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三节 釜底抽薪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三节 釜底抽薪


  陆为民也能理解杜崇山的不悦,他不但不烦恼,而且还有些感激,他知道对方是在替自己考虑,为自己好。

  好不容易在宋州站稳脚跟,眼见得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宋州经济已经开苏复苏,出现快速增长的势头,现在正是稳住阵脚全力发力的时候,今年三强争霸的局面已经基本定型,昆湖登顶的势头已经不可逆转,也就是看宋州和昌州之间的榜眼之争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杜崇山也从未指望陆为民一到宋州就能让宋州起死回生,事实上上半年的格局就已经决定了昆湖今年要夺冠这个结果,尤其是现在昆湖还有省长高晋全力支持。

  中铝孟原项目不是没有反对声音,像中铝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这个行业事实上在国内已经出现过热现象,中央对此已经有些警惕,这个时候继续上马这样大规模一个项目会不会成为一个泥潭?当然这更多的该是中铝自己考虑的问题,昌江省委省政府姑且可以不考虑。

  不过这个项目也会加重昌中地区用电紧张局面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本身昌中地区用电就比较紧张,这将迫使孟原电厂二期扩建乃至三期扩建项目的上马,但孟原距离昌州太近,二期火电项目本身就引起了省里一些人对昌中地区空气环境质量容量的担心,而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一来,孟原电厂三期都不得不纳入规划,这势必更进一步加剧昌中地区环境污染的严峻性。

  不过这些问题都在高晋的一力支持下被压了下去,荣道声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些犹豫,最终选择了放行。毕竟一百多个亿的投资是实实在在的,其产业链的延伸效应也是极其可观的,就连杜崇山也承认自己如果坐在荣道声或者高晋位置上,一样无法拒绝。

  今年是属于昆湖的,甚至杜崇山认为明年也可能属于昆湖的。也许后年才可能是属于宋州的,但后年属于宋州,也需要宋州扎扎实实干一年才行,现在眼前这家伙却不安生,也许这家伙骨子里就有着不安分的因子,所以杜崇山他觉得自己需要提醒他。警告他。

  陆为民当然清楚杜崇山内心的担心,但是正因为他了解杜崇山内心的担心和期盼,所以他才觉得自己必须要走这一步。

  “杜书记,今年宋州局面下半年的时候已经起来了,可能您也注意到了。宋州工业经济这一块出现了复苏势头,有新看点,也有老产业的新拓展,同时宋州也在积极发展第三产业,尤其是依托我们自身工业优势,挖掘第三产业的广度和深度,像麓溪的商贸流通业,宋城的工业设计和服务、贸易、金融。沙洲的教育产业、医疗服务业和旅游产业,都有一些新的亮点,但是我们宋州的发展依然很不平衡。尤其突出的是泽口和梓城。”

  陆为民先介绍宋州当前局面,他知道杜崇山虽然是省委副书记,但是却对经济工作一直很关注,这可能与他本身就是搞经济出身有很大关系。

  杜崇山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虽然也经常查看各类数据报表,但是宋州市委书记当面向他汇报。这种更直观的感觉更好。

  “除了发展不平衡外,我们市里边尤其是一些核心部门和核心区域还是留存着一种很深的暮气。一种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暮气。干工作流于形式,谈起待遇就眉飞色舞,说起休息就兴高采烈,但是要说到在工作上如何创新,如何精益求精就兴趣乏乏,恹恹欲睡,经过这半年多来的感受,我觉得这还是和我们市委在用干部的导向上有很大关系。”陆为民在用词造句上很谨慎,“我们组织部门在选拔任用干部时,过多的考虑干部的资历,在选人用人上对一些工作风格较为突出,个性较为鲜明的干部比较排斥,而对那些循规蹈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甚至是安于享乐、追求虚荣的干部却青眼有加,我觉得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我们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当然我说的这种现象更多的还是在副处级和科级干部的任用上比较多见。”

