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四节 香醉忘忧危机藏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四节 香醉忘忧危机藏


  要说黄鑫林对陆为民没有一点怨气,那是假话。

  黄鑫林觉得自己在陆为民还是常务副市长时就很配合对方工作,而且相处甚笃,黄鑫林甚至认为自己之所以担任市委秘书长之后未能担任常委却被转任副市长,其主因当然是童云松对自己的不太满意,但是究其根源,黄鑫林觉得恐怕还是因为自己与陆为民过于亲善,尤其是在软件园的观点上与陆为民一致,才导致了自己入常失手。

  在这种情形下黄鑫林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陆为民来宋州担任市委书记之后的首选合作者,所以他才会在一获知陆为民将出任市委书记之后就主动向陆为民“输诚”。

  但是没想到这大半年来,自己所面临的却是无言的心酸。

  陈庆福担任常务副市长也就罢了,黄鑫林知道秦宝华对自己不太感冒,而且陈庆福的资历也比他深,所以这个问题上他也没啥想法;但郁波和谭伟峰担任市委常委就让人有些无法淡定了,两个人同时入常,却让自己这个资历最老的副市长继续一边呆着凉快,这无疑是让人难堪而痛苦的,也让他心有不甘。

  当然黄鑫林也分析过陆为民的这个决定,郁波在麓溪的表现的确非常耀眼,麓溪已经成为全市第一经济强区(县),而且也在向全省经济十强县中的冠军头衔发起冲击,而且陆为民有意要让郁波接掌萎靡多年的经开区。那么给一个市委常委的头衔是很有必要的;同样,苏谯作为全市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县,苏谯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宋州工业经济。苏谯县委书记进常委好像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而且谭伟峰在叶河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谭伟峰担任市委常委也说得过去。

  可再是理由充足,难道自己就不够格,自己表现就差了?这是每个人处于自己这个位置上都会发出的疑问。

  现在霍廷江也要进市委常委了,虽然只是担任宣传部长,在很多人眼中。从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转任宣传部长未必就是多么大的升迁,但是那毕竟是进常委了。

  常委和副市长。这之间的差别,有时候就像鸿沟一样,外人理解不了,但是体制内的人却很清楚。

  决策和执行。这就是差别。

  当然,你要说一个宣传部长能在决策层里边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也谈不上。

  但无论如何这样一个举动都是让人难以接受,在外边人看来,他黄鑫林算什么?郁波和谭伟峰上了,现在霍廷江又进步了,就剩下他黄鑫林还在那里苦苦打熬,这未免太伤人颜面了。

  在黄鑫林看来,觉得陆为民有些变了。

  当常务副市长时果敢坚决。当了市委书记之后反而变得畏首畏尾瞻前顾后起来了,常务副市长问题上,陈庆福实际上秦宝华推出来的人选。可能陆为民也不反感陈庆福,但者变成了秦宝华一个市长主导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任命,这太不可思议了,哪怕是陆为民为了维系好市委市府之间的关系,做出这样大的让步也太过了。

  现在陆为民又再度屈从于秦宝华的要求,让霍廷江进市委常委。这让黄鑫林百思不得其解,陆为民为了保持所谓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和谐关系。是不是有点儿丧失了自己的立场和原则了?这样的让步就能换来所谓的和谐,秦宝华就会感激万分,心甘情愿的支持你陆为民的每一项工作,恐怕未必。

  你陆为民觉得你是市委书记可以为所欲为,但你这样做只会丧失你自己的基本盘,没有人愿意为你真心实意的效命。

  李幼君不是你的铁杆么?这一次能不能上副市长呢?黄鑫林获得的消息,省委组织部这一轮调整好像并没有李幼君的戏,这再度证明了黄鑫林的怀疑,陆为民似乎变了,为了维系那所谓的和谐,而变得软弱无力,这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说,也许就是灾难。

  看着陆为民那辆奥迪慢慢远去,黄鑫林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那辆崭新的君威。

  *************************************************************************************************************************

