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六节 理解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六节 理解


  对于朱小平想要请假病休的想法,林钧无言以对,他只能说这个家伙不但怂,而且愚蠢,愚不可及。

  你这个时候主动要求病休,给其他人一种什么感觉?那就是你心里虚火了,怕了,而且你一旦消失,只怕各种谣言顿时就会冒出来,说你被双规了,说你去主动投案了,本来没事儿都得要钻出事儿来,这年头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可不少。

  “老朱,我告诉你,你这个时候不能病休,每天必须要要坚持去上班,哪怕没事儿去办公室坐上半个小时,都的要给我去坐着,否则你麻烦大了。”林钧看着朱小平似乎老了不少的那张脸上满是沮丧的表情,精气神似乎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人平时看起来也算是像模像样,怎么遇上事情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林书记,我是真的有些精神不济,这两天都有些恍惚,晚上睡觉也睡不好。”朱小平有些不自然的咧了咧嘴,“我就想好好休息几天,本来前段时间就累得不轻,现在又出了这桩事儿,心情更不好,所以……”

  “所以?所以个屁!”林钧实在忍不住火气,声音提高了八度,“你是想干什么?要让别人都知道你出状况了,还是有问题了?”

  “我有什么问题?”朱小平脸一下子红了,“我能有什么问题?让纪委来查我啊,我等着!”

  “那好啊,现在纪委就在调查,你躲什么躲?你心里没冷病。还怕吃西瓜?”林钧气不打一处来,几乎要咬牙切齿了,“你这请病休谁知道?人家只看到你消失了,不见人影了,更多的人会认为你是被纪委带走调查了。那么其后果就会有无数人跟在后边往身上砸黑砖泼污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你不是认为你在宋州工作几年没得罪过人吧?你以为你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大家都喜欢你?”

  朱小平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林钧的话提醒了他。这个时候他如果消失,那么各种问题可能就会接踵而至,甚至没问题也会找出问题来。

  见朱小平不吭声了,林钧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老朱,你给我撂一句实话。余锦堂那边,你有没有问题?”

  朱小平迟疑了一下,这才有些含糊其辞的道:“你是知道的,他是组织部长,和我工作往来很多,加上结识了这么多年,逢年过节走动也比较多,难免有些人情世故往来。……”

  “人情世故有一个尺度,纪委那边有分寸,我是说你有没有超越尺度的其他……”林钧盯着朱小平一字一句的道。

  朱小平有些心虚的避开林钧的目光。装出思索般,沉吟了一阵,这才道:“林书记,我和余锦堂之间没有太多问题,就算是有些往来也纯属人情往来,如果纪委要在这上边做文章。那我也没有办法。”

  林钧吐出一口浊气,心里也有些烦躁。

  朱小平所说的这个的确不好判定。逢年过节,住院祝寿。这人来人往的,难免没有红包往来,这怎么来认定?像遇上焦成华这种胡乱攀诬,疯狗一样乱咬,连收尼玛两条牛鞭你都要交待,谁也吃不消,如果余锦堂也是这样,别说朱小平,就连自己都不好说。

  这个时候林钧还真有些佩服陆为民,这个家伙据说在到宋州工作时就坚持了一个原则,不收红包,逢年过节也如此,顶多也就是土特产,而且基本上都是由市府办那边收下,统一放在食堂里使用,顶多也就是他吃得多用得多一些。

  当然这可能也和当时宋州的局面有关系,当时宋州市委常委栽了好几个,那种情况下,谁都怕被人给阴了,所以谨慎也正常,但是陆为民这家伙却一直能坚持,而且还让大家都逐渐接受了他这种做派,还真不容易。

  “老朱,听我的,从现在开始,每天都必须要去坚持上班,要准时到岗,至于说你有事儿,或者身体不舒服,可以早走,但是上班时间一定要准点儿。”林钧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都走到这一步了,真的成了只有等了。

