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节 不得清闲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节 不得清闲


  什么叫一家人?有着血缘关系的纠葛才能真正叫一家人,甄婕固然和陆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一旦替陆为民生一个孩子,那就真的可以做一家人了。

  甄婕听出了陆志华话语中的含义,脸变得更红,难道陆为民也有这个想法?

  但随即她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华姐,不可能的,小妮……”

  陆志华一愣,是啊,这中间还夹杂着一个甄妮,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小妮是怎么想的?她现在也和三子藕断丝连,她也没想过以后怎么办?”陆志华对甄妮的情况不是很熟悉,虽然甄妮在京城,但是和她的联系却不是很多。

  “我不知道。”甄婕摇摇头,虽然她和妹妹之间的心结已经解开,但是在涉及到今后个人私生活问题上,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回避,讳莫如深,不愿意提及,甚至也不愿意去想,也是今天陆志华突发奇想的提起这个事情,才让甄婕不得不正视。

  陆志华无言以对,这两姊妹在感情上都是这样迷迷糊糊,可两姊妹却又都和陆为民夹缠不清,若是古代就好了,娥皇女英共事一夫,现在,现代人感情观和道德观,显然都很难接受这种情形。

  这个时候陆志华和甄婕都看到了陆为民和甄妮从楼梯上走下来,虽然陆为民一脸平静,但是甄妮眼眸微红,一看就知道是哭过,而且妆也是重新整理过的。

  陆志华心中也是叹气不已,看样子陆为民和甄妮也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架势,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

  裸露在外的肩膀传来的凉意让陆为民从沉睡中醒来。借助着床头壁灯昏暗的一抹光线,陆为民看着这个仍然如十年前一般依偎在自己胸膛上沉沉入睡的女孩,或者说女人。

  珠圆玉润的姣美面容似乎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眉目间似乎还萦绕着一抹幽怨,粉腻白嫩的胳膊仍然搂着自己的颈项。微微噘起的樱唇细腻嫣红,粉颈如玉,两团丰隆的凸起被横过的锦被半遮,一条深陷的乳*沟,两点樱桃红,无一不透露出几分旖旎。

  当杨利伟一干航天英雄唱歌迎新年时。陆为民就先睡了。

  他对春晚素来无感,节目越来越老套,了无新意,味同嚼蜡,还不如看看书。或者早点休息。

  甄妮是什么时候钻进来的,陆为民也没有注意,只是觉得半梦半醒间,一个身体钻进被子里来,除了甄妮也不可能有别人了,甄婕是断断不敢在自己家做这种事情的。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陆为民本来在隋立媛那里未曾满足,正好有甄妮来曲意逢迎。当然就是被翻红浪,两情缱绻,恩爱无尽。

  从甄妮和自己欢好时的表现陆为民就能感觉得出来。甄妮这么些年应该没有其他男人,这也让陆为民既感动又得意,一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别的男人,而这块肥田沃土仍然属于自己独享,只要是男人都忍不住生出一种自得意满的骄傲,这是雄性对雌性的独占欲*望决定的。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物。

  恩爱之后两个人也是喁喁私语,畅谈人生。

  甄妮也三十四了。想想这十多年一晃而过,似乎什么都在变化。但却总还是有些没有改变的东西,就像甄妮对自己的感情,依然是对自己那么依恋,这既是荣耀,也是责任,尤其是对自己这样和她没有婚姻名分和缘分的男人来说,陆为民更觉得心疼。

  难道自己就这么就一直这么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和她们耗下去?他实在不忍,但是却又没有其他办法,甄婕甄妮似乎都变成了死心眼儿,走进了死胡同,再也走不出来,对此自己再是骄傲得意,但是想想她们今后一辈子怎么办,陆为民就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自私。

  可主动权却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也真的不忍心对甄婕和甄妮做什么,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恐怕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这里边的问题的了。

  甄妮已经在京城买了房子,不大,两室一厅,就在三环附近,现在还在按揭,不过每个月的还款压力不大,一个人独居的生活也让她既感到轻松,偶尔也会有些寂寞。

  陆为民问她有没有考虑过接受另外一个男人或者另外一段感情,甄妮的回答是考虑过,但是的确接触过的人都很难找到那种默契和感觉,其中有那么一两个也让她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最终她不愿意勉强自己,所以还是放弃了,久而久之,单位里边都觉得她似乎安心要独身了,事实上在京城里边这种人并不少见,大家也习惯了。

  甄妮反问是不是自己这样让陆为民压力很大,陆为民表示心里肯定有点儿不安,但是却尊重和理解甄妮的选择,但他还是想要提醒甄妮,这样的生活是非常态的,很容易让她受到伤害。

  甄妮问伤害是哪方面的,陆为民回答可能来自各方面,甄妮则说只要一切安好,便是晴天,陆为民只能闭嘴。

  这种混合了恋人和情人之间的感觉让陆为民和甄妮都很享受,但陆为民却知道短暂的欢愉难以掩盖长久的落寞,对于自己来说也就是一些心理压力而已,但对于甄妮和甄婕来说,这种滋味复杂的生活却可能伴随她们一辈子,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则会越来越浓烈。

  *********************************************************************************************************************************************************************

  有力的一挥手,白色的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飞向另一端,落地之后,缓缓向球洞滚去,但是在距离球洞还有两米左右停住了。

  “安书记,技术大有长进啊。”陆为民拍了拍手,笑着道。

  安德健摇了摇头,补杆进洞,然后才慢慢走过来,“不行,这种高雅运动对我来说还是生疏了一些,而且现在上下对领导干部打高尔夫都很敏感,下次不来了,要打,打网球,打乒乓球,都行,咱们不去闯这个风头,我老了,没关系,为民,你还年轻,若是影响了前程,不划算。”安德健摇摇头。

  陆为民知道安德健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当安德健约他出来散散心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本来他今天上午就该飞竟成了,不得不把机票变更到明天上午。

  安德健没说地方,陆为民就主动安排到了西塔。

  西塔这边已经成为全省相当著名的高尔夫球场区了,现在除了两个已经建成的高尔夫球场,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高尔夫球场就刚建成,试营业,而还有也高尔夫球场正在建,估计五一之前也要建成营业。

  高尔夫球场占地,耗水,这是最受人诟病的地方,不过西塔西峰山区中这种谷地、坝子不少,夹在丘区中,水源丰富,除了在最初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比较大外,其他各方面都很适合建成高尔夫球场,所以在李幼君和苗奇伟提出要打造全省高尔夫圣地时,陆为民也给予了大力支持。

  几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开业的两家高尔夫俱乐部已经成为全省高尔夫爱好者们最受追捧的所在,同时也成为昌州和宋州等地的富豪阶层最青睐的休闲运动场所。

  陆为民不太爱好这一口,只能说勉强会玩儿,安德健和他也差不多,半斤八两,但是因为这一家云湖高尔夫俱乐部并未正式对外营业,还处于试营业期间,人很少,春节期间更少,相当幽静,所以陆为民给李幼君打了个招呼,这边就专门安排好了。

  “安书记,没那么夸张吧?”陆为民笑着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有时候就是那么一些意外因素就能耽搁你两年,可有时候就差这两年,你就得搁下来了。”安德健颇为感触的道。

  陆为民知道安德健话语中隐藏的意思,年前和张天豪的竞争最终还是张天豪胜出了,据说除了其他一些要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年龄因素,张天豪足足比安德健要小四岁,这是一个极大的优势,而安德健今年已经五十四了,而张天豪才刚满五十,这样一对比,张天豪的优势就更明显了。

  第二更,我要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