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九节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九节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稳定人心?这就是你们泽口县委一班人现在忙的大事?这就是魏如超的眼界本事?”端起茶杯本来想去倒水的陆为民突然停住动作,扬起脸问道。

  听得陆为民语气有些不善,顾子铭也有些吃不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陆为民,试探着道:“陆书记,您知道的,赵彦虎和余锦堂他们几个的落马带来的影响很大,尤其是余锦堂,现在市纪委还在进一步调查,牵扯到的干部多达六十多人,真有点儿人心惶惶,魏书记的意思也是先要稳住干部的心思,然后才能谈得上其他。”

  “我看他是头脑不清,本末倒置!”陆为民有些恼火,把茶杯重重的往书案上一顿,茶水都溅起老高,“他要去稳住谁的心思?那些有问题的干部?稳住他们的心思是要做什么,让他们放心大胆的继续去买官卖官,行贿受贿?这方面没有问题的干部,用得着去稳么?”

  陆为民两句话问得顾子铭张口结舌。

  余锦堂牵扯的人太多,尤其是科级干部里边更是覆盖面甚广,不少人都是在接受了纪委调查之后,要么玩病假,要么就心神不宁无心工作,这大半个月里,大家见面都是一脸神神秘秘的模样,哪还有心思谋划工作,弄得县委县府一班人都是头大无比,这纪委调查又不是三五天就能结案定板,所以这种情况可能还会进一步持续下去,所以县委才考虑先把大家的心思安定下来,没想到却招来陆为民的火气。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越是局面严峻情况复杂的时候,越是考验一个干部的最好时机,有问题的干部你需要去稳定他们心思么?你承诺给他们有问题不处理准备网开一面?荒谬!”陆为民越说越冒火,这个魏如超脑袋瓜子发昏了还是怎么,居然搞不明白现在工作的重心在哪里。

  “你对这些依靠卖官买官行贿受贿爬起来的干部放纵。就是对那些踏实苦干锐意进取的干部的极大不公平,当然我知道你会说有些干部本来也是工作努力也做出了成绩的,只不过迫于当地的风气才如何如何,我说错,大错特错!如果没有一点耐得住寂寞的心境,存着觉得做出点儿成绩组织就必须要受提拔的心思。说明这种干部心思就偏了,本身素质就有问题,就不够格!”

  顾子铭不敢吱声了,陆为民显然对泽口县委的表现不满意,而他作为组织部长夹杂其中。也不好解释。

  “现在正是考验干部的时候,泽口这么些年来工作思路漫无头绪,干部精气神不在状态,经济发展找不到路径,我觉得这一波洗礼来得是恰到好处,你们县委正好可以借助这一波狂风暴雨好好冲刷一下这么久来沉积的污垢,该淘汰的淘汰,好好筛选甄别一下。我就不信泽口几十万人,上千干部还选不出几个能扛得起担子的人来了。”

  顾子铭真没想到这么兴冲冲来老领导这里一趟,却是招来当头棒喝。一瓢冷水泼下来,让人沮丧,但是也算是敲一个警钟,说明陆书记对泽口目前的工作思路方向是不满意的。

  见顾子铭脸色尴尬,陆为民这才觉得面前的不是魏如超,而是顾子铭。作为组织部长,而且才去。当然只能服从主要领导的意图。

  “子铭,这会儿不说这件事情了。你回去给我带话给魏如超,让他搞明白,干部是在复杂艰苦的工作中磨练和选拔出来的,不是温室里边培养出来,越是复杂的局面,越是有挑战性的工作,才越能见出干部的作风和能力,目前泽口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梓城县委已经拿出了明年的工作思路,市委审了,非常满意,那么泽口呢?泽口难道就打算给市委一份如何稳定大局的报告?只要稳定了大局,老百姓就满意了,腰包就鼓胀了,人民群众就满意了?”

