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七节 危机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七节 危机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官道无疆》更多支持!“崩了?”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

  “崩了。”另一端声音低沉中有些沙哑,是陆志华的,“彻底崩了,根本控制不住。”

  “控制?怎么控制?幻想控制那就是螳臂当车。”陆为民淡淡道:“这么大的窟窿,根本不是谁能扛得住的,用这种方式吹起来的泡沫,一戳就爆,这坑谁来填?”

  其实局面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些不对了,陆为民一直在关注。

  三月,拓扑崩盘,创始人出走美国,丢下一大堆烂摊子,好在宋州这边早就有思想准备,而且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出手接管经济技术开发区这边的所有资产,相当于将拓扑方面彻底赶出宋州。

  当然这种方式肯定还有问题,陆为民也专门要求市政府方面依照法律程序,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保全,以求保护宋州市政府的资产利益。

  这在当时还引起了一些争议,大家都觉得拓扑方面几乎是空手套白狼,就白白拿到了宋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大片土地,而且按照条约约定好好了的招商引资开发也是无一兑现,直接导致了宋州方面的重大损失,宋州市政府收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哪里还需要经过谁的同意?

  但这里边还牵扯到了几大银行资产。市政府这边要强行收回,那么就必定与银行交恶,银行虽然是国家的。从大方面来说和宋州市政府是一致的,但是毕竟代表各自的利益,这种事情上不可能让步。

  所以在经过几番谈判之后,市政府这边和银行那边都同意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时里边还牵扯到拓扑集团,毕竟拓扑集团还是其中一方。

  现在拓扑彻底崩盘,而宋州市中院关于宋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所涉及到的土地和资产的分割也进入了关键阶段。大部分土地和资产市政府与银行方面都达成了一致意见,少部分实在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大家也都心平气和的表示愿意服从市法院的审判决定,如果确有不服,也一样走诉讼渠道上诉到省高院去,不牵扯其他。

  达成这样一个协议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必经各方牵扯进去的利益都相当巨大,即便是拓扑集团自己也不肯轻易舍弃已得利益,当然它的已得利益的确是建立在宋州市政府和几大银行的巨亏之上的。

  如果说拓扑的崩盘还只是影响到宋州一家,而且在宋州市政府的提前布局准备下,还算是控制在可接受范围之内,那么德龙的崩盘对于整个昌江乃至整个中国股市都是一场灾难了。

  德龙系控制的几个上市公司股票从四月中旬开始随着宏观调控措施的加紧开始暴跌,而这个跌势一旦发动,便再无挽回余地,几乎是每天打死在跌停板上。中间基本上没有任何回旋余地,这直接导致了所有人对德龙系的绝望。

  对于昌江来说德龙系的崩盘并不在于股市上,那毕竟是股民个人的事情。对于昌江影响更大的是德龙系企业在两大城市商业银行上的关联贷款问题。

  在昌江省要求华民退出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两大城商行之后,华民集团按照昌江省方面的要求将股权转让给了德龙进而彻底退出了昌江金融市场,转而专注民生银行的经营。

  而德龙在获得了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之后,本身资本就匮乏,目的就是要利用这些城商行的资金来维系德龙系旗下上市公司股价,自然不会放弃通过各种手段从这两家城商行获得贷款的机会。那么这种关联贷款自然就是免不了的了。

  这种情况其实也不是在昌江一个省发生,德龙系同时进军了好几个省的多家城商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获得贷款,用贷款来支撑旗下上市公司的股价,确保德龙集团正常运转。

  如果说没有这场宏观调控风暴,也许德龙集团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当宏观调控政策一出手,股市大市狂跌,自然波及到了本来资金链就已经极端吃紧的德龙集团,立即陷入了风雨飘摇中,事实上德龙的抵抗没有维持两天,一根直线到底的股价就彻底摧毁了德龙的抵抗意志,这种大势下,没有谁能扛得住。

  “上边怎么说?”陆为民问了一句。

  “不太清楚,但是银行界都是噤若寒蝉,现在裹进去的银行不少,还好,民生银行这边坚决拒绝了德龙方面的贷款。”陆志华在电话另一头声音有些闷,“但卷进去的银行太多了,昌江除了昌州和西梁两大城商行外,还有其他几家金融机构也卷进去了,估计这一次损失都会很大。”