  赵彦虎、余锦堂、祝龙彪和焦成华,这四个被组织部都考察过关的干部居然被一锅烩,想到这一点林钧也对朱小平一肚子气,这家伙真他妈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纪委已经在悄悄调查了这么久,这家伙居然就没有听到一点儿消息,才弄成这样被动。

  “林书记,刚才陆书记打来电话,说方案可以适当分拆,对一些迫在眉睫的人事安排还是要尽快研究,当然必须要进一步考察审查清楚。”朱小平犹豫了一下,“他说组织部要群策群力,发挥集体智慧,我感觉他……”

  林钧仰起头默不作声,好一阵后,才缓缓道:“这项工作,你安排老钱多操一些心吧。”

  朱小平心中微微一震,林钧的态度映证了他的怀疑,虽然他也早就有这个思想准备,但是突然要变成现实,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老朱,方书记那里,你去汇报一下,听听方书记的意见。”见朱小平脸色陡然灰白下去,林钧心里也有些不忍。

  出了这么大一桩事情,组织部长恐怕难辞其咎,如果陆为民没有动作,继续拖下去,等到赵彦虎、余锦堂这桩事情慢慢淡下去,冷处理,也许朱小平还能有圆转余地,但是陆为民却根本没有停步的意思,还要让组织部继续在这个方案上推进,而且意思也很明确,不能搞一言堂,要民主集中,言外之意你还听不明白,也许就真的不是走人这么简单了。

  ********************************************************************************************************************************************

  方国纲在了解到事情的大概情况之后就知道朱小平不可能再在宋州呆下去了。

  陆为民原来所提到的考虑让朱小平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现在就是一个笑话,除了这样的状况都还能获得升迁,那恐怕就会有人把矛头指向自己了。

  如果陆为民在朱小平向自己汇报之后来汇报,方国纲可能还会对陆为民有些看法,但是陆为民却是一个月之前就和自己汇报了这个情况。

  他不认为陆为民会在自己面前耍花招,当初陆为民可能的确对朱小平不太满意,也的确想要把朱小平从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挪开,这方国纲都能理解。

  朱小平在省委组织部里边跟了他几年,本身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胜在老实胆小,没想到到了宋州之后却跟林钧搅得太紧。

  对林钧方国纲也了解,林钧心计不是朱小平能比的,朱小平的脑袋瓜子要和林钧玩,那肯定是只有被人家牵着鼻子走,而宋州的情况,林钧的所作所为,方国纲也都了解一些,所以当陆为民提出要动朱小平的时候,方国纲也同意了。

  没想到一个月时间里就出了这么大一个状况,你一个组织部长主导全市人事调整方案,一个县四个拟提拔和调整的人选居然一夜之间全部落马,你说这个组织部长没有责任,别说其他人,就是方国纲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陆为民专程来道歉解释,在方国纲看来已经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现在的陆为民既不是昔日宋州常务副市长,也不是丰州市长的时候了,他是宋州市委书记,其分量从某种角度来说已经不比一般的副省长轻多少了,能够以这样一种姿态来向自己解释,既有对自己的尊重,也有原来的私人渊源和情谊在里边,当然也不排除还是有些歉意,但对这一点方国纲也能理解,一个市委书记如果都是老好人,没有点儿心机手腕,或者说没有点儿狠辣劲儿,这个市委书记玩不转。

  陆为民之前就已经向自己表明了姿态,自己也提醒过朱小平,只不过朱小平显然有些被林钧灌了*汤,或者说过高的估计了他自己,才落得个这种境地,怨不得别人。

  方国纲摇摇头,算一算,朱小平在宋州也呆了几年了,这个时候上来也不算突兀,只是想要找个好落脚地,就别指望太高了,陆为民这么急切估计也是朱小平也的确给他出了不少难题,方国纲也能理解对方现在面临的压力,尤其是昆湖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势头,想到这里方国纲拿起电话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小侯,你同志老朱,嗯,对,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情要和谈一谈,对,就下午,三点钟,我等他。”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