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七节 忙不停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七节 忙不停


  听得吕文秀这么一说,俞晗和曲玲都知道这是吕文秀同意帮忙了,都是喜不自胜,而黄颖更是嘴唇发颤,站起身来想要说什么。

  “俞姐,曲玲,咱们之间就不说什么了,黄颖,这事儿我只能说帮忙,但是帮忙能不能成,决定权不在我,市委办进人,没静宜秘书长点头不行,常主任那一关如果过了,我才能找机会让静宜秘书长见你一面。”吕文秀一旦决定帮忙,思维也就开始转起来,“你写这篇东西之前,也要找一找常主任写的东西看一看,包括她在市委政研室那边开始写的东西,当然还是在市委办这边的一些文章,好生分析一下,我希望你能用这一篇文章给常主任留下深刻印象。”

  听得吕文秀说得认真郑重,曲玲和俞晗都是晓事之人,也明白吕文秀的意思,既然要帮忙,那么就要帮到,就要力争能成,而不是虚晃一枪,敷衍了事,对吕文秀的认识又都深了一层。

  黄颖也明白其中关节,很认真的点头表示明白其中含义。

  “吕处,常主任这一关不好过吧?”曲玲和常岚不熟,对于这个在这边炙手可热的红人也是有些好奇。

  “嗯,常主任也是工作狂,对工作要求很高,不过你们也别想那么复杂,常主任对人很好,陆书记和静宜秘书长对常主任都信任,所以说,只要黄颖能过常主任这一关,静宜秘书长那里反而问题不大。”吕文秀也知道她们的担心,“所以这篇文章要把功夫做足,最好把前几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都找出来好生琢磨一下。看看这几年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精神变化趋势,再来结合我们宋州这几年工作重心变化做文章。”

  曲玲和俞晗也都不是雏儿,自然也都明白这篇文章更重要的是需要结合宋州本土实际,也都就这个问题探讨了一番,曲玲谈到要针对泽口和梓城这两个当前要以现代农业发展为契机的县份做文章。而俞晗则认为要在如何吸纳消化本土农村剩余劳动力作为着眼点,吕文秀则给黄颖提了要考虑进一步强化农村基层组织建设,选好能力强、作风好的带头人,充分发挥农村基层组织带头人在带领广大农民群众致富的先锋模范作用。

  也许是有了几分酒意,几个人说话都比平常要放得开许多,很多话题也都比平时谈得更深。甚至也都涉及到了一些具体地方和具体工作,所以各自都见识领略了一番各自的风采,倒是酒醒之后有了这番经历,大家都亲近了不少。

  ***********************************************************************************************************************************************************************************************

  吕文秀到八点十五仍然没有接到陆为民的电话,他先给常委楼那边打了电话。没有人接,就知道老板多半是没有回常委楼住,若是平常,吕文秀也就要忍一忍不打电话了,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日程安排很满,他就必须要打这个电话。

  接到吕文秀电话之后,陆为民才从肢体交缠中醒过来。

  他昨晚入睡很晚。三点过才睡着,而季婉茹也差不多。

  温存之后的喁喁私语无疑是情人之间最甜蜜的一刻,季婉茹也很享受这份难得的亲密。尤其是在打破了那层隔膜之后,两个人心境都变化了很多。

  陆为民接电话也把季婉茹惊醒了,她一看放在床头柜上的卡地亚,吓了一大跳,八点二十五了,再看看满地狼藉。文胸、小裤、羊绒裤袜和羊绒衫,陆为民的衬衣、领带、长裤和秋裤。两人昨晚几度恩爱缠绵,酒气和情*欲气息萦绕在一起。这样出去,只要是个成年人,都能觉察到陆为民昨晚做了什么。

  季婉茹急得都快要哭出声来了,她当然知道这年边上陆为民有多忙,而昨晚疯狂过度,要把陆为民这收拾打扮好出门,没有半个小时能行?

  见季婉茹急得都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一边起身拿着睡衣掩着胸前,一边就要忙不迭的去替陆为民放洗澡水,陆为民也觉得有趣,“婉茹,没那么严重,我和宝华打个电话,就说昨晚多喝了两杯睡过头耽搁了一下啊,没事儿。”

  “不太好吧?”季婉茹刚跑到卫生间门口,转过身来,却看见陆为民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裸背和裸臀,身体某个部位又有些变化,也不禁红了脸,“死相!”

