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十五节 在行动 3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十五节 在行动 3


  唐克礼的话让曹孟非和窦永年脸色都郑重了许多。

  桐柏电子工业园目前仍然是遂安县的根基所在,按照昨年的统计数据,桐柏电子工业园的工业总产值占到全县工业总产值的七成以上,所产生的gdp更是占到了全县gdp的60%,可以说桐柏电子工业园打个喷嚏,遂安县的工业经济就要感冒。

  这也是遂安县要不遗余力的推进太阳能光伏暨硅产业园的建设,就是要防止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哪怕这个篮子很结实,毕竟也还是有风险,尤其是像遂安这样的工业大县。

  唐克礼的提醒让曹孟非和窦永年都清醒了不少。

  前段时间两个人的主要心思都放在了太阳能光伏暨硅产业园的发展上去了,而太阳能光伏暨硅产业园的发展势头也的确很可喜,企业入园顺利,投资迅速到位,建设进度快,整个产业园工地就像一个沸腾的熔炉,彻夜通明,人声鼎沸。

  但是现在遂安的工业根基还不是太阳能光伏和硅产业,哪怕是到明年这个产业眼全面投产运营,两三年内都还不能取代桐柏电子产业园的地位,这个时候如果电子产业出点儿差错,那才是顾此失彼了。

  “中央宏观调控政策对银行影响很大,必然会影响到它们的放贷,这一点上县里早在去年就有准备,要求各企业要做好这方面的考虑。县里也提前和几大行沟通过要求它们在对县里重点企业的放贷上要有限提前考虑,应该说还是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窦永年沉吟着道:“但毕竟电子产业园里数百家大小不一的企业,像有些企业本身规模就不大。而且资金链紧绷,如果再遇上一些不可预测的意外因素,那么的确会引发问题,而电子产业本身产业链就很长,一个环节出问题就可能影响到下游产业链。”

  “老唐所说这个问题的确需要警惕,但作为一级政府我们如果干预,恐怕也会有些问题。农信社和市商业银行虽然和地方党委政府关系比较密切。但是毕竟它们是独立运营的企业,它们有它们自身的风险评估机制。这一点上如何来协调达到一致,还需要斟酌啊。”曹孟非也接上话。

  “曹书记,窦县,这一轮宏观调控风暴会持续多久现在还不好说。但是现实的影响是存在的,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唐克礼摇头,坚持自己的意见:“县里要介入,可能在方式上可以有选择,市里不是在推动金融征信体系的建设么?在这项工作上其实县里也做过一些工作,像当初我还在产业园当主任时就开始做起来,一直到现在也在做,但是几大银行对我们这项工作不太认可,始终按照他们的规则来进行评估。这让大家也都有些懒心懒肠,所以这一两年有些懈怠了,但我觉得现在应该是一个机会。市里边陆书记不是又在力推这个征信体系建设么?如果在几大行那边现在有困难,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先从农信社和市商业银行开始推动起来,然后鼓励股份制银行来接受,这样循序渐进。”

  窦永年略加思索,把目光投向曹孟非,“曹书记。我看老唐的意见值得研究,可以考虑做起来。我感觉陆书记在这上边下一步肯定也会有动作,咱们走到前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窦永年一句“陆书记下一步也会有动作”让曹孟非有些意动,如果县里这项工作走到前面,哪怕在实际推进中遇到一些问题,也可以求助于市里边,而陆书记了解到这一点,也会加深对遂安县委的印象。

  “嗯,这个意见可以研究一下,拿出一个可操作的方案出来。”曹孟非终于点头,“电子工业园是咱们县的根基所在,要把问题解决在最初,老唐,你盯紧一点,老丁初来乍到,对情况不熟悉,你得多帮一把。”

  *************************************************************************************************************************

  “陈市长,沙洲情况就这样,始终不好不坏,不愠不火,区里也还是想了不少办法,也出台过不少规划构想,但是要落实下来,效果总是难以尽如人意。”卢楠一身运动装,陪着陈庆福沿着东岭南麓的石梯漫步,“一直到近期区里才算是有了一些具体的考虑。”

