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一节 对面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一节 对面


  陆为民甚至还知道这家伙涉黑,只不过涉黑的情况是另案处理了,没有报道。

  大概也是当时的昌州市委觉得一个堂堂的区委副书记,正处级干部,受贿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也就罢了,居然还涉黑,太给昌州市委抹黑了,所以要求法院在审判宣判的时候一笔带过,当然罪刑也没轻松了,一样加了进去。

  而每一次无忧区委进行廉政教育的时候都要把这个家伙的事例拿出来作为典型事例来举一反三,提醒大家不要走错了道,陆为民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今世中的这个家伙,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相遇。

  不过陆为民后来在无忧区任职期间也听说过,这个耿昌杰在手底下很有一帮人,这家伙原来担任过街道办主任、书记,后来又担任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最后才升任了区委副书记,资历颇深不说,也和当时的昌州市委某位领导关系密切。

  耿昌杰在担任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期间,很是在无忧区公检法系统里安插了一些心腹,所以市里边在查处他涉黑的问题上也是很花了一些心思,不少问题都没有能真正查实,主要还是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对其进行了处理。

  ********************************************************************************************************************************************

  警察来得很快,五分钟之后,一组四个人就上了楼,春秋装外加武装带。还有写着执勤两个字的红袖套,还像那么一回事,过来之后,看见耿昌杰之后,还敬了一个礼。耿昌杰咧着大嘴,似乎很是满意。

  “怎么一回事?”领头的警察扫了一眼陆为民这边的两人,基本上能确定当事双方,看了看双方的态势,知道没有大的问题,语气却还算客气。

  “警察同志。我们在这里用餐,但是这两个人却无端打上门来,打了我丈夫,而且把我给打伤了,你们马上把他们两个抓进去。好好收拾一顿!”看见警察来了,那叫做吴倩的女人立马就跳了起来,姿态夸张的叫嚣着。

  耿昌杰显然要比女人聪明得多,只是平静的道:“警察同志,这两个人是来寻衅滋事的,我们在这里用餐,他们却找上门来,我不知道他们的来意。这一点你们要把他们带回派出所去好好审查一下,一定搞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

  警察对于这种事情大概也有些经验了,领导交办的。而且是一把手交办的,一看就知道没啥大问题,无非就是把对方带回派出所去杀杀威风,这边涨涨志气,这种事情他们也处理挺顺溜了,有没有啥真的伤。弄不好还是那边理亏,回去批评教育一番。留置一些时间,让领导消消气。顺带这敲打一下这边,让他们别不识趣,学会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行了。

  “不行!叔,培新被打了,我的手,你瞧瞧,都抬不起来了,伤得不轻,一定要把他们好好处理,打我这个男人必须要拿去拘留几天,让他明白有些人是他不能惹的!”女人又不出所料的跳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叫嚷着:“看看我的手,绝对上了筋骨了,都抬不起来了。”

  带队警察目光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耿昌杰,看到耿昌杰微微点头,这才不慌不忙的把目光落在陆为民和脸色发白的莫萏脸上:“两位,把你们身份证拿出来,另外也要请两位到我们灵官庙派出所走一趟。”

  “警察同志,只看我们俩人的身份证,只是我们两人去派出所么?为什么不检查他们这几位的身份证?他们不用去派出所?”陆为民也好整以暇的迎着警察的目光,淡淡的道:“这发生纠纷不能只听一边的说辞吧?要去是不是大家都该去派出所?都该把身份证拿出来登记?这里还有那么多服务人员应该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我觉得她们的证言才是最客观公正的,只要外界不要给她们施加压力,她们完全可以客观公正的反映当时的情形,警察同志,你说是不是?”