  陆为民也一乐,“闺房之乐,莫过于此,一块儿陪我洗澡。“

  季婉茹羞得脸颊绯红,可又舍不得这份亲热,咬着嘴唇含羞道:“那你可不能再……”

  话没好意思再说出口,陆为民就从床上一跃而起,“那可得要看我的心情了。”

  在季婉茹惊叫声中,陆为民一把抱起季婉茹,“为民,为民,来日方长,要爱惜身子,……”

  ***********************************************************************************************************************************************************************************************

  季婉茹把陆为民送到了沙河公园旁边的横街一处僻静之地,这里早晨很幽静,锻炼的人这个时候也已经回去了,而上午出来散步的人也还没有出来。

  五分钟后。史德生的奥迪也就接到了正在一副锻炼模样快走的陆为民。

  对于陆为民偶尔的神出鬼没,史德生和吕文秀都习惯性的漠视了。

  在他们心目中,陆为民算得上是一个比较标准的领导了,但是领导也是人,也是凡人。他们一样有七情六欲。

  尤其是他们这些长期生活在领导周围的人,更清楚领导工作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领导一样会喜怒哀乐,一样会有辗转反侧甚至束手无策的时候,一样会有怒不可遏彷徨无助哦时候,他们一样有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也一样有在别人办公室守候等待的时候,同样,他们也有被人家拒之门外甚至横眉冷对的时候。

  史德生跟随陆为民时间很早,现在又从丰州跟随到宋州,对陆为民也算是比较了解了。

  在他看来。陆为民无论是在哪方面,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者了,当然,陆为民不是没有缺点,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些缺点甚至都可以忽略不计。

  像陆为民的一些私生活上的流言,作为陆为民的驾驶员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甚至懒得多去想。这也不是他当司机的去多想的,陆为民能当到市委书记,那么这些问题上自然也就不需要人去提醒。那样只会适得其反,作为司机,那就是开好车,服好务就行。

  领导的事情自然有领导自己去操心,这是史德生的态度。

  距离春节只有三天了,市里每个领导的工作都基本上排满了。像陆为民今天就要和秦宝华、林钧、曹振海、古朴、张静宜一道去看望老干部,其中还包括几名在解放机器厂和东方红机械厂的老红军。

  这些老红军也算是宋州的一笔财富。他们的一些同僚或者部下,曾经或者现在都还在军队中担任重要职务。军分区政委古朴所以也要参加这一次慰问看望。

  “陆书记,听说垆头机场项目据说已经有了很大进展,军委那边已经批准了?”古朴的形象真的不愧是古朴,一张略显苍老的脸,永远是一身军装,黑皮鞋,上海表。

  “批了,但是后续工作还比较麻烦,需要接洽的具体事宜很多,我安排老黄在负责,他昨天刚从京里回来,效果不太好,市里有些担心后续的具体磋商和谈判会拖得很久,这会影响到我们市里明年的工作安排。”陆为民看了一眼对方,“老古,有没有更好的关系用一用?咱们市里等不起。”

  “陆书记,我也正想和您说这事儿,王老红军的一个解放战争时期的战友,有一个子侄辈,现在在总后担任一定领导职务,据我所知,正好和垆头机场交接对口,我的意思是陆书记可以在待会儿看望王老红军的时候适当提到这个事情,王老红军素来热心,他一个电话,也许就能起到我们跑几趟京里都赶不上的作用。”

  古朴知道陆为民对垆头机场的事情很关注,而前期的协调联系上,他又没有起到多少作用,所以心里也还是有些不踏实,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很牛气,他也听到一些说法,说这位陆书记对自己可能有些看法,认为作为市委常委经常不参加常委会议也就罢了,而且在市里边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发挥不了半点作用,这样就有些让人寒心了。

  这些传言也让古朴倍感压力,倒不是说宋州市委就能决定的前途,但是如果说和地方上配合不太好,多少也会影响到上边领导对自己的看法,尤其是他从一个较为隐秘的渠道获知这位陆书记似乎还和军队高层有些特殊的关系,所以古朴一心想要在这边把印象弥补回来。

  今天的第一更,我很努力,兄弟们月票也多给几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