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十二 冼刚的机会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十二 冼刚的机会


  对于陆为民对自己的器重池枫是有感觉的。

  从一来就把文教卫这一块不算轻的工作交给自己,池枫就能感觉到这一点。

  她一直以为也许自己来会先分管一些不太重要或者冷门的部门,比如文化体育可能会给自己,但是教育和卫生则未必,像啥安监、环保、信访、民宗、外侨这一类比较偏门的工作倒是有可能交给自己。

  未曾想到陆为民直接就把文教卫全部交给自己,后来更把被列为今年全市一块重要工作的旅游也交给了自己。

  充实而忙碌着,这就是池枫来了宋州大半年的感觉,但是她觉得值。

  这大半年来她从最开始的生疏到熟悉,从被动应付到主动出击,从捉襟见肘到游刃有余,一项项工作有条不紊的梳理开来,一个个干部在心中慢慢熟悉了解,渐渐的,自己的威信也在自己分管的领域慢慢的确立起来了。

  秦宝华和她说过,一个领导的威信树立有两个要素。

  一是要做事,不做事,优哉游哉,走走看看,日子也就过去了,也许你会获得一个好名声,人缘关系也会不错,但是你却绝对不会收获尊重和信任。

  二是说话行事要有决定权,也就是说你表的态度,说的话,最终要能落实,也就是所谓的言必行行必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无法树立起自己的权威。

  权威和信任。合起来就是威信。

  第一条池枫觉得自己能做到,她来宋州就是要做一番事业的,不是来镀金混日子的。苦点儿累点儿她不怕,但是第二条就不简单了。

  她是副市长,一个副字就意味着很多事情不能做主,既要让下边心服口服,又要能让上边认同自己的意见,要实现双方的协调统一,就要考验自己的工作艺术。在这一点上池枫自认为自己算是有些天赋的,但是仍然很不容易。

  不过陆为民和秦宝华给予了她很大的支持。尤其是陆为民,这对她在所分管领域里边迅速树立起威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池枫当然不敢说自己是国士。但是陆为民能这般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那她当然要以自己的努力来回报。

  所以当陆为民把她叫去谈了80万吨乙烯项目这项工作之后,哪怕明知道这项工作难度极高,也知道这项工作不是自己分内工作,她还是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而且只花了两天时间就准备完毕,飞赴京城了。

  “池市长,这一次恐怕我们要在京城呆一段时间啊。”与池枫一道飞赴京城的市政府副秘书长冼刚,他是这一轮中从沙洲区副区长调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的。算是一个平调。

  池枫瞟了一眼冼刚,冼刚给她的印象比较模糊,听说冼刚和沙州区委书记岳唯斌关系不太融洽。原本这一轮他本来是有希望担任沙州区委常委、纪委书记的,但是遭到了岳唯斌的坚决反对,所以未能如愿,而是调整到了市政府担任副秘书长。

  “老冼,你不看好咱们这一次进京?”池枫随手把飞机舷窗遮光板关闭,轻声问道。

  “不是看好不看好的问题。一两次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这样大一个项目。没有三五个月的拉锯战,可以说看不到希望。”冼刚显然不乐观,“我从陆书记交待了这项工作之后就一直在了解这个情况,宋州石化炼油厂我也去了两趟,他们那边积极性倒是非常高,关键在于这个项目不是我们宋州甚至省上能决定,主动权基本上都操纵在中石化那边,我们基本上就是被动的等待人家决定,而且对于这个项目,不像其他招商引资,我们还能展示一下我们的优势我们的条件,但这个项目这些方面没有多大意义。”

  “哦?为什么这么说?”池枫心中微微一沉,冼刚的话不无道理,这也是她最担心的,而冼刚也看到了这一点。

  “池市长,你肯定也明白,假如这个项目如果近期真的不会启动,那么无论我们怎么努力也意义不大,因为这根本不是我们地方上能影响得了的,哪怕是省里能发挥的影响都极小;如果要启动,那么只可能那么几个城市,武*汉,宋州,安*庆,如果要论各方面条件,三个城市都具备,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武*汉的竞争力从某些方面来说更强,我们和安*庆都要次之,当然这不是绝对的,竞争力的体现和高层的选择也有不同角度和不同看法,但起码像武*汉条件不输于我们,也就是说,起码在上边看来,我们条件相仿,这些客观条件都已经是具备了的,摆在那里,不是我们吹嘘一番就能把别人忽悠住,也不是我们现在拍拍胸脯表个态就能改变多少,所以这些条件来作为选择的依据不太可能,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如果真要落户我们宋州的话,那么主就必须要让中石化方面有很强的主观意图选择我们宋州才行,而不是去和武*汉、安*庆比拼客观条件,那我们反而没希望。”

