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七节 希望很大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七节 希望很大


  人不能总活在自己的思维空间中,那太自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每一个女人也有她们自己的生活和空间,自己不能自私的去用自己的想法去理解对方的一切,所以当陆志华在谈到甄婕和甄妮的问题时就很直白的告诉陆为民,不要耽误女人,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如果不能给女人一个念想,她们今后几十年的生活会很孤独,那太不道德了。

  陆志华的话给陆为民触动很大,联想到如果甄婕甄妮真的就这样孤独终老,自己于心何忍?她们爱过自己没错,自己喜欢她们也没错,但是当自己无法给她们日后的幸福时,又怎么能再贪婪的占有对方的一切?

  如果不能给她们幸福,请放手。

  陆为民的确是这样想的,他也很想演一出潇洒淡定从容的离别戏,哪怕这出戏内里是苦涩而失落的,但的确如陆志华所说人不能太自私。

  他这么做了。但是现实却总是那样尴尬,甄婕的回应是她现在的生活自己的选择不会因为陆为民的态度而改变,甄妮的回答则更让人无语,她已经习惯了现在孤身一人的生活,陆为民不过是偶尔出现在她生活中的一个过客,如有需要她会索取,如果没有需要,请勿打扰。

  这样的结果既让陆为民觉得惊讶中带着一丝无奈,但是内心深处陆为民却发现自己似乎很有些窃喜。不管甄婕和甄妮的内心真实想法是什么,但这样的回答却是明白无误的,她们似乎无意改变现状。而这一点也和他无关。

  当陆为民把这个结果告诉陆志华时,他发现陆志华似乎对此早就有预料,很寡淡的表示知道了,这让陆为民很郁闷,问陆志华下一步该怎么办,陆志华则很理直气壮的告诉陆为民,如果给不了她们想要的生活。也许可以给她们一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因为孩子的存在既可以有效的强化双方的联系。使得她们不至于过于失落,而同样孩子的成长过程也能给母亲一个抚慰以及充实的生活。

  陆为民完全无法理解陆志华哪里钻出来这么多奇谈怪论,在他看来,自己这个二姐是不是老姑娘生活过得太久。以至于心理有些失衡变态了,所以也对干涉别人的生活感兴趣起来,他甚至怀疑陆志华是不是有意唆使自己这么做,让甄婕或着甄妮生下一个孩子来满足她这个既不想在感情上向哪个男人有所付出,但是却又能圆一圆她“抚养”孩子,过一过做“母亲”的梦。

  当然这种话陆为民不敢当着陆志华说,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而已,但仔细分析陆志华的言论,却也要承认不无道理。一个女人如果在爱情和婚姻上无法追求了,那么似乎就下意识的会把这份感情倾注在孩子身上,而如果连孩子都没有。那么则真的很难说她们还能寄托什么。

  躺在陆为民怀中的甄婕愁肠百转,良久才幽幽的道:“甄妮怎么办?她会怎么想?”

  陆为民一窒,他还真没想过甄妮这边儿,但这话已经出口,他自然要扛着,“甄妮那边我来解决。不用你操心。”

  “怎么解决?”甄婕不信,摇摇头。“为民,你别说了,我现在心里很乱,这件事情你别再提了。”

  “阿婕,我知道了,你考虑一下,不过我话已经说出口了,这个承诺永远有效,而且我也觉得你应该要一个孩子。”陆为民温柔的抚摸了一把甄婕的裸肩,“我们不需要为别人活着,不需要过于计较别人的看法。”

  甄婕摇头不语,不过很显然陆为民的话还是让她感动了,蜷缩在陆为民怀中半晌不做声。

  “对了,阿婕,下个星期甄叔要上六十了,你们要去么?”陆为民想起这个问题问道。

  “我不会去。”甄婕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来,“怎么,我爸给你打电话了?他还好意思给你打电话让你去参加他的寿宴?”

  陆为民赶紧道:“不是,是雷达告诉我的,我觉得我可能还是要去一趟。”

  甄婕叹了一口气,“你去吧,可你看看我妈的情形,我能去么?就算他在外边花,可自己结发妻子总该要过问一下吧?觉得给了几个臭钱生活费,就可以放心大胆在外边养女人了?我妈病成这样,他就回来过一趟,丢下十万块钱就走了,这样的男人,你说像个人么?”

