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节 尊严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节 尊严


  陆为民已经记不清每一年的春节具体有什么不同了,反正年年都在过,味道却似乎哪里都差不多。

  中国人如果没有这个春节,恐怕就真的不叫中国人。就以春运为例,中国人回家过年这个情结似乎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后显得格外浓重,而从中央到地方也对这个社会现象也越发重视起来了。

  作为宋州市委书记,陆为民是第一次在宋州过年。

  这个过年不是指在宋州过大年三十,而是指从年末开始一系列的各项工作的安排、参加、出席乃至结束,和当在丰州当市长时略有不同,市长要参加的各种具体会议和检查要多得多,而做为市委书记,更多的则是蜻蜓点水,无论是会议还是活动,都是点到即止。

  和丰州相似,宋州过年值班也是一样,双岗制,春节放假七天,实行双岗制,每天市委这边一名领导加市府那边一名领导,联合值班,这个时候,一般说来本地干部就要多牺牲一些休息时间了,事实上虽然名义上是从大年初一开始放假,但是年三十下午,基本上没事儿的就可以各自归家准备年夜饭了。

  市委这边只有曹振海、沈君怀是宋州本地人,当然也要把陈庆福、郁波和谭伟峰算进来,那就有五个,不过陈庆福要算在市政府那边,但是郁波和谭伟峰虽然平时主要工作在经开区和苏谯,但是在大节假日值班却要列入市委这边排班。

  市委这边曹振海、沈君怀、郁波、谭伟峰,市府那边陈庆福、黄鑫林、霍廷江、纪晓岚,正好四对四,从三十开始到正月初七。一人两天。

  陆为民不太习惯于那种利用春节嘘寒问暖的形式,这既耽误干部们的休息时间,也容易个人以一种作秀的感觉,但有些形式你却不能不走,所以陆为民更主张既然要走那也就提前一些。年三十上午之前一切搞定,年三十下午,如果大家没有事情的,就可以考虑去干别的事情了。

  陆为民也想早走,但是做为市委书记他可以给其他人放这半天假,自己却不能给自己开绿灯。那似乎就有点儿心思不纯的感觉了。

  “文秀,你走吧,让德生送你一趟,这大半年了,你在宋州呆着也没怎么回家。也不容易。”陆为民走到走廊里看了一眼还在伏案疾书的吕文秀,走到门口道。

  “没事儿,陆书记,我不回丰州了,今年的年我就在宋州过,我的弟弟妹妹也直接到宋州来,淮山那边直系亲属都没有了,弟妹都还在读书。回去也都没啥意思,我就给他们说直接到宋州这边来,说实话。宋州这边还热闹一些呢。”吕文秀抬起头来笑着回答:“这边过年的东西也买好了,我还打算带弟弟和妹妹们到西塔和泽口去遛遛,听说泽口的湿地非常美丽,这几年春节去观鸟游览的人越来越多了。”

  “哦?不回去过年了?”陆为民有些讶然,但想想也是,本来吕文秀父母早亡。继母前几年也去世了,这两个弟弟妹妹还和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却一直负担着弟弟妹妹的读大学,田卫东也正是看中了他的至诚至孝才推荐给自己当秘书。实事求是的说,吕文秀比不上顾子铭的灵性和悟性,但是却胜在勤勉肯学,善于总结归纳,而且做事稳重谨慎,这是陆为民也最欣赏的。

  “嗯。”吕文秀很肯定的点点头,“如果时间充裕,我也就顶多抽一天回一趟淮山,去见关系要好的同学和朋友,如果他们愿意来宋州,我这半天都省了。”

  “文秀,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了?”陆为民本来是最不喜欢过问别人的私生活了,因为自己的私生活就是一团糟,他甚至可以肯定,吕文秀也多多少少知晓自己的一些私生活问题。

  史德生和吕文秀作为自己身畔跟得最紧,这么些年要想完全避开这二人是不可能的,但这两人陆为民都比较放心,崔文秀年龄比自己也就小三四岁,三十出头了,还不考虑个人问题,说不过去。

  而且据他所知,想要为他牵红线的人也不少,曹振海和常岚都有这个意思,而且也和自己说过,女方条件也都不差,一个是团市委的一名刚毕业不久的北大的毕业生,父母都是昌北医学院的高知,另外一个是市人民银行办公室的,毕业于沪上财大,家庭条件也非常好,独女,父亲是92年下海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一个从事海产品批发经营的私营企业主,母亲在昌江公安专科学校负责后勤工作,家资不敢说上亿,但是据说两三千万肯定是有的,宋州最早拥有别墅和买大奔轿车的一批人。

  “陆书记,我正在考虑。”吕文秀在陆为民面前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那种介绍的,……”

  “喜欢邂逅,偶遇,一见钟情?”陆为民含笑问道:“你年龄不小了,还这么喜欢浪漫?”