  陆为民没有吱声,这个情况他清楚,德龙在进入昌江之后,昌江省委省政府一直把其视为对外招商引资的一大功绩,一方面引来战略资本改善城商行结构,另一方面德龙方面也给昌江方面画了几个大饼,一是提出要在昌州经开区建设一个汽车配件生产基地,配合德龙火炬形成互补式的产业链,这也是让昌州方面最为动心的。

  陆拥军的标准机械工业集团已经在昌州经开区确立了汽车配件生产制造的这一主导产业之后,昌州就一心一意要把昌州建设成为汽车产业基地这一目标作为今后昌州产业发展拼图中最为重要的一块。

  195厂和长安铃木以及昌州市政府共同出资在1995年合资成立了昌江铃木汽车制造厂,并于2001年初实现了公司上市,更名为昌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昌汽集团”的名义在a股上市,其中控股方为195厂,而昌州市政府是仅次于195厂的第二大股东,后来195厂将部分股份转让给了昌州市政府,目前昌州市政府是昌汽集团的最大股东。

  只不过昌汽集团的规模比较小,而且主要是以生产微型车和微型家轿为主,效益一直不太好,即便是有铃木的技术支持,但是由于铃木在重*庆长安还有一个基地,所以昌汽集团一直发展的有些磕磕绊绊,但是这也没有能改变昌江省委省政府和常州市委市政府要把昌州发展成为汽车产业基地的这一决心。

  在陆为民看来,昌江省委省政府和昌州市委市政府在这一战略规划上是没有错的,随着进入21世纪,汽车日益普及,进入寻常百姓家,汽车产业将会迎来一个飞跃式的发展期,而国内市场井喷式的需求也会让国内汽车产业呈现出一个想象不到的局面,只是昌汽集团先天就有些不足,要改变这一局面,恐怕不是依靠昌汽集团本身就能决定的。

  只不过昌江省委省府和昌州市委市府的地方情结过重,不愿将控股权交给别人,事实上向上汽、一汽都曾经有意接手昌汽,但没有控股权就毫无意义,所以未能成功,不过这没有影响到昌江省委省府和昌州市委市府要做大汽车产业的这一宏伟目标,也正是在德龙集团表现出了这个意愿之后,昌江省委省府才表现出了积极性,支持德龙集团进入昌江,甚至不惜做工作让华民集团退出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而让德龙进入作为示好的条件。

  只不过昌江省委省府把这个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德龙集团固然控制了诸如德龙火炬这样一些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也的确在海外还有一些渠道,但是德龙本身却并无意做实业,或者说实业只是他们心目中的一部分,只是用来支撑起庞大的德龙商业帝国的一部分,并没有特别的地位。

  所以德龙集团给昌江省委省政府许一个空头愿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要投资多少,要建多少厂,那都不过是纸面文章,真正要落实到位,那好,等到德龙真正需要做实业的时候再来考虑。

  德龙进入昌江之后首先就从昌州商业银行获得贷款,其中三笔超过6.5亿元的贷款的抵押物不过是德龙旗下上市公司的股权,而紧接着德龙又从西梁商业银行获得了两笔超过2.8亿元的贷款,这些都是以德龙旗下的上市公司股权作为抵押物。

  当下德龙旗下几只股票暴跌,作为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的抵押物,这些股权已经跌到了只有不到作为抵押时的百分之三十,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昌江方面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些抵押物甚至已经被重复抵押了两次、三次,有些是其他金融机构,有些则是被其他债务人直接质押,这也就意味着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在这几笔贷款中损失可能会超过8亿元。

  8亿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足以让两家银行伤筋动骨了,而且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开,这直接导致了很多客户对两家银行产生了信任危机,而两家商业银行其他股东也强烈质疑地方政府和官员在这里边做了文章,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危机”,而是上升到“政治危机”了。

  五点起来码字,这两天有事,耽搁了一些,但是会补上,兄弟们给几张票吧。(我的小说《官道无疆》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