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三节 常委会风云 6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三节 常委会风云 6


  “经开区党工委和管委会班子成员并不多,这一轮调整了三个,这也是我和陆书记说过的,党工委和管委会班子需要调整,但是我无法理解组织部在这一轮调整上的人事安排,都知道明年是经开区最关键的一年,如果不能打开局面,恐怕我们这个经开区就真的难以交待了,今年可以说是市委班子刚调整,还需要摸索路径,明年呢?如果仍然要死不活,恐怕不但我们市委无法向省里向全市干部群众交差,这个经开区恐怕也真的要废了。”

  郁波的话很不客气,但是却没有直指这一类轮人事调整,只说目前局面相当恶劣,导致了这个局面,而人事调整却没有能够考虑到经开区的实际情况。

  “齐泽这个同志我不是很熟悉,不过我看了他的简历,一直在农业系统工作,基本上没有出过农业局,而大学的专业是师范生物,呃,这个我不能说所学专业和原来从事的工作就可以决定什么,人都在成长完善自己,但是我觉得就目前经开区的状况来说,可能更需要一些熟悉招商引资和直接从事过经济工作的干部,这有助于经开区下一步尽快打开局面的要求,齐泽同志能够被组织部门选中想必在能力业绩上也是比较突出的,但我觉得是不是应该结合实际工作需要?”

  这种当面打脸的事儿照理说是不适合在会上当面锣对面鼓的挑开的,常委会无秘密可言,任何一句话都会在最短时间内反馈到那些想要知道内情的人耳朵中,郁波也知道。不过对这个齐泽他是的确了解过,据说文字功底不差,讨好领导的本事也内行,但是其他能力乏善可陈,而且听说还是主动希望到经开区工作。而且朱小平还真的就按照对方的意图来办了,也不知道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勾当,这让郁波无比腻歪。

  他是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明年经开区工作能不能拿起来,陆为民是要拿他示问的,这才是天大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因为担心得罪人就闭口不言,当领导哪有不得罪人的,只要你不要去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就行,何况连林钧和朱小平两人郁波都不惧得罪,还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齐泽?

  “还有其他两位同志的调整。我也注意到了,我不是说这两位同志不优秀,但是这两位同志在原来岗位上都不是直接从事经济工作的,我想要表达的一个意思就是明年经开区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改变现状,把招商工作和经济发展抓上去,这需要有这方面丰富经验的干部来抓这些工作,这一点上我觉得组织部可能没有意识到,……”

  朱小平的脸已经阴沉得有些吓人了。他真没想到郁波是这么不给面子,当然,他也忘了自己之前完全没有给郁波面子那回事儿。

  郁波找过他两回希望在人事调整上要考虑经开区实情。尤其是涉及到明年的工作,但是朱小平没有太在意,一次是郁波还在担任市委常委之前找的,第二次是郁波已经明确为市委常委只是省委文件还没有下来之前。

  朱小平没觉得郁波担任市委常委就能干个啥了,在他看来郁波还是原来那个郁波,麓溪区委书记也好。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也好,管的还是那摊子事儿。市里边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插嘴,没想到人家还真插嘴了。而且是在市委常委会上光明正大的插嘴置喙。

  林钧注意到朱小平有些失态了,尤其是青筋暴绽的手都快要把手里的2b铅笔给捏断了,他冷冷的扫了朱小平一眼,但这家伙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被谭伟峰和郁波激荡起来的怒气中去了,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这边。

  如果说谭伟峰只是点燃了一个引火索,那么郁波就真的是在掀盖子了,直指市委组织部不征求相关单位部门的意见,只按照自己好恶来安排人事,其结果就是会影响到相关单位的工作实绩,这也引发了其他人的一些同感,比如陈庆福。

  伴随着陈庆福语气更加委婉含蓄的建议,林钧知道这一次常委会自己算是栽了,他和朱小平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案有很多不足,但是当时考虑的就是陆为民在书记碰头会上不同意,然后下来在进行一次调整,他们然后“大出血”一样的做出许多让步,这样一来,陆为民满意,他们也达到目标,皆大欢喜。