  警察也没有想到陆为民这么难缠,根本不说去不去,而是直接拿自己的出发点来说话,可局长说有领导在这里被骚扰挑衅,只让自己带人来把人带回去,这个把人带回去可没说要把领导那一方的人带回去。

  如果真的有问题也就罢了,可是搞了这么多年公安工作,一看就知道这纯粹就是一个纠纷,至于说什么伤害和寻衅滋事,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而且他看得出来,这一男一女,女的也就罢了,男的绝对也不是善男信女,这事儿处理不好,还得要把自己给绕进去。

  “你们打伤了对方,人家报警,请你们配合我们工作,跟我们回所一趟,把问题说清楚,有什么,到派出所都可以说得清楚,至于说旁观证人我们会留人下来调查了解。”带队警察也不是新人,对于处理这一类事情他还是要有些经验的,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去派出所没问题,可你可以先问问旁观证人,我打上了她,用什么打伤的,打伤哪儿了,她又干了什么?现在我还可以先告这个女人她先打伤了我的朋友,这种情况下,难道说不该一起去派出所?不该一起核查身份?”陆为民也是不慌不忙,优哉游哉的和对方磨嘴皮子,去派出所可以,但是要一起去,讲求公平,这拨警察带队的还算是一个晓事的,没有太过于糊涂,至少在表面上还能保持理性公正。

  耿昌杰有些恼火了,这个警察是怎么一回事儿?来了半天都还在磨嘴皮子,一点也不懂事,给这两人磨叽啥,先带回去冷一晚上再说,“警察同志,我们已经说明了,这两人是来找事儿的,无理取闹,寻衅滋事,赶紧把他们带回去好好审查一下,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

  “耿书记,你这是在以权压人啊,警察处理事情是要将程序讲证据的,你一句话就可以把我们带回去审查,那还要公安局干啥?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衙门?”陆为民目光盯住耿昌杰,“*的官就是这么当的?”

  “你认识我?”耿昌杰狐疑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身上,他敢肯定他没见过对方,但是对方居然知晓他,而且他也觉察出来了,这家伙身上好像还有一点儿官场上的味道。

  “对不起,我们素未谋面,不过你秘书刚才不是称呼你为耿书记,我估摸着你也该是一级领导干部吧?素质不应该这么低才对。”陆为民不冷不热的道。

  耿昌杰酒意涌起,狠狠的瞪了一眼陆为民,旁边的男子有些为难的靠近他:“耿书记,那个女的是我们昌大附中的老师,她和小沈是离了婚的夫妻,可能有些误会,我看……”

  “金局长,莫萏她刚才是当着那么多人面打了培新,而且这个男的还把我手给弄伤了,莫萏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面上也就算了,但是这个男的必须要弄到派出所去好好教训一下,我一看他就知道是社会上混的,一股子痞子气,连身份证都不敢拿出来,弄不好还是一个在逃犯呢。”

  吴倩不依不饶了,这会儿手腕还疼得紧,金局长和刘校长想要打圆场,沈培新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莫萏也是昌大附中的教师,真要弄出一点什么来,影响也不好,她可以给金局长和刘校长一个面子,但是这个男人不行。

  看见耿昌杰有些发怒了,带队警察也叹了一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端人家饭碗,就得要干事儿,他清了清嗓子:“对不起了,只有请二位配合一下我们工作,跟我们走一趟了,你们涉嫌寻衅滋事,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无法证明你们自身身份,请配合我们到派出所调查。”

  ********************************************************************************************************************************************

  茅道庵目不斜视的的负手前行,身旁的秘书小魏提着包紧随身后,旁边的秘书长杨广一边走一边介绍着:“秦市长和商行的人已经到了,德龙方面来了三位,其中一位是高级副总裁,下午的会谈进行得还算顺利,华民方面请示了他们杜总,基本上同意了德龙方面的意见,愿意在价格上做出一些让步,估计下个星期就能完成签字。”

  “西梁商业银行那边呢?”茅道庵点点头,“也谈完了?”

  “应该也差不多了吧,那是另外一组人在负责谈,西梁商业银行体量要小得多,应该更简单才对。”杨广注意到有一几个人似乎簇拥在一个包间门前正在争吵着什么,还有几名警察站在一旁,“怎么一回事儿?锦江现在也变成这样了?”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