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三节 对话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三节 对话


  蒲燕微微歪了歪头,笑着对旁边的杜笑眉道:“笑眉,你看那是谁?”

  “咦,隋寡妇隋立媛?”杜笑眉冲口而出,然后笑了起来,“噢,不对,太不礼貌了,应该叫隋总了,听说她还挂着平安堂副总的名衔呢。”

  “不仅仅是平安堂药业的副总,她还是三姝连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副总,也是大股东之一,家资亿万啊。”蒲燕似笑非笑的看了杜笑眉一眼:“昔日双峰三大美人,现在就属你最落魄了,要努力啊。”

  杜笑眉笑着回应:“蒲书记,各人有各人的缘分和路径,咱们不能去羡慕别人,否则那真没法过了。”

  对杜笑眉这么看得开,蒲燕也颇感诧异,看了杜笑眉一眼,“笑眉,大气啊,不过你看看隋立媛是不是和以前在双峰的时候不一样了?气色这么好,你说她有四十岁了,比你应该还大一两岁吧,你看她像四十岁的人么?”

  杜笑眉心中也有些感慨。

  她有很多年没见过隋立媛了,上一次见面是哪一年?95年还是94年?记不清了,但是那个时候的隋立媛也不过就是洼崮药材市场外边的小饭馆的老板吧?不,好像后来到骑龙岭上开了一家三姝客栈之后自己好像也还见过这个女人一次。

  即便是那个时候给杜笑眉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女人,无论是打扮还是气度上都不值一提。

  当然,能被叫做双峰三大美人,本钱还是有的,瞧那胸脯和屁股。男人们一盯着就不想挪开眼睛。

  不过杜笑眉一直觉得隋立媛能被列为双峰三大美人恐怕不完全是因为她的姿色,双峰素来就以产美女著称,从来就不缺漂亮女人,无论是党政机关还是县城里的街头巷尾,漂亮女人都随处可见。隋立媛之所以能被列入双峰三大美人更多的还是因为她隋寡妇这个“臭名”,未婚先育,然后还有区委书记落马,继任区委书记暴亡,简直就能写成一本传奇小说了,就冲着这份名声。隋寡妇也才能列入双峰三大美人之列。

  当然杜笑眉也知道当初自己名声也不是那么好,丈夫一结婚就跑到了甘*肃据说去淘金,结果一去不返,和望门寡没啥两样,加上杜家九姊妹。个个妖娆,然后嫁的人多多少少也都有点儿名堂,这个噱头也把自己送进了双峰三大美人之列,但起码自己名列双峰三大美人之列时自己好歹也有个正当职业,在县委招待所里当主任吧?哪像隋寡妇那简直就是臭名昭著。

  但现在的隋寡妇就不一样了,开宝马,而且那份气色和架势,杜笑眉一看就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明显是才被男人滋润过的模样,白里透红,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子骚气。那就是干涸很久而又刚被男人干过而且干得很爽得到滋润的臊气,杜笑眉有过这种感觉,那一晚不就是那样么?自己第二天被好多人都说容颜气色都完全不一样了,弄得自己还很是在镜子前看了好几回,颇有点儿担惊受怕。

  不过好像没听说过隋寡妇有男人啊,杜笑眉记忆中能和隋寡妇扯上关系的也就是那连续三任的洼崮区委书记。而最负盛名的还是后两任书记,据说一个朱明奎是马上风暴亡。而另外一个陆为民则是一飞冲天,现在已经是宋州市委书记。

  一想到陆为民。杜笑眉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烫,又有多久没见着这个男人了?有首歌怎么唱的,想说忘记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谁唱的,王志文和江珊?真是唱得好,唱入骨髓了。

  难道昨晚这个女人是和陆为民睡在了一起?想到这个可能,杜笑眉也有些不淡定了,虽然对自己和陆为民这么些年就那么聊聊几次很是遗憾,但也能忍耐过去,不过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唇红面白意气飞扬的滋润模样竟然是陆为民在她身上努力耕耘的结果,那她就忍不住有些吃味了。

  “怎么了,笑眉?”注意到杜笑眉脸色似乎有些怔忡迷惘,蒲燕也有些好奇,难道说杜九娘和隋寡妇之间还有什么故事?