  他怎么也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在书记办公会上虚晃一枪,最后却在常委会上用这些家伙来大举反攻,现在甚至连秦宝华都还没有吱声,就已经形势逆转了。

  林钧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栽了大筋斗,别的不说,仅仅是陈庆福、郁波和谭伟峰这三个新晋常委敢于发起挑战,就意味着这个常委会已经不再是以往那种波澜不惊的常委会了,曹振海、沈君怀、张静宜面无表情,但是内心里只怕早已有了别样心思了,自己和朱小平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了少数派,如果不是朱小平还掌握着组织部这个主动权,那么可以说他们在日后的常委会上这个话语权将会被削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个时候林钧才有些悲哀的发现自己之前自我感觉怎么这么良好,居然还觉得陆为民在很多地方需要自己配合,很多时候还要给自己面子,看看现在,除了没有到的包泽涵,这六位常委里边只怕还真是第一个发难的谭伟峰和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曹振海与自己关系相对融洽一些了。

  等到陈庆福说完,常委会议室里已经是一片寂静。

  无论是哪一方,无论是谁,都知道这次常委会第一个程序是无法按照预想推进下去了,三个常委发言,虽然语气和论调都还算含蓄委婉克制,但是流露出来的不满却是毫不含糊的,一句话,就是对这个方案不满意,哪怕只是这对这里边区区几个,但是窥斑见豹,这个方案究竟存在多少问题,那就真不好说了。

  这个时候林钧才意识到为什么陆为民会在书记办公会上对这个方案不置可否,拿出一个无可无不可的态度上常委会,而自己也傻不愣登的就急吼吼的在朱小平的鼓动下没考虑那么多同意了。

  想到这里林钧才真正明白过来自己栽得不冤,人家这是胸有成竹,根本没有把自己打上眼,知道在这常委会上翻不起浪花来,三个新晋常委就把自己锐气给打没了,让你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常委会,人人都有发言权,而且还得要鼓励人家大胆公正客观的说,不准会后乱说,只能会上说,这不是故意打自己脸么?

  林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了刚把目光转过来的朱小平一个眼色,示意对方主动认栽,提出方案还有需要大修的地方,却看见陆为民目光落在放在桌案上的手机震动起来,这一会儿林钧有一种感觉,陆为民似乎一直在等这个电话。

  陆为民拿起电话只是简短的“嗯”了一声,眉头便深锁起来,接下来的几个简短的语气词之后,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像秦宝华已经预感到一些什么。

  “老包马上回来,可能有些情况要向常委会汇报,我建议这个常委会暂停,休息十分钟。”陆为民接完电话之后,没有半点犹豫,径直道。

  ********************************************************************************************************************************************

  包泽涵风尘仆仆的踏入会议室里时,常委里边几杆烟枪早已经把烟瘾过足了,陆为民、秦宝华和林钧三人则站在另一头说这话,这个时候的林钧已经恢复了正常,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事实上从陈庆福发言开始,林钧已经迅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幼稚和天真。

  能当上市委书记,如果还被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都给玩弄于鼓掌之上,只怕陆为民这个书记也当不下去了,秦宝华也不傻子,上下操练这么些年,一样明白其中道理,对陆为民却是格外礼遇,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早已经把这一点看透了,哪像自己醒悟这么晚。

  方案不满意重新调整即可,自己还是分管书记,朱小平还是组织部长,主动权还是掌握在手上,无外乎就是需要判明形势,需要主动丢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不过林钧心里还有一些不踏实,包泽涵在电话里究竟说了些什么让陆为民脸色严肃,他甚至已经感觉到和这一轮人事调整中名单有关,多半是有人又被检举揭发了,而且多半是有凭有据的,只是不知道谁又会从名单中被划落了。

  初二,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