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九节 这是原则问题!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九节 这是原则问题!


  陆为民知道自己必须要有所动作了。

  随着昆湖方面昂首阔步前行,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在昆湖前十一个月经济走势上表现出来的强势,再加上已经敲定的中铝孟原项目,使得昆湖和宜山联手提出的昆宜高速也获得了省里的首肯和支持,这一连串的动作也让许多人更看好昆湖成为昌江省的新状元。

  虽然事实上从8月份之后宋州也开始复苏,而且发展势头也开始提速,但是和昆湖相比仍然还有一些差距,尤其是在中铝孟原项目的影响下,大家都看好昆湖从今年之后,也许就真的要取代昌州成为宋州老大了,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在陆为民看来,宋州其实并不太在意那些大项目,宋州只要保持着目前这种产业、政策、机制等各方面要素之间的契合度,那么宋州的发展就会蒸蒸日上,当然大项目对于宋州来说也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但是却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可以达到一锤定音的地步。

  陆为民把目前自己手上的事情好好梳理了一下,垆头机场项目还处于缓慢的酝酿阶段,而80万吨乙烯项目似乎真的就搁置了,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真实的内情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陆为民认为这个项目仍然有反转的余地。

  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那就是人事调整。

  市委组织部那边的方案已经几经易稿,陆为民前段时间一直没有太多精力来过问,现在已经临近年底,也是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

  “泽涵。登云,坐。”陆为民亲自把茶递到包泽涵和纪登云手上,包泽涵倒也罢了,纪登云很有点儿受宠若惊,赶紧站起身子接过。

  房间里只有三人。门也被吕文秀小心的关上,他清楚纪委书记和纪委常务副书记来自己老板这里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很乖觉的把水泡上来之后,就把门关好了,这一段时间,他要坐在对面挡驾。

  “泽涵。组织部的调整初方案你可能也看了吧,说说吧,涉及到的有多少?”陆为民看着包泽涵的脸色,很大方的摆手,“不要把给我当头一击。也不要怕我难堪,宋州这边水深,我到这边来当宣传部长时候就感受过,一切皆有可能,我到宋州工作几年,常委基本上倒掉大半,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到最后还把上一任的市委书记当时的省人大副主任都给刨出来了。啥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包泽涵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也笑了起来,“陆书记,没那么夸张,是有些问题,但是也属正常范畴。这几个月来我们一直在对一些线索进行核实调查,也把一些情况通报给了组织部那边。但是还有一些线索比较深层次,还要挖一挖。”

  陆为民听得这番话。立即有些警觉起来,“是名单上的人?还是牵扯到了名单上的人?”

  如果是牵扯到了名单上的人倒是正常,但是如果是名单上的人却还牵扯到有上线,那就有些棘手了。

  “现在还不好说,和您上一次与我谈的有些关系,登云这段时间一直在盯着这条线,有不少反映,都需要秘密核实。”包泽涵抿了抿嘴,“但基本可以肯定,泽口问题不少,老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且牵扯相当大,现在我们因为要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有很多线索都暂时未动,但就凭已经掌握的情况,泽口恐怕都要面临一场大动。”

  这是迄今包泽涵在面前所说最重的话。

  “大动?”陆为民吸了一口气,盯着包泽涵。

  他早就知道泽口问题不小,魏如超和齐太祥都向他反映过,他们在泽口的工作遇到的阻力相当大,泽口干部裙带现象极为突出,任人唯亲拉帮结派的情况十分严重,不但县委县府内如此,乡镇和局行的问题同样突出,这里边涉及到的贪腐尤其是买官卖官现象也十分突出,陆为民甚至接到了安德健的一个电话,安德健在电话里提醒他说一个昔日老部下向他反映泽口地方上政治生态极为不正常,要引起注意。

  事实上这个情况秦宝华也知晓一些,当时宋州市委把魏如超和齐太祥安排到泽口,而坚决不在泽口本地提拔主要领导也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小看了泽口情况的严重程度。