  乐清病了,宫颈癌,做了手术,情况还行。

  照说五十多岁的女人不应该是宫颈癌的高发年龄,但是却是事实,陆为民估计这可能也和乐清在外边生活过于放荡有很大关系。

  这两口子陆为民还真不好说,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所以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甄敬才和乐清这两口子的确也太过分了一些。

  甄敬才也就不说了,从在195厂时候好像就没有清静过,离开195厂去丰州后就更不安分了,据陆为民所知他在丰州拓达水泥厂工作这十年,女人就有不少,只不过最后这一个才算是和他有点儿夫妻味道,生了两个儿子,但即便是这样陆为民了解到的情况甄敬才依然在外边风流,连陆为民都不得不佩服甄敬才精力过人,六十岁的人了居然也还有这么高的性致,这么好的精力。

  但乐清也不逊色,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乐清的表现都算不上好,今世中乐清在昌州一样是生活格外“精彩”,拿俗一点的话来说,乐清也就是个烂货淫妇,拿钱倒贴养“老白脸”的事情即便是在现在社会日趋复杂多元化的今天也不算多见,但乐清却能甘之若饴,迎风臭出几十里的名声也让甄氏姐妹抬不起头,甚至甄婕甄妮连195厂都不愿意回去。

  前世中这两口的情况就让甄氏姐妹受创非浅,这一世,陆为民以为自己的介入可以帮助他们,没想到甄敬才出走丰州也没有什么变化,而乐清也一样,只不过从前世的鬼混到现在包养“老白脸”了。

  越是想到这个问题陆为民对甄氏姐妹的歉疚心就越重,本来以为有着前世记忆可以解决一切,没想到很多事情依然还是按照历史惯性行进,自己一样无法改变什么。

  *********************************************************************************************************************************************************************

  接到安德健的电话陆为民也有些吃惊,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这么晚,什么事?

  从安德健第一句话出声,陆为民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兴奋和喜悦,“为民,在干啥?睡了?那我可打扰你了。”

  “安书记,哪儿能呢?还在看书呢。”陆为民歪在床头还正在看书,旁边岳霜婷已经睡下了。

  “噢,我这边刚吃完饭,把领导送到宾馆。”安德健那边似乎正在刻意的控制着情绪,不过陆为民却能感受得到对方的心境似乎很有些躁动,“中组部的领导。”

  中组部的领导?如一道闪电划破陆为民脑际,他立即反应过来,“安书记,他们是……”

  “他们是下来考察我们普明村级班子民主建设和带头人选拔机制建设工作的,走了两个县,看了三个点,非常满意,顺带也看了我们这边几家农业公司和地方基层开展公司加农户方式的合作,觉得很有意义。”安德健打断了陆为民的话头,大概也是怕陆为民领会错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欲盖弥彰,中组部这个时候来考察普明的村级政权建设和村务民主公开,那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安德健也还是有些门道,自己春节期间才给他提了这个事儿,两个月之内安德健就能把中组部的人给撬动下来,这份人脉这份本事不简单。

  “呵呵,安书记,我了解,昨天我在《昌江日报》上看到了荣书记、高省长、杜书记以及左部长他们会见中组部领导一行的消息,我还在琢磨这是来干啥的呢,敢情是来看普明的啊,好事儿啊。”陆为民笑得很诡异。

  电话另一头的安德健也听出了陆为民笑声中的异样,沉吟了一下才道:“中组部一行是来考察基层政权建设和村务民主公开机制建设,不过也和省里谈了一些其他,其中也有关于我的是事情。”

  “那他们怎么说?”陆为民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现在还不好说,你知道的,这种事情不到铁板钉钉,没有人敢给你打包票。”安德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得太肯定,如果不是陆为民,他也不会透露,但是即便是陆为民,他也不能把话说死,否则一脚踩空,那就太丢脸了。

  不过话说到这份儿上,陆为民也明白其中含义,意思就是希望很大。

  第二更再求几张推荐票,俺要上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