  四月份的东岭一片幽翠,大叶女贞、酸枣、水杉、香樟、大叶榕,还有不少移植过来的银杏都是青葱明丽,让人赏心悦目。

  “卢楠,你们区里认真研究过没有?为什么效果不好?宋城也好,沙洲也好,作为主城区现在经济总量已经下滑到了被烈山、叶河和西塔超越的境地,你们就没有反思过么?”陈庆福很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老岳一天在忙什么?打高尔夫还是游泳?我记得池市长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不是在打球,就是在游泳,他好像还很淡定从容嘛。”

  卢楠不好说话。

  岳唯斌也是一肚子情绪,在这个区委书记位置上一呆就是几年,总觉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霍廷江当副市长了,现在郁波和谭伟峰又进市委常委了,可他这个资格最老的区委书记却是无人问津,而且似乎市里边对沙洲的工作还很不满意,这让岳唯斌更是不自在。

  作为区长,卢楠在沙洲区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他觉得岳唯斌有情绪情有可原,沙洲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沙洲区委区政府肯定有责任,但是市里边难道就没有责任?在卢楠看来,恐怕市里边在规划失当上责任更大,要么一门心思放在苏谯、遂安和麓溪这些区县上,要么就是盯着经开区,却没有人真正考虑过沙洲和宋城的未来。

  似乎大家都下意识的觉得沙洲和宋城就这么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才是常态,可到头来突然发现就在市委市府眼皮子下边还有两个主城区,立即就觉得不是滋味了,就要挑刺摆弄了,这如何让人服气?

  见卢楠不说话,陈庆福也很了解自己这个老下属,论人品卢楠是没啥说的,性格上也偏软了一些,面对岳唯斌这种油盐不进的官场老油子,卢楠恐怕无论在哪方面都处于下风。

  “卢楠,不是我一个人对你们沙洲区有意见,市里对沙洲有意见的领导不少,作为主城区,农业经济所占比例日益减小,那么在二三产业上该有一个什么样的长远规划和中近期的构想?怎么来实现和突破?”陈庆福忍不住又道:“其实市里边不是没有给你们意见,但你们沙洲区接受了么?执行了么?推三阻四,磨磨蹭蹭,一项工作落实下来,往往人家区县都出成绩了,你们还在推进不了,是,你们是主城区,情况不一样,问题多,难度大,但是真的就没有办法了?还是遇难则退,畏难情绪重?或者干脆就没有想过要好好把工作拿起来,就想着眼睛一闭一睁又是一天混过去了?”

  陈庆福说得有些刻薄,但他是真觉得沙洲区这边太萎靡了,区委区府一帮人缺乏工作激情,你要说他们没做工作吧,好像也不是,什么工作安排下去,他们也在动,但是效果却总是不佳,就像一个步入暮年的老人,沉稳有余,但激情和创新却是大大不足,而且这帮人似乎也很安于现状,更重要的是在他们对面还有一个情况大同小异的宋城区,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你说我们沙洲区工作不行,那宋城区不也一样?

  我们这样工作不如宋城,但是那样工作总比宋城强吧?你要批评我们,那是不是也得要把宋城也先批评一顿再说?

  陈庆福一直有些吃不准,陆为民来宋州担任市委书记之后,在人事上一直没有太大的动作,一直到今年初才算是有了动作,但是这一轮动作与其说是他的动作,不如说是当初朱小平早已经把架子搭得差不多了,他不过是在这个大框架下来了一个大挪移罢了,但即便是这样,调整的也大多是副职,对区县的一二把手调整是基本没有动。

  如果说各个区县工作都很令人满意,当然没说的,但是像沙洲和宋城的工作已经明显在拖宋州后腿了,陆为民的表现却是无动于衷,这也让人很觉得奇怪。

  陈庆福不认为陆为民是没有办法或者忽略了这个情况,他觉得可能陆为民还在斟酌,或者是觉得条件还不成熟,或许他还要再观察一下,给岳唯斌、沙阳春他们一次机会?

  但也许机会就这么一次,再把握不住就真没了,他需要提醒一下卢楠,别和岳唯斌陪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