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八节 浓淡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八节 浓淡


  “哦?”陆为民吃了一惊,他还真没想到古朴居然给自己透露这样一个消息,对于他来说,能够最快速度的解决垆头机场的后续事宜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军队那边的事情却又不是你想快就能快得起来的,还得要有水磨功夫,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只要能在五一节之前解决掉,那么就阿弥陀佛了,现在居然又这样一个捷径可走,简直就是飞来横福,“老古,这事儿靠谱?”

  “陆书记,军队里边的事情,我比您略略知晓多一些,这个情况我也是了解核实过的,我觉得应该是靠谱的。”古朴虽然不敢打包票,但是也是很花了一些心思来琢磨这事儿的,没有七八分把握,他也不敢给陆为民开这个口,“不过王老红军的孙子孙媳恐怕有些不好缠,这一家人胃口很大,据说很给东方红机械厂找了不少麻烦,若是您当着他们面开口,恐怕下来又免不了要滋生一些事端出来。”

  陆为民听得古朴这么说,立马就明白了,这家子大概是也是仰仗着祖父余荫,没少给厂里提要求提条件,趁着祖父还在,也得把这份机会用足,否则哪天祖父驾鹤西游了,这人一走茶就凉,没人理会了,现在能捞到多少实惠就算,至于其他节操什么的就顾不上了。

  陆为民也有些头疼,当然如果王老红军的电话真能起到效果,哪怕他的家属真的提一些要求,市里能解决的也就解决了,但这的确有些膈应人。让人高兴程度被凭空打了个折扣。

  “看吧。”陆为民没有多说,这种事情难免会遇上,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你不能说老红军觉悟高。他的家属亲戚就个个都觉悟高,人都是现实的,在争取自己的利益上永无止境。

  不出陆为民所料,在看望王老红军的时候,陆为民很富技巧的谈起了市里今年的一些重点工程,也谈到了正在洽谈的垆头机场移交问题。王老红军果然非常热心,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在这上边出一份力,可以帮市里给总后那边打一个电话过问一下,陆为民当然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更让王老红军觉得满足。当着陆为民的面就给他那个子侄辈打了电话,说了几句,那边的确很热情,也表示一定要支持宋州工作。

  在一出门的时候,陆为民就注意到了王老红军的家属已经找到了厂里领导和张静宜,很快他们的要求也传来了,王老红军孙媳要求调单位,要求从厂福利处调到市民政局。这种事情陆为民也懒得多问,自然有张静宜去处理,这也不是年前能解决的问题。

  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如果王老红军的电话真的能起到作用,那么他的孙媳工作问题解决也没啥,但是如果效果不彰,那自然提都不用再提。

  想到这里陆为民觉得自己心理似乎一下子也变得现实阴暗起来,怎么就要把谈判效果和工作解决问题挂上钩?

  但想想也是,现在都知道要进市里边的单位有多难。公务员逢进必考已经基本成为铁律,哪怕是一个工勤编制。你要从企业调到市直机关那也是削减脑袋不得入,大学生毕业即失业这种现象虽然还没有真正到高峰期。但是可以预见得到的是,随着大学扩招现象即将迎来高峰期,社会上的失业现象中大学毕业生们也会迅速充当主力军,可像王老红军就凭一个电话,就可以向市里堂而皇之的提出让他那个只有初中毕业文凭的孙媳进市民政局工作,你还不得不认真考虑。

  这就是差别,陆为民也不无感慨,虽然他是市委书记,也对这种事情一样深恶痛绝,但是却在一样要屈从于现实。

  ***********************************************************************************************************************************************************************************************

  春节前的这几天午饭和晚饭基本上都是被饭局所充斥着,作为市委书记,陆为民对此也是从最开始的不情不愿变成麻木,然后再主动转变心态,既然无法避免,那么就要把参加的每一个饭局变成一次有意义的“社会实践活动”。

  为陆为民拣选饭局也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又考校的系统工程,因为市委书记要参加某个时段某个饭局也是有讲究的,而且不仅仅牵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还会牵扯到其他领导。

