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一节 政协委员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一节 政协委员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也是一阵扑通猛跳,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怎么也突然变成了一个刚恋爱的小男人一般,如此心急火燎一般?这也太逊了吧,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态了。

  “陆书记?”当门外声音响起时,陆为民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是萧樱,是季婉茹。

  “婉茹啊,进来吧。”陆为民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下意识的摇摇头。

  季婉茹推开门,见陆为民一个人仰靠在椅子上,什么也没有做,桌面上也没有拜访文件资料,灯光也有些黯淡,更像是在睡觉休息般,“你在休息?”

  “没有,这两天能休息么?没事儿坐在这里瞎想。”陆为民温和的笑了笑,“正好你来了,有个人陪着说话。”

  “你都说了这两天没法休息,怎么又有时间瞎想?”季婉茹俏皮的一笑,深墨绿的立领呢子短大衣穿在身上显得很精神,一条同质料的腰带系在腰上,柔软乌黑的秀发挽成一个高髻耸在脑后,细羊绒的裤袜把一双健美匀称的腿型暴露出来,半截桶的黑色小马靴一看就知道不是大路货。

  “忙里偷闲呗。”陆为民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窝在椅子里感觉很舒服,但是却容易疲倦,这一样活动一下,精神也好一些,顺带替季婉茹泡了一杯咖啡,吕文秀还是挺有眼力劲儿的,像这种私人朋友,他一般不进来,连泡茶也是陆为民自个儿干。陆为民很喜欢吕文秀的聪慧。

  “还能忙里偷闲就好,你当市委书记总不能啥事都亲力亲为吧,下边那么多人,总能有人替你分担才对。”季婉茹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咖啡,捧在手里。咖啡的香气让人心境顿时放松下来,“你这里也准备咖啡?”

  “女士们度喜欢喝咖啡,现在我们市委市府里边女士不少,秦市长,张秘书长,池市长。常主任,都经常来,投其所好嘛,女士们心情好,很多工作交流也要顺畅一些。”陆为民半开着玩笑道。

  秦宝华是不喜欢喝咖啡的。但是像张静宜和池枫却喜欢,常岚则是茶和咖啡均可,所以这几位到陆为民办公室里来,吕文秀替她们泡茶时都得要多问一句。

  “马上就要下班了,你晚上有没有安排?”季婉茹抬起目光,明媚的眼波溶溶,娇靥微红,蜜色樱唇闪动着亮泽的光影。

  陆为民微微一愣。这两天怎么可能没有安排?不过看见季婉茹的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温润,心中微动的陆为民笑了笑:“安排肯定有,不过若是婉茹有安排。我当然会优先考虑了。”

  陆为民的话让季婉茹俏靥变得更加迷人,柔婉圆润的面颊上一抹红晕似乎正在昭示着什么,嫣然一笑,季婉茹咬住嘴唇:“晚上我在家做了点东西,如果你有时间就来吧。”

  陆为民看了看表,“可能要晚一点。六点半我还有两个应酬,市公安局团年宴。我要去一趟,另外宋州艺专今天邀请市委市府一起吃饭。宝华去不了另外有事,我就得去打一头,估计要七点半才能过来。”

  “行,反正就我一个人,早一点晚一点都没有关系。”季婉茹话一出口才觉得好像有些说不出的其他味道,脸更红,赶紧拿起坤包起身,一只手拂弄了一下额际发丝,“那我等你,需不需要来接你?”

  “到时候我需要你接我,我给你打电话。”陆为民也没有客气,这年边上,要串场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

  从香格里拉酒店出来,已经是七点一刻了,陆为民让史德生把自己甩在了大街上,说自己要走一走,史德生也不奇怪,这种情况很常见,陆为民喜欢在有应酬喝了几杯之后到处走一走,也就见惯不惊了。

  宋州这几年社会治安很不错,街面犯罪很少,所以哪怕是陆为民深夜在街上独自行走,也不虞会有什么状况。

  街面社会治安上佳,这是周素全担任宋州市公安局局长之后取得了一大成就,另外一大成就就是很打了涉黑犯罪,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据说省厅有意要在全省进行公安局长异地交流任职,周素全很有可能会被交流到昌州任职,当然也有传言说周素全可能到省公安厅担任副厅长。

