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五节 重大打击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五节 重大打击


  吕嘉薇带来的消息无疑再度勾起了陆为民对中石化80万吨乙烯项目的兴趣。

  吕嘉薇不是无的放矢,她这一次来固然是要当面道谢自己在遂安东阳硅业和赛华摩尔斯太阳能两家企业上的指点,让他们避免了被卷入这一轮宏观调控风暴中,但是吕嘉薇也在垆头机场上给了自己相应的支持,更何况无论是在遂安多晶硅和太阳能光伏产业上的合作,还是在垆头机场上的联手,其实都是一个双赢的格局,他们找到一个赚钱门道,而宋州则收获了投资和机场,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欢迎的。

  单单是这两件事情还不足以让吕嘉薇亲赴宋州来,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谈到中石化80万吨乙烯项目却让陆为民觉得这个项目似乎并非像自己最初所想象的那么高不可攀。

  尤其是后来吕嘉薇提到正好可以利用大家都对宏观调控到来之后的观望之际趁机主动开展工作,这更让陆为民心里有所触动。

  如果没有笃定的把握,吕嘉薇岂敢在自己面前卖弄?

  假设自己猜测的没错,弄不好中石化方面有要员是给吕嘉薇漏了风的,甚至本身就是要通过吕嘉薇来传递这么一个信息,宋州市有希望的,就看你宋州愿意不愿意去争取。

  吕嘉薇说得也没错,现在大家都觉得没希望了,估摸着这股调控风暴一来起码也是明年以后的事情了。肯定只能搁一搁,但如果这个时候宋州方面全方位开展攻关,把前期工作做好。而那边又有中石化内部的奥援来策应,一旦宏观调控风潮过去,也许就是这个项目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这事儿值得一干。

  但交给谁来干?这恐怕是一个要持续几个月时间的公关工程,再要由来秦宝华来亲自抓也不合适,得有一个人来盯着。

  郁波?显然不合适,虽然他分管招商引资,但现在经济技术开发区百废待兴。离不了人,不可能抽这么多精力来专注这事儿。

  陈庆福?陆为民也觉得不太合适。陈庆福干这个常务副市长非常合适,处理行政事务有条不紊,有理有据有节,但是像这一类去抓项目抓公关的工作。陆为民觉得他缺乏一点激情。

  霍廷江?先不说他可能面临转任宣传部长的问题,陆为民觉得霍廷江在麓城县工作时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到了副市长的位置上,似乎变得有些藏拙了,他不知道这是自己个人感觉还是其他,但似乎秦宝华又对霍廷江感觉更好了,这也是个问题。

  纪晓岚也不合适,对这个民主党派的副市长陆为民印象很一般,总觉得有点儿因人设位的感觉。就是因为需要一个民主党派干部,所以才要把他给推上来,分管农业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黄鑫林倒是不错。如果是自己才来的时候当然很合适,但现在黄鑫林已经接管了卢灿坤那一摊子工作,城建和交通,还有国土,也是今年宋州的重头戏,黄鑫林也抽不出那么多时间来跑这事儿。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

  其实陆为民最看好的还是池枫,池枫的性格和风格。来抓这项工作无疑是最合适的,有热情有激情,而且池枫能说会道,性格豪爽,要进京去公关协调中石化那帮人,可谓恰到好处。

  但池枫现在分管这摊子工作也不轻松,尤其是旅游这一块,也是今年市里的一大主攻方向,而教育产业化今年也一样面临着全面启动的步骤,所以除非调整池枫的工作,让他接管霍廷江分管的工业这一块,这样才有合适的理由来让她接手80万吨乙烯项目。

  盘算着如果霍廷江真的接任了宣传部长,那么李幼君又能顺利的担任副市长,那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但这一切还得要建立在一切顺利的基础之上,这也需要运作。

  *********************************************************************************************************************************************************************

  恽廷国脸色有些微微发青,他目光不动的从摆放在案桌上的传真收了回来,淡淡的道:“你直接说,他们什么意思?”