  比如有些饭局是和总结会连在一起的,你参加了总结会也许就不用参加饭局,但你不参加会议,也许就要去饭局上露一面,同样有些比较重要的饭局,市委书记去不了,那么市长可能就要出席,如果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无法出席,那起码就要市委副书记参加,这些都需要预先协调好。

  这种情形很多,甚至也要牵扯到其他市领导。

  比如像市委书记要参加,起码就必须要有一个分管市领导在场,但这个市领导可能分管领域很宽,他本身只是准备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得要去赶另外一个局,但市委书记来了,你不在场就不合适,所以相互之间还得要配合,你得在市委书记来的时候在场,然后等到市委书记离开时候你再去赶另外一个局,这顺序不能颠倒,不能错乱,时间甚至需要精确到十分钟之内,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尽量追求的精确度现实中都很难达到。

  几乎每一天早上,吕文秀和常岚乃至张静宜都会来对一次日程表,然后再与市府那边进行对接,有时候省委那边一个电话就会让你一两天的日程都不得不推倒重来,弄得人也是疲惫不堪。

  陆为民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他却一样无从选择,这是你担任市委书记的责任。

  有时候你觉得你不去参加某个饭局或者会议无关紧要,去了也就是老生常谈市的套话废话,但是哪怕是套话废话也能起到不一样的效果和作用。

  比如参加某个单位的年终总结会,市委书记能亲临哪怕只是坐一下,讲几句鼓励的话,给大家拜一个年,就能让一干干部职工觉得自己领导有能力,能把市委书记请到,也能觉得自己单位很重要,同样你不去,甚至就有可能对本单位领导的威信造成伤害,一年到头开一个会,连市里主要领导都请不来一个,这个领导看来不行,这些很微妙的心态其实就是潜移默化的一种渗透。

  “文秀,待会儿市工行要来人接洽,下午他们市工行开总结会,要邀请陆书记和秦市长出席,陆书记和秦市长去不了,好像委托了黄市长出席,后来听说他们省分行一位副行长要过来,而且和陆书记也有些交情,陆书记说看看晚饭时候能不能抽出时间过去坐一坐,今晚陆书记有三个应酬,所以省工行的人过来,你负责对接一下时间。“常岚走出办公室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见吕文秀还在为中午陆为民的安排犯愁,又笑着给吕文秀加了一笔。

  “岚姐,这怎么安排得过来?香格里拉、华廊,宋州宾馆,这三个地方怎么安排得过来?时间也来不及啊。”吕文秀愁眉苦脸的道:“市工行也来凑这个热闹,这不是添乱么?”

  “这就要看你的协调本事了,反正我给你交待了,陆书记这会儿还在和包书记谈事情,十点半,陆书记要去麓城108支渠工地和西岭太子庙文物修复工程看望还在奋战的一线工人,纪市长和池市长都要去,我怕陆书记和包书记谈事情谈忘了,你记得提醒一下陆书记。”常岚看看表,没理睬吕文秀的抱怨,“静宜秘书长这两天都没休息好,晚一点儿过来,有啥事情你给我说,别给她打电话了。”

  “明白了。”吕文秀站着目送常岚出门,然后坐下,把日程安排重新梳理了一遍,明天还有一天就正式放假了,也就是说基本上在几天就得要把各种活动安排完,这工行的总结会拖到今天才来开,也太不是时候了。

  正在琢磨着,就听见门口小曾的声音在喊自己:“吕处,市工行的杨主任他们来了。”

  “噢,请他们进来。”吕文秀随口道。

  他抬起目光,站了起来,工行办公室主任杨士昌他认识,也比较熟悉,但是看到杨士昌背后那个女人,他却如中雷击,脸色顿时一僵。

  “吕处,这是我们市工行胡行长,您可能还不认识,刚从省行下来。”杨士昌一边介绍,一边把自己位置往边上一让,“胡行长,这是市委办吕处长,……”

  “文秀,好久不见了。”站在杨士昌背后的女人一身合体职场女装,灰色条纹的呢子套装,棕黄色的皮鞋多了几分暖色,梳理的格外精神的发髻坠在脑后,淡妆如画,好一个清爽干练的少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