  杜九娘和隋寡妇之间当然没有什么故事,但是这两个女人却都和同一个男人有故事,也就连带着她们两人之间也有故事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触罢了,时间如梭,一晃就是七八年了。”收敛起诸般心思的杜笑眉笑了笑,“走吧,蒲书记。”

  *********************************************************************************************************************************************************************

  隋立媛在坐上宝马x5的时候,很随意的往窗外一望,也看到了刚从帕萨特上下来的蒲燕和杜笑眉。

  对蒲燕她也并不陌生,陆为民到阜头担任县委书记之后,章明泉也追随陆为民到阜头担任了县委办主任,隋立媛也去过阜头几次,其中也正好有一次遇上过蒲燕,陆为民也为她们做过介绍。

  这个女人在阜头也算得上是陆为民的得力臂助,现在好像是双峰县委书记了。

  对杜笑眉她就更不陌生了。

  双峰三大美人,隋立媛位居其中,自然不会对其他两人陌生。

  开元杜九娘,同样也让隋立媛曾经瞩目过,瞩目的原因不仅仅因为她是杜九娘,而是因为陆为民曾经在县委招待所里居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而杜笑眉则是县委招待所的主任,一个是血气方刚的未婚男人,一个是妖娆无双的新寡文君,这里边自然很容易让人联想无限。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隋立媛固然有心关注杜九娘和自己情郎的关系,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资格去过问,而现在她更满足于现状,有了结晶,夫复何求?这个时候她更是可以很泰然的俯瞰对方了。

  隋立媛只是略一犹豫,就重新下了车,向蒲燕这边走了过来。

  “蒲书记您好!杜局长您好!这么巧,你们也是来参加隋瑾的婚宴?”婀娜娉婷的身体伴随着微微跌宕起伏的胸前双丸颤动带来的波光,丰腴匀称的双腿被黑色的天鹅绒袜勾勒得格外健美,隋立媛嘴角的笑容浮起,肥厚的发髻坠在脑后,俨然一个仪态万千的娴雅少妇。

  “隋总你好,好久不见了,有七八年了吧?这几年还好吧,隋总是越来越年轻了。”蒲燕很爽朗的笑着回应,伸出手去,杜笑眉也含笑点着头,却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蒲燕和隋立媛握了握手。

  “嗯,阜头一别,的确有七八年没见了,托您的福,这几年也还行,越活越年轻那是不可能的,我都是四十岁的老太婆了。”隋立媛可以在陆为民面前表现得婉转柔媚,但是在外人面前也很自然的就把保护壳竖立起来,遮掩住自己内心的柔弱,“还没有恭喜蒲书记,刚从我哥他们那里知道蒲书记荣升书记了。”

  “嗨,没啥差别,都是干活儿的苦命。”蒲燕摇摇头,“还老太婆呢,笑眉,你说说,隋总这是四十岁的模样么?谁敢说隋总超过三十岁,我就得撕他的嘴!我也听大隋总说平安堂药业有意要增资扩股和扩建,看来隋总除了参加婚宴之外,也是要和大隋总研究这个事情吧?”

  “蒲书记,您知道的,我没多少精力过问平安堂药业的事情,都是我哥他们在做主,这次回来,我哥他们说了,我也说请他们斟酌着办就行,平安堂药业这几年发展也还不错,交给他们我也很放心。”隋立媛浅浅一笑,“其实我就是除了一点儿资,等着分红而已。”

  “我知道,双峰是隋总的家乡,隋总在外边发达了,也欢迎回双峰来投资啊,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双峰县委县府会尽全力帮助解决。”蒲燕也点着头,笑吟吟的道:“隋总在外边朋友众多,也希望隋总能多帮我们双峰宣传一下,我们双峰热忱欢迎各地客商来我们双峰投资兴业,我们双峰也会竭尽全力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政策。”

  “那是肯定的。”隋立媛连忙点头。

  “隋总要走?要不一起吃饭?”蒲燕还真有点儿想和隋立媛多聊一会儿的想法,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儿传奇色彩,一个在大山里走出来而又声名狼藉的女人,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外边的传说,始终没有正面的接触了解得那么真实可靠。

  “噢,实在不好意思,我晚上还有事,还得要赶回昌州去。”隋立媛脸上露出歉意,摇摇头,“改天吧,这是我的名片,蒲书记和杜局长,能把你们的名片给我一张么?春节后有时间,我们聚一聚。”

  隋立媛是真不敢留下来,奶胀得厉害,这会儿连胸罩都已经湿漉漉了,她得赶紧赶回昌州去给孩子喂奶。

  “行,那就不留你了。”蒲燕也很大方,准备和对方握手道别。

  求月票啊,才几张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