  罗国权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事儿麻烦大了,但是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我打电话详细询问了,可能恽书记您也知道中央这一次……”

  “别给我说这些,我只问现在他们什么意思?!”恽廷国压抑住内心的火气,提高了一个声调。

  罗国权吞了一口唾沫,他知道这是恽廷国发怒的前兆,但却不能不说:“中铝方面的意思是这个项目的推进的速度和力度上可能需要放缓一些,原计划五月份前面启动建设,现在恐怕得放一放,……”

  “放一放?怎么放?”恽廷国阴冷的目光盯着罗国权,仿佛这一切都是罗国权的错,“土地征了,围绕他们这个项目的基础设施建设早已经全面启动了,道路,管网,市政府为此投入了配套资金三个亿,这里边还有那么多拆迁补偿和统征统转,能放多久?”

  “恽书记,他们的意见只是放一放,这个项目国家发改委是已经批复了的,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您也知道在这种大气候下,国家压缩固定资产投资,在各大银行方面都起了连锁反应,中铝方面原来联系的银行现在也都紧缩银根,而且最主要的是关于电解铝的项目是重点清理整顿对象,相关领导认为这种时候中铝如果太过于出风头,会刺激一些在这一轮调控中受到影响的企业,引发舆论界的一些不必要的攻讦。”

  罗国权也有些着急,但是这却不是他着急就能解决的问题。

  中铝方面的传真已经来了,明确表示这个项目需要放一放,罗国权和中铝那边主要联络人联系了一下,对方透露过来一层意思,一家民营企业的电解铝项目已经被点名拿下,现在高层为了避免引来不必要的风波,所以要求中铝近期的电解铝项目都要暂时停下来,估计起码也要等到十月份以后去了,弄不好得到明年才来考虑。

  这个情况对昆湖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对恽廷国的打击尤甚。

  恽廷国吐出一口胸中的恶气,这个突如其来的大家差一点就把他打懵了。

  他不是不知道中央的调控政策,春节前后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却没有联想到中铝孟原项目上,在他看来中铝孟原项目国家发改委的路条已经拿到,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了,就算是有调控要核查,也轮不到这个项目上来。

  没想到中央调控没有让这个项目中止,却等来了中铝自己主动要停下来,这简直无法容忍。

  罗国权提到的那个理由在恽廷国看来实在太牵强了,中央检查和暂停其他项目怎么能和孟原项目扯上关系,这是央企中铝自己的独资项目,各种手续都完备了,不怕任何人来查,但却被对方一个担心舆论的攻讦就给搁下来了,让人无法接受。

  “老罗,中铝方面主要是因为银行贷款问题么?”恽廷国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等下去,中央这场调控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手,如果要拖到明年,那昆湖就损失大了,这么大一个项目可以说拖一天都会带来极大损失,这要拖到明年再来重新开工建设,再算上这个项目建设工期,只怕自己离开昆湖时这个项目都未必能竣工投产。

  如果只是银行方面受到了影响,恽廷国倒是觉得问题不大,他可以协调昆湖这边几大银行,对于中铝这种央企的投资项目,几大行还是很放心的。

  “我觉得不完全是,可能主要还是高层不愿意因为这种事情引发舆论的争论,本来现在很多对国企的隐性垄断的批评声音就很大,同样的项目,国企就一路绿灯,顺风顺水,民企就设置障碍,百般刁难,一些经济学家对此意见很强烈,国内外一些财经媒体上都能见着,所以上边的意思是起码表面上要做到一视同仁,都要停下来配合核查。”

  罗国权倒是对这个问题了解得很透彻,国内舆论界在这个问题分歧很大,正因为如此,更需要小心慎行。

  恽廷国心中一沉,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倒真还不好解决了,中铝那帮人是不会听自己的,也不会看得上你在政策优惠上的让步,他们都要保自己的官帽子,岂肯在这种事情犯错误?

  那就只有等下去,但等下去,这边已经启动了的配套工程建设,还有拆迁安置房的建设,这些都是问题,该怎么来解决?

  继续呐喊,继续求推荐票,保持上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