  池枫心中对冼刚的看法因为这一番话立即提升了不少。

  冼刚对这个问题的分析很精辟而深刻。

  事实上陆为民就专门交代过池枫,也很客观的评价过说,如果单单从城市条件来谈,宋州是竞争不过武*汉的,也就是说如果说单纯的是国家发改委来决定这个项目的投向,那么很大可能会选武汉,但是这里边夹杂着一个中石化,一个自主性很强的央企。

  从陆为民了解到的情况,在这个项目上,发改委那边很大程度是授权给了中石化,也就是说中石化的自主性比较大,因为这的确也是他们自身的项目。

  中石化一旦确定这个项目要启动,选择宋州还是武*汉,很大程度取决于中石化内部对这个项目的评估。

  如果说中石化认为今后几年华东地区对乙烯需求还会进一步增加,选择宋州落户,可以兼顾华东和华中市场,那么他们就可以做出选择宋州的决定,同样,如果中石化认为目前华东地区已经有了扬巴项目和赛科项目,产能比较充裕了,而华中和武*汉的重要性更强,那么他们就会选择武汉,这里边的认定主观性很强。

  而对于宋州来说,主观性越强反倒是更有利的,如果真真正正要一条一款来综合衡量评估分析打分,那么陆为民不认为宋州有希望能竞争过武*汉,事实上前世的实际结果也证明了中石化最终还是选择了武*汉,当然时间还要往后推一些,而今世,宋州如果要在这场竞争中胜出,那么就要不遗余力,甚至不择手段。

  陆为民在给池枫的交待中就明确告诉池枫,她今次去京城主要目的就是要和中石化方面疏通好关系,尽可能的密切双方的往来,也正是目前国内宏观调控政策高压下,大家都在避风头时才是逆势而上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段时间沟通打基础,甚至可以说拿下这一局的机会,要等到大家又重新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去竞争,那么宋州是无法竞争过武*汉的。

  “老冼,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池枫不动声色的问道。

  冼刚见池枫问得认真,沉吟了一下才道:“池市长,陆书记选择这个时候要我们进京公关,我觉得也是有深意的,正面作战我们没有优势,只能另辟蹊径,突出奇兵,现在中央宏观调控风潮下我们悄然出击,抢占先手,但要把先手化为胜势,还不够,而一旦先手不能敲定胜势,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在这场竞争中出局了。”

  池枫点头,冼刚分析得很和陆为民所说差不多,这家伙脑袋够用,自己倒是有些小瞧了。

  “池市长,我不知道陆书记还有没有其他的动作,但是单靠我们现在这点儿动作,我觉得成功几率很小,哪怕我们和中石化那边关系拉得再近,谈得再愉快,但真正到了敲定的时候,我不认为这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除非陆书记另外安排有后手。”冼刚看着池枫道。

  池枫面色平淡,没有再多说:“老冼,我们干好我们自己的工作,至于其他,我想陆书记秦市长他们有安排。”

  冼刚眼睛一亮,还想再多问一句,池枫却已经把脸侧往一边,闭上眼睛休息了。

  冼刚见状也是一愣,但是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对方是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了,这反而让冼刚心里大喜,这意味着自己这只是一组人从明面上的公关,也就意味着还有其他的工作也在推进,而池枫显然也知道一些情况,但是却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多说。

  这对于自己来说也许就是一个希望,从沙洲区出来冼刚就憋着一股气,自己几乎是被挤出了沙洲,他不服这口气,可到市政府担任副秘书长让他很是失望,觉得这个岗位上就是按部就班的混日子了,但现在看来,这却是要一个契机。

  他很清楚80万吨乙烯项目有多么重大,一旦真正成功,而自己如果又能在这项工作中有所表现,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

  啥也不说,努力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