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六节 竞争层次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六节 竞争层次


  一句话,能来参加陆为民的这个小范围聚会的角色,都是在经济工作上有所造诣的猛人,等闲之辈是入不了陆为民法眼的。

  可把自己叫来这算怎么一回事?池枫也有些拿不准。

  她知道陆为民比较欣赏自己,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的强项短处,强项是自己思路清晰,定位准确,眼界也还算宽阔,再加上做事情的风格也比较符合陆为民的口味,短处也不少,一是没有在下边区县直接具体经手过行政事务和工作,原来务虚的工作多一些,二是挂职干部,在威信上不及正式任职的干部。

  所以在到宋州工作这段时间,虽然陆为民给她压了不轻的担子,她反而比较感激,这是对方看重自己才会如此,自己也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来锻炼磨砺自己,通过这各项各业的工作处理、协调和推进,也才能使自己的经验迅速丰富起来。

  但今天这个聚会还是让池枫有些不解,像黄文旭也好,杨达金也好,还有未到的关恒也好,虽然都和陆为民有渊源,但是都不是在宋州工作的干部了,唯独自己还是在宋州任职,哪怕是挂职,但也算和陆为民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了,这不符合陆为民的性格,因为陆为民不太喜欢和现在与他有工作关系的下属有太多的私下联系,这是常岚告诉池枫的。

  陆为民把她叫来,肯定也是有一些用意的,这一点池枫可以肯定,现在她需要搞明白陆为民今天把自己叫来的目的。

  *********************************************************************************************************************************************************************

  池枫从卫生间出来返回的时候,正好听到陆为民发声。

  “昌江三强。说起来是三强,但是也只能说是在矮子里边拔高个,我们需要走出昌江这个谷地里去看世界,才能实现自我加压,让自己心胸眼界变得更宽广。也才更能为自己确定一个符合自身的目标。”陆为民手指在面前的茶几上轻轻敲击着:“那些副省级城市我们也不去比,我浏览了去年和我们宋州城市规模和级别都相若的普通地级市的发展状况,苏*州去年是2800亿,相当于我们宋州的4.5倍,这就不说了,肯定大家都会说那是苏*州啊。那怎么能比?那再往下,无*锡,接近2000亿,相当于宋州3倍有多,佛*山和泉*州都超过了1300亿。两倍有多于宋州,当然,大家也都可以说这都是沿海发达地区的城市,而且也就这么几个城市,但你可以在去查看一下啊,像烟*台、唐*山、温*州这些城市都相当于宋州经济总量两倍以上,而像大*庆、淄*博、潍*坊,这些城市也都接近与宋州两倍的经济总量。甚至连东*莞这种实质上属于县级市的城市也相当于我们宋州gdp的1.5倍以上。”

  陆为民谈兴显然也有些起来了,声音也变大了不少,“我有时候也在扪心自问。我们为什么和这些城市差距会这么大?前几位像苏*州、无*锡我们不敢去比也就罢了,但佛*山和泉*州呢?我们就不敢把它们当作我们的追赶目标?连这点自信和勇气都没有?把佛*山和泉*州的基本条件和要素与宋州比一比,它们比宋州强在哪里?宋州又有哪些要素比它们强?我仔细分析过,如果单论基本条件,宋州是强于佛*山和泉*州的,佛*山有铁路。有高速公路,宋州不但有铁路和高速公路。还有长江黄金水道,比起泉州来。丝毫不逊色;轮资源,宋州地处三省结合部,劳动力资源的充裕度和薪酬优势都远胜于佛*山和泉*州,矿产资源更不用说,粤省和闽省都是资源匮乏的省份,远无法和我们昌江相比,要论产业基础,二十年前,只怕我们宋州的工业基础要远胜于佛*山和泉*州了,但是为什么二十年后我们却落后了这么多?”

  陆为民的问话让黄文旭、杨达金以及后边走进来的池枫都一时间沉默不语。

  好一阵后,黄文旭才缓缓道:“我的理解,可能有几方面原因,一是沿海地区因为地域原因接受外来新思想和新生事物的速度要比内陆地区快得多,所以在同一时空下,本地私营经济发展情况要好得多,二来同样理由它们吸引外来资本的几率要大得多,从地方政策到了解程度,外来资本都更容易进入沿海发达地区;第三,先发优势也造就了它们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也使得我们和它们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三个因素的累积效应不可小觑,其影响甚至远远超过了我们内陆地区在单纯的资源和基础设施这些要素上的优势,尤其是现在资本要素的威力越来越显现的时候,沿海地区在资本这一块上的优势已经相当大了,这更加大了我们和沿海地区的差距。”

  “那文旭,你觉得最核心的原因是什么呢?”陆为民追问了一句。

  “恐怕还是观念意识。”这个问题上黄文旭没有含糊,“我在宣传部工作这么久,接触来自沿海地区的一些新东西比较多,我感觉沿海地区地方政府在很多观念上都和我们内陆地区有了较大差距,比如沿海不少地方政府提出了转变政府职能,要建成服务型政府而非现在的管理型政府,我们内陆地区的政府官员们,无论是哪个部门或者哪个层级,内心和骨子里都还是以管理者自居的,哪怕是招商局、经开区这些明显是要以吸引外资和发展经济为目标的机构部门,虽然在表面态度上非常好,但是那只是表面现象,深层次的理念没有解决,体现在实际工作上就是软环境的打造,服务范围这些上欠缺热情,更多的是画地为牢,依葫芦画瓢,难以更多的去考虑如何来更好的企业服好务,解决它们实质性的问题,帮助它们更好更快的发展。”

  陆为民心中暗赞,黄文旭到省委宣传部工作这一段时间看来也是受益匪浅,起码在很多层面的见解上更细致深刻了,或者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接触沿海地区的各种新观点新理念更多,自然而然也就有了新想法。

  杨达金和池枫也对黄文旭的观点点头认同,能认识到这些不难,但是要这么细致深刻的归纳出来,就不那么简单了,他们两人,尤其是杨达金也意识到黄文旭能够从麓溪区委书记位置上脱颖而出,并非无因。

  “达金,池枫,听到了吧?文旭分析归纳的观点,对于宋州也好,洛门也好,都是很有启迪意义的。”陆为民语气很肯定,“我一直主张,一个地方和其他地方的竞争,比如产业竞争,硬要素竞争,这些都是低层次的,真正的核心竞争,就是环境竞争,其实环境竞争也就涵盖了产业、要素等等,但是这里边还有一些更高层次的竞争,刚才文旭提到的一点,就是我们政府职能部门的理念转变其实也就关系到一个地方投资发展环境改善,这也是高级竞争的一个方面,我原来在丰州也谈到过,像一个地方的诚信体系氛围、法治氛围,其实也是高层次的竞争,低层次的竞争可以在短时间立竿见影,但是高层次的竞争则是长期持久的,而且经济越是发展到一定程度,那么高层次要素也就是软要素的竞争就会越来越显得重要,也就是说,你在各类氛围这种软要素软环境的建设上更具优势,那么你就可以在最后的竞争中胜出。”

  杨达金和池枫深以为然。

  *********************************************************************************************************************************************************************

  关恒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见几个人谈得眉飞色舞,关恒也很是好奇,迫不及待的加入了话题中。

  虽然已经转岗到了纪委这条线,但是关恒对于经济工作这一快却丝毫没有放松关注,尤其是在西梁这种硬要素不错但是软要素却很差的地方,关恒也是更感觉到了西梁和丰州那边的差距。

  第二更,不休息送上,继续码字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