  无论是到省厅担任副厅长还是昌州市公安局担任局长,都是一个很不错的提拔,省公安厅的厅领导基本上是省厅内部产生,或者来自昌州市公安局,其他地市公安局长少有进入省厅班子的,而昌州市是副省级城市,昌州市公安局局长是副厅级干部,周素全能到昌州,那也是一个造化。

  不但是周素全,沈君怀据说也很得省里看重,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楚耀澜很欣赏沈君怀,有意调沈君怀到省政法委任职,前段时间陆为民到省委办事,楚耀澜把陆为民叫到办公室,专门和陆为民聊了一阵,也就谈了沈君怀的事情,虽然没有明确说到任何职,但是估计也不会差,陆为民估摸着楚耀澜可能有意让沈君怀出任省综治办主任,当然有可能日后担任省政法委副书记。

  距离春节只有三天,街面上的人都是行色匆匆,路灯上悬挂满了象征纯洁的红灯笼,整个大街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宋州出租车不算少,但是随着宋州城市人口的增长,出租车的数量显然有些跟不上城市的发展了,尤其是麓溪区那边的发展和南城新区的快速扩张,使得出租车也成了紧缺商品,好在宋州的市内公交线路规划还算科学,数量也还跟得上,所以勉强弥补了出租车的不足,看样子翻了年之后也需要考虑出租车的投放了。

  很多出租车都喜欢到麓溪区那边去揽客,尤其是围绕着小商品城,已经成为一个热门地区。

  大量外来人口聚居在这一区域,虽然公交线路也新增了好几条,但是还是难以满足需求。

  麓溪户籍常住人口只有33万,但是根据去年统计,常住三个月以上的人口已经达到了54万,也就是说仅仅是麓溪就有超过20万的区外外来人口住在这一区域,如果加上沙洲、宋城和经开区的外来人口,估计现在宋州的外来人口已经逼近50万。

  陆为民在路上走出了两三里地也没有能打到一辆出租车,过往的出租车基本上都有客,这个时候也没有谁认识他这个市委书记,地下还残留着雪化之后遗留下来的水渍,深一脚浅一脚,让陆为民脚下的皮鞋越发显得冰冷。

  没办法,陆为民也只能给季婉茹打电话求救。

  十多分钟之后,季婉茹的墨绿色丰田霸道已经在街头一个角落里接到了陆为民,然后再过十分钟之后,陆为民已经甘之如饴的坐在季婉茹家中沙发上享受着空调带来的温暖了。

  脱下皮鞋,陆为民觉得自己的脚都快冻木了,这在街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十来分钟,不但没走热,反而更冷。

  见陆为民还在跺着脚,季婉茹也有些心疼,看样子陆为民也是在雪地里走了好一阵,忍不住埋怨道:“不是让你出门就给我打电话,我就来接你么?”

  “谁知道这出租车这么少啊,我走了十分钟,过了七八辆出租车,愣是没一辆是空车。”陆为民摇摇头,“看来增加出租车也是势在必行了。”

  “的确,咱们宋州市区范围扩大很快,像南城新区这边也是经常打不到出租车,我们店里也经常遇到来看车的客人出去之后打不到车,所以现在我们店里都专门备了两辆工作车,只要客人们需要,市区内以内我们都包送。”季婉茹眼睛一亮,“我今年在政协会上也交了一个提案,就是要求研究增加出租车的问题,应该形成一个定规,比如和城市面积、实有人口、经济总量这些结合起来,科学评估整个城市对出租车的需求量,有计划的做出安排。”

  “哦?婉茹,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刚才在路上我就在琢磨,开年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市政府那边对这个问题进行调研,正好,你们政协那边如果有提案就更合适了。”

  听到陆为民说心有灵犀,季婉茹脸就更红了,娇嗔道:“去,谁和你心有灵犀了?我不过是根据我们店里的情况来提意见,既然当了政协委员,总得要做点儿事情不是?”

  脱了呢子大衣的季婉茹把女人最美丽的一面也展现出来了,蜂腰如柱,圆臀如盆,而被一条鸡心领紫色羊绒衫绷得紧紧的上半身胸前那对蓓蕾更是浑圆饱满,让人垂涎欲滴,黑色羊绒裤袜把两条美腿也勾勒得格外诱人,甚至连腹下私处凹凸都隐约可见。

  求月票支持,我继续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