哭狼嚎,一地鸡毛。

  保安们来的速度很快,不愧是五星级酒店,几乎是在那个男人叫嚷的时候,保安就已经到位了,只不过他们也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站在一旁,把双方分开。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把这个家伙抓住,待会儿警察就来了!别让他跑了!”气势很足的男人狠狠的瞥了陆为民一眼,这才把目光回到已经被沈培新扶起来的女人身上,“小倩,怎么样?”

  “叔,我的手动不了啦,肯定伤了骨头,痛!”女人眼泪汪汪,似乎都快要站不稳了,不是沈培新扶着,几乎又要瘫倒在地了。

  “没事儿,待会儿上医院,等警察来了,把这个家伙交给警察你就去意愿。”男子恶狠狠的叉着腰,“妈的,无忧区这块地盘上要翻天了?!”

  陆为民没有说话,但也没有退缩,只是很沉静的把莫萏拉到了自己这一边,站在了一旁,对方的目光投射过来,他也只是淡淡的回望,不过他怎么觉得这家伙似乎有些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家伙。

  “耿书记,霍局长说他的人马上就到。”一个秘书模样的家伙在他身边小声道:“就近的一组巡警就在酒店门外,马上就进来。”

  “好。”姓耿的男子狠狠的剜了陆为民和莫萏一眼,陆为民觉得对方似乎还在莫萏身上停留更久一些,那个耿书记的称呼似乎勾起了一点儿什么,姓耿的人不多,自己印象中好像……,对了,耿昌杰?就是这家伙,陆为民心里豁然开朗。

  他想起来了,前世中他见过这个家伙,不过是在监狱里,当时自己已经是无忧区的副区长了,区里组织副处级以上干部去监狱搞现场警示教育,听服刑犯人现身说法,就有这个耿昌杰,这家伙是哪一年出的事儿?2006还是2007年?

  陆为民记不清楚了,但是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这家伙因为受贿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被判了有期徒刑十三年,那一次自己一行人去,这家伙一身囚服,现身说法足足讲了四十分钟,他印象很深。

  第二更求月票,太稀少了,能多给两张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