  杜崇山听得陆为民如此毫不留情面的评价林钧和朱小平的工作,心里也是微微一沉,这说明陆为民已经对林钧和朱小平的工作非常不满意了,但是林钧和朱小平的问题却不那么简单,杜崇山相信陆为民也应该清楚,而且他认为陆为民应该分得清楚什么是问题的主要矛盾,什么是矛盾的主要问题,也应当清楚宋州和他本人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为民,你说的这种情况真的很严重?”杜崇山沉声问道。

  “我认为是比较严重的,很多人可能和我的观感不太一样,但是我从丰州到宋州,感觉反差很大,丰州的干部充满了活力朝气,一股子昂扬向上你追我赶的劲头,宋州这边呢,可能一些区县的书记县长们还是有这个竞争心的,但是在区县班子里边那种安贫乐道的氛围就很浓了。”陆为民字斟句酌的道:“市里也在力图改变这种风气,但我认为不在用人导向上做好表率,很难形成积极向上的风气。”

  杜崇山沉默不语,陆为民的心思他也能理解,一个地方上不营造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那么这个地方无论是引进多少大项目,规划多少产业,那都是白搭,没有一群用心想事用心做事的干部来执行,这一切都是纸上画饼空中楼阁,所以陆为民力图要改变这一点,也如他所说,明年宋州局面要实现根本性的改变,就必须要在用人导向和用人机制树立正面的积极地风向标。

  好一阵后,杜崇山才压低声音道:“为民,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我相信作为市委书记,你应该明白你现在的位置和处境,也应当清楚你明年的工作担子,你的工作也需要省里各方面的支持,所以在很多问题上你也应该有更成熟慎重的考虑才对,说说吧,你的想法。”

  陆为民点点头,杜崇山把话算是说得比较透了,他也没有必要再矫情:“杜书记,我理解您的意思,宋州目前的格局虽然不尽人意,我个人虽然也有一些想法,但是也知道省里有省里的考虑,但是目前这种局面需要变动一下,小平部长在组织系统工作多年,前一段时间我和国纲书记在一起吃饭时候也谈到过干部应该多方位轮岗锻炼,锻炼成为多面手,这样有助于干部的成长,国纲书记也比较认同,所以我觉得小平部长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让他在经济工作领域多锻炼一下呢?这对他以后的成长也更为有利一些。”

  杜崇山微微动容,陆为民这一手倒是有些意思,这是在釜底抽薪啊。

  他能意会到陆为民的意思,把朱小平调离组织部长这个关键岗位就行,哪怕是让朱小平担任职位更高一些的市委副书记也可以,这也意味着陆为民对全市整体大局的掌控还是很有把握的,只是需要在一些具体环节上来更好的实现他自己的意图。

  这个建议倒是有些新意,而且也不会遭到各方反对,甚至包括朱小平本人在内,哪怕是有些不舍,但是都还是会接受。

  “你和国纲书记谈过?”杜崇山当然知道朱小平背后是什么人。

  “提起过,没有挑明,但是我感觉国纲书记应该是不反对的。”陆为民沉吟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只要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干部主观能动性就好。”

  杜崇山笑了起来,看来方国纲还是有些担心陆为民用这一手把朱小平架空,这说明陆为民的手腕和魄力还是受到了认同,一个市委副书记都担心被架空,除了说明你自身能力有问题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说明这个市委书记的驾驭能力和手腕已经相当强势了。

  当然这也和市委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这个职位的尴尬有一定关系,现在中央已经有“减副”这一说,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党政分开,削减副书记的职数,而原来分管党群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分管纪检政法的副书记可以多达四五个,但是近年来已经逐步缩减到除了行政首长兼任副书记外,一般说来也就还有两位副书记,除了一个专职党群副书记是雷动不动外,另外一个副书记既可以是分管经济副书记,也可以是纪委书记兼任,各地情况不一,而没有设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的地方,这项工作也就自动归入了常务副市长来负责。

  “为民,这个意见倒是可以考虑,不过这可能也需要一个比较合适的契机。”杜崇山想了一想道:“我本人原则上表示赞同,具体你可以再向云鹏部长汇报一下,力争形成意见。”

  事情太多了,我在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