  安德健细细的咀嚼着嘴里的兔肉。

  黄焖兔的味道很不错,他很喜欢这种烟熏过的兔肉,经过蒸锅焖后,味道更佳,所以他专门把陆为民叫来在这里小酌。

  安德健酒量不小,但是近两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经不怎么喝白酒了,即便是有时候迫不得已,也就是小酌两杯,不超过二两白酒。

  但是今天,他主动拿了一瓶茅台。

  “什么时候走?”陆为民端起酒杯轻轻和安德健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大口。

  “这哪儿说得清楚?”安德健笑了起来,“为民,你都是当市委书记的人了,还不懂这种事儿?没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下断言,怎么,你有听到啥传言了?”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虽然安德健说的话是道理,但是他却知道安德健的事情已经敲定了。

  安德健的去向牵动万人心,同样最靠谱的传言也让无数人眼球落地,拟任黔省省委常委。

  几个月前和张天豪竞争副省长黯然失手,几个月后却又再获新生,居然是以黔省省委常委的结果出现,这简直比戏剧还要戏剧。

  虽然圈内人都只知道安德健即将就任黔省省委常委,但是却还不知道他这个黔省省委常委会兼任什么职务。

  不过陆为民却隐约能琢磨出一二来,黔省是内陆地区经济最不发达的省份之一,而安德健却又是以推出了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和提升党的执政能力这一经验获得高层认可的,如何来实现基层政权建设和党的执政能力提升,应该是中央希望在黔省取得一个经验试点的意图,而且陆为民感觉恐怕在黔省搞这个试点,还不仅仅是以上两点,黔省农村贫困,如何既要做到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同时又要和农村脱贫这一要务结合起来,这才是日后安德健可能要面对的。

  陆为民觉得安德健出任黔省委组织部长的可能性很大。

  虽然现在黔省省委组织部长位置上仍然有人,但是中央如果有此意图,要做一个调整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陆为民感觉得出来安德健现在的心态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已经开始以副省级干部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但是陆为民觉得可能安德健做得未必够。

  他本来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说什么,但是从长远来考虑,他觉得还是要提早提醒一下安德健,避免安德健在进入角色时太慢,导致他在开展工作时滞后。

  哪怕可能是杞人忧天,或者让安德健不高兴,他觉得还是要说更好。

  “安书记,传言不传言的,都不重要,有时候,传言本身也就是事实的一部分。”陆为民笑了笑,“我觉得黔省省委常委很适合您,如果是让您担任组织部长,那就更合适了。”

  安德健手上有一个动作呆滞的停顿,然后又恢复了正常,“组织部长?为民,你可是替我安排得好啊。”

  “是么?我觉得的确很合适,中组部若是不这么安排,可能才奇怪了。”陆为民也不在意,“黔省经济发展落后,偏居内陆,中央真要让您去那边,那也是对您的信任和看重,同样也是一个更大的考验和磨砺。”

  安德健一时间没吱声,如果说别人还不清楚自己的去向,但是安德健却对自己的去向却是大略知道的,只不过这种事情却不能对外人言。

  “为民,你面前,我也不说什么虚的,到黔省可能是基本定下来了,但是到黔省干什么,却还只有一些意向,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

  “安书记,我知道,我只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罢了。”陆为民也不多说,“‘普明经验’在农村基层的试点和推广,需要一个平台,黔省是个不错的舞台,但我觉得黔省也有黔省的特殊性,而‘普明经验’也还是有一些局限性,要让‘普明经验’在实践中发展,我觉得有一点还需要加进去。”

  安德健一愣之后酒意也褪去不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意识到自己这一段时间有些得意忘形了,或者说有点儿香醉忘忧了,而眼前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却比自己更冷静更清醒,甚至考虑得更长远。

  放下酒杯,搓了搓自己的脸,安德健点点头,“为民,这段时间迎来送往太多,我的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了,想事情都变得迟钝了,幸好你提醒了我,谢谢了。”

  “安书记,您太见外了。”陆为民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嗯,你说‘普明经验’需要发展,我觉得这很重要,也很有意义,但如何发展,如何结合实际,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安德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开口,陆为民给他的意外太多,他已经有些习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