  “大到什么程度?”陆为民忍了一下才又问道。这个大可以是指官衔高,也可以指牵扯范围广,当然也有可能是两方面情况兼具。

  “还不好说。”包泽涵摇摇头,“有些证据尚未落实,需要正面接触之后才能真正搞清楚,但是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恐怕四大班子里边,牵扯的副处级以上干部数量不会少。”

  “又一个苏谯?”陆为民有些烦闷的把身体靠在椅子里,他是最不喜欢遇上这种情况了,虽然这可能是上一届遗留下来的,对于有些领导来说也许还是好事,正好拿下撤换一大批干部,可以用自己喜欢欣赏的干部,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他是真不喜欢这样。

  魏如超他还是信得过的,齐太祥也应该没啥问题,但是剩下的干部中基本上都是泽口本土干部了,这数量不会少不仅代表现在的县委县府班子成员,而且也可能还有相当数量以前县委县府班子现在到了人大政协去的班子成员,如果在延伸下去,只怕科级干部也会牵扯进来一大箩筐了。

  “陆书记,您得有这个思想准备,恐怕涉及人数还会超过当年的‘苏谯窝案’。”纪登云忍不住补充一句。

  “老魏和老齐没啥问题吧?”陆为民看了一眼包泽涵,他总觉得包泽涵的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目前反映出来老魏应该没什么问题。”包泽涵和纪登云交换了一下眼神。

  陆为民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响,目光注视着包泽涵,“老齐呢?”

  包泽涵沉吟了一下,才道:“有些反应,还在核实,现在还不好说。”

  陆为民顿时有些恼了,“还不好说?泽涵,对我这个市委书记难道也要打哑谜三缄其口?”

  “陆书记,包书记不是这个意思,涉及到齐县长的线索是我在负责核实,因为反应不是很突出,而且比较模糊,所以现在还没有查明。”纪登云连忙解释道。

  陆为民脸色阴沉,“哪方面的?老齐去泽口时间不长吧?比老魏也就早一年不到吧?”

  “是,所以……”纪登云犹豫了一下,这才有些为难的道:“涉及到齐县长的倒不是其他问题,主要是说他和县政府一名女干部关系不正常……”

  “就这个?”陆为民松了一口气,齐太祥也是他比较看重的一个干部,当初在遂安时,他就比较欣赏此人,而后自己来宋州时,杨达金也向他推荐过此人,所以当包泽涵吞吞吐吐说齐太祥也有问题时,他心里就有些毛躁了,但现在听到说是作风问题,他心里又要安慰一点,毕竟作风问题有可能就是捕风捉影,或者说是很难查实的,也就是一些反应而已。

  “当然不止这一点,陆书记,还有反应就是说齐太祥利用手中职权替这位女干部的亲属解决工作,……”包泽涵见纪登云已经挑开了,也就不再遮掩客气,“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正在核实,但是……。”

  陆为民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

  这种问题说轻就轻,说重就重,如果没有和这位女干部的“特殊关系”,这也许在机关里边就不算个事儿,领导伸手替亲戚熟人解决工作问题这种事情难道还少了?哪个地方没有?可如果把你和这个女干部关系不清不楚联系起来,再有人在里边煽风点火兴风作浪,那你就有些麻烦了。

  包泽涵和纪登云也都是人精,就算是包泽涵不了解自己和齐太祥的关系,纪登云肯定也会提醒他,如果齐太祥是真的有严重问题也就罢了,可这种看起来不痛不痒的事儿,就真的有些做难了。

  陆为民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好一阵后脸色才变得郑重起来,“老包,登云,你们按照你们程序查你们的,不管涉及到什么人,市里的也好,县里乡里的也好,都要一查到底,不方便现在动的,可以搁一搁,等到时机成熟,但必须要查到底!总而言之不要授人以柄,更不要被别人说我们纪委是在选择性的查处案件!这是原则问题!”

  年底事多,望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