  吕文秀脸色微红,“陆书记,没说三十岁就不能追求浪漫了吧?”

  陆为民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和吕文秀因为在年龄上相差几岁,反而比他和顾子铭之间更放得开,“是没说不能,但是我觉得这好像和你平时的性格有些不搭调,嗯,工作上的作风和你现在和我说的这些,简直没法搁在一个人身上啊。”

  “保持年轻的心态,才能有更充沛的精力,这不是您经常说的么?”吕文秀也很享受这种私下和老板之间的斗嘴,这在其他领导和秘书之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最初他也有些不适应,但是他感觉得到老板是真希望在私下能有这样一种氛围,似乎对老板本人来说也是一种放松,后来他也逐渐琢磨出来,毕竟老板虽然贵为市委书记,但是和其他领导不同,其他领导都基本上是四十五岁以上的中年人,在性格上已经趋于定型,承受和解决压力的方式和老板这种年龄的人也不同,而老板还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尤其是在每天充斥着各种繁重的工作和心理压力之后,也想寻找一个释放压力和卸下包袱放松自己的机会,这恰恰是自己这个在年龄层次和他差不多的秘书的机会。

  “保持年轻心态就是以这种追求浪漫的方式么?”陆为民笑着顿了一顿,“嗯,听说市工行新来的那位胡行长和你是熟人,但我感觉她和你的熟悉程度超过了一般普通同事关系,你和她之间有故事?”

  吕文秀知道老板迟早要问到这个问题,自己三十一岁了,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本身就很引人瞩目,而自己这个年龄却没有结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无论是在丰州还是在宋州,好像感情生活都是空白,自然就会有人好奇,这种情况下老板不可能不关注关心。

  “我和胡艺君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恋人关系,甚至也曾谈婚论嫁过。”吕文秀在陆为民面前没有掩饰什么,“不过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和她都是淮山老乡,而且同级,我在淮山一中,她在淮山中学,并不认识,后来一起考上大学,我在昌江师范大学读书,她在昌江财经学院读书,后来一个老乡会上认识,就这么处上了,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分回了淮山,我在一家乡镇中学教书,她在县工行,……”

  吕文秀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多少感情波动,但是陆为民却很清楚,越是这种平淡背后,往往就是一段刻骨铭心且以悲剧收尾的爱情故事。

  “96年她调到丰州地区工行,我当时一无所知,不过后来才知道,她有一个大学同学一直在追求她,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但是那会儿两情缱绻,根本没往那边想,还觉得有人追自己的女朋友那也说明自己女朋友魅力大,嗯,当时也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或者说对感情的理解还没有成熟吧。”吕文秀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因为我在乡镇上教书,艺君在县里,他的那个大学同学分到了丰州人行,他父亲就是当时丰州人行的行长,98年调到省人行,现在大概已经退下来了吧,他那个同学仍然一直追求她,后来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艺君调到了丰州地区工行,然后98年他们结了婚,后来两个人都调到省里去了。”

  “你们再没有联系?”陆为民发现自己骨子里似乎也有八卦情结,尤其是对自己这个心态一直有些老气横秋但是骨子里似乎又有些单纯浪漫的秘书感情生活颇感兴趣。

  “艺君调到丰州之后我就没有和她联系了,后来她曾经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也曾经找人想把我调到丰州地区行署,但我没有答应。”吕文秀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我虽然可以放下这段感情,但是若是要让人觉得我是以放弃这段感情作为交易代价换来调到地区,我真心接受不了,哪怕两者之间并无直接关系,但做人和其他动物不同,哪怕这是矫情,我觉得也该矫情一回,不是么?”

  “无关矫情,事关尊严。”陆为民盯着吕文秀慢慢的道:“耐得住寂寞,才能酿得出陈酿。”

  第一更求月票,目标200!(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