  听得陆为民毫不留情的语言,顾子铭也觉得耳朵有些发烧,说实话他当初也是支持了魏如超的观点,现在年前这段时间里要干也干不出个啥来,稳定局面不出问题就好,却没想到陆为民却不这样想。

  “你也一样,作为组织部长,虽然你现在不直接接触经济工作了,但是你要搞明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无论是哪个地方,发展经济,让广大老百姓享受到改革开放发展带来的好处,这就是我们一级党委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和义不容辞的责任,具体到你组织部门的工作,就是要把那些作风扎实能力突出的干部选拔出来放在更重要更合适的岗位上,让他们能更好的促进工作,带动一方发展,这就是你的职责!”

  如果不是有电话打进来,顾子铭估摸着自己被“上课教育”的工程还得要持续十分钟以上,看样子也是领导接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而且可能持续时间不会太短,所以顾子铭主动提出要回县里时,陆为民也没有挽留。

  ********************************************************************************************************************************************

  其实陆为民并没有接什么重要电话,只是他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深了,所以也就有意留下一些余地,让顾子铭好好琢磨,同时也要回去给魏如超提一个醒。

  2003年全省全市的各项经济数据都已经出来了,泽口和梓城在各项主要指标上都几乎是肩并肩的并列全市倒数第一,更为关键的是这两个县与前面几个县区的差距是越拉越大,这种势头还在不断加大,这也是最让陆为民担心的,两极分化一旦形成,那么你日后想要赶上来就真的很不容易了,他极其不愿意见到自己治下出现这种情形。

  像麓溪、苏谯这些区县和梓城、泽口这样的县份差距已经拉达到了接近十倍,而麓溪户籍人口甚至比泽口还少,只有七十二万的梓城人口一半,加上外来人口,也只有五十万左右,但是今年麓溪gdp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108亿,正式超过了苏谯的103亿,名列全市第一,同时也终于抢过了一直被昌州市把持冠亚军的亚军头衔,正式名列全省第二了,仅次于同样超越了昌化区的香河县。

  今年全省十强县有较大的变化,昆湖的孟原也正式闯入了前十强,现在全省十强县的格局就形成了昌州、宋州、昆湖三家分晋的格局,除了丰州的阜头这个独苗外,其他九个县区仍然是被昌州4、宋州3、昆湖2把持,但是昆湖像湖西等几个区县的增速也很快,原本在全省二十名开外的几个区县,都已经攀升到了十多位。

  相较于昆湖除了石峡县相对较差外,昆湖其他县区的经济发展都较为平衡。

  陆为民看过昆湖的经济数据,昆湖八个县市区中,除了石峡县外,其他七个县市区的gdp都在六十亿以上,这种均匀雄厚的实力是宋州所不及的。

  宋州前三强都已经超过100亿或者接近100亿,但是60亿以上的除了麓溪、苏谯和遂安之外,也就只有麓城超过了60亿,像烈山、西塔和叶河这几年虽然发展也很快,但是这几个县的底子实在太差,仍然只有三四十亿的gdp,而沙洲和宋城这两个主城区却是一直萎靡,不但被麓溪、苏谯和遂安远远甩在身后,甚至被后起之秀的烈山、西塔和叶河赶超,这也是让人揪心的一面。

  今年昆湖的gdp成功登顶,成为全省老大,gdp突破了610亿大关,不但超越了昌州601亿,同时也超过了宋州的591亿,整个三甲顺序来了一次大洗牌,从去年的昌州、宋州、昆湖,昆湖一跃攀升两位,成为第一,而昌州和宋州则分别后退一位,变成第二和第三。

  虽然三市在总量上差距都不大,分别都只有10亿的距离,但是这只是数据距离,真正在心理上的差距却是一个很微妙的变化,尤其是对于昌州这种从建国以来一直以老大自居省会城市来说,居然被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小兄弟超过,这份滋味委实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无论是谁看到这种排序的变化,估计心里都会唏嘘感慨不已,昆湖为什么会发展这么快,这么多年基本上都一直保持着全省前三的增速,而宋州的起起落落,昌州的老态龙钟,这些都说明了什么,的确值得人深思。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昆湖成功成为全省经济龙头时,那么昆湖市委的话分量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