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八节 麻烦大了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八节 麻烦大了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官道无疆》更多支持!陆为民也听到了一些消息,证监会和银监会都已经派员开始调查德龙系的问题,而且许多财经新闻媒体也开始派出了自己的队伍对德龙的问题进行调查,当然现在风暴还在发展之中,这种调查还不能说明什么,不过这也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了。

  毫无疑问,德龙集团在运作这些旗下企业、上市公司和银行之间这些关联贷款问题是存在很多重大违规的,如果说这场风暴德龙挺过去了,也许这些违规就不算个事儿,中国股市也好,金融行业也好,这些黑幕难道还少了?问题是这场风暴越来越猛,德龙已经表现出了颓势,根本无法支撑起自身了,也许明天或者后天就是德龙倒下的报道。

  如果扛不过去,那么一切问题都会翻出来,甚至被无限放大,铁本已经栽了,建龙还在调查之中,无数民营企业家在这场风暴中瑟瑟发抖,无论你是地方首富还是跨界牛人,真正在大势碾压下,你也只能变成泥人。

  民营企业天生就带有原罪的基因,在各种资源的获取上无法和国企、集体企业站在一条平等竞争线上,仅仅靠自身机制的灵活就想在目前中国这种双轨制经济体系下胜出。可以想象你如果没有一点猫腻,不说绝无仅有,但是很罕见。也很难。

  一旦你扛不住了,然后在被拿到放大镜下来观察,你可以想象你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被无限放大,你还能有好下场么?

  德龙本身就有很多问题,野心和掌控力不匹配的情况下,再加上国内这种不健全的监管机制更给了德龙掌舵者们可以恣意妄为的机会,所以才会让德龙集团膨胀成长这样庞大的一个怪物。而这个怪物一旦失去了支撑,那么跌倒的时候自然就会压死很多人。

  对于昌江来说。股市上的那些风风雨雨,关系不大,但是两家商业银行上的巨大损失,还有德龙画下那么大几个饼。无一兑现,就需要有人来为此负责了。

  陆为民可以想象得到,高晋麻烦了。

  事实上在德龙进入昌江时,陆为民就专门提醒过省里边和昌州市里边。

  昌州市那边,陆为民是提醒了茅道庵,但是茅道庵很明确的告诉陆为民这事儿他做不了主,是省里主要领导直接在过问,他提过,但是没有人理睬。而他也是刚去昌州不久,也得知趣。

  省里边,他既在和杜崇山吃饭时向杜崇山提醒和建议过。也找机会专门向方国纲谈过自己的观点,不过好像都没啥效果。

  不是杜崇山和方国纲不重视,也不是他们不认同,虽然说当时还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但是杜崇山和方国纲也都是搞经济出身的,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比较谨慎。

  杜崇山毕竟只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经济工作,尤其是具体经济工作。他不太好插言,只是在常委会上提过要警惕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在经营中风险,尤其是要防止关联贷款带来的风险,但也仅此而已。

  方国纲倒是专门和高晋谈过,不过高晋显然对此不以为然,在金融分管这一块上高晋也没有让方国纲过多插手,方国纲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也很知趣的有意回避了这一块工作。

  既然和主要领导意见不太一致,其实也不是不一致,方国纲也是在和陆为民交流后对德龙集团背后存在的风险有些担心,只是希望更加强监管而已,既然主要领导不认同,而且也有意无意的把这开工作交给了另外一名副省长,他当然就正好脱身不问了。

  昌州商业银行的股权比较复杂,虽然德龙集团在接受华民集团和昌州市政府的股权转让之后使得德龙集团成为大股东,但是仍然还有相当市属企业和一些私营企业在其中占有股份。

  而当初195厂在转让昌汽集团股份时也是以昌州市商业银行的股权置换的,甚至包括昌发集团、昌钢集团也持有部分昌州商业银行股权,这三家企业持有昌州市商业银行股权也占到22%左右,在股东排位中虽然不及德龙集团和昌州市政府,但是也分别排在了第三、第五、第六位,现在昌州商业银行蒙受如此巨大的损失,超过6亿元的损失无疑是这几家股东难以接受的。

  195厂、昌发集团、昌钢集团都是央企,其中195厂和昌发集团同属于中航集团,它们和昌江省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都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管辖,这些企业的资产损失不是对昌江省委省政府负责,而是要对国务院国资委负责。

  如此巨大的损失,作为股东,当然需要有一个说法,而这些股东又不属于地方上管辖,且面临着上边主管部门问责的情况下,就麻烦了,尤其是在新闻媒介也开始关注这些关联贷款存在的问题的时候,那就是麻烦大了。

  陆为民记不起前世中高层介入德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但是时间不会太晚,好像是华融资产最终接了盘,但是接了盘也并不意味着事情就万事大吉了,损失惨重下的德龙被分割拆解,最终归于尘土,而这些损失既有相当落到了股民身上,自然也有很多被银行和地方上所承受了。

  前世中昌江并不是德龙风暴的重灾区,但是今世却已经变了,就像拓扑一样,前世虽然在各地搞风搞雨,但是却没有宋州多少事儿,现在却搞出来一个软件园,同样前世德龙也是搅起漫天风雨,昌江也受到了波及,但却远没有今世这么糟糕,两大城商行简直就成了德龙最好的垫脚石了。

  “会有人为此负责么?”陆为民轻轻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不好说。”陆志华在电话里也是随口说了一句,“这不是哪一个人的责任,照理说出这种问题是一个体系性的问题,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这么多笔贷款流向德龙,这种关联贷款监管应该是很严格的,而且有比例限制,但是明显违规了,不过你要把这种商业违规上升到政治层面上来,还不好说,要看上边怎么看,还有……”

  陆志华没有说下去,但陆为民却明白了,还有什么?还有就是昌江省内部有没有人要把这层纸给捅破。

  8个亿的损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195厂也好,昌发集团和昌钢集团也好,虽然是国务院国资委管辖企业,但你毕竟还在昌江这块地盘上,一般也不会得罪地方党委政府,如果做好安抚工作,再把上边沟通好,这种事情也可以摆平。

  关键是有没有人要深究不放,有没有人要借题发挥。

  这个问题不好说。

  昌江省委省府看似还是相对平和稳定的,荣道声和高晋之间的关系也还过得去,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内里如何,就算是陆为民也看不清楚,何况昌江省委内部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稳定,荣道声的驾驭掌控能力并不比邵泾川时代强多少,远不及田海华时代那么稳固。

  陆为民有种感觉,虽然现在还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就消停下去,而一旦挑开了口子,恐怕就再也扎不住了。

  *************************************************************************************************************************

  四月间的宏观调控风暴如疾风骤雨一般侵袭着昌江大地,受到几大银行以及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出现的问题的影响,省人行和省金融办都联合发文要求加强金融机构的监管,坚决杜绝关联贷款带来的风险,一时间从几大国有银行到股份制银行,再到农信社和城商行,再度刮起了收紧的风暴,这让各地企业也是叫苦不迭。

  “我们干我们的,不要受外界风雨的影响。”微微耸起肩膀的陆为民环顾四周,看了看会场里边的与会者,自带一股特有的气势,很坚定的一挥手,“不能一人得病,全家打针,这不科学,也不客观。昌州和西梁出的问题,那是德龙集团牵连影响,我们宋州在拓扑问题上早就着手解决了,也已经有了较为明朗的局面,还整改什么?借整改之名来紧缩,更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制度是完善的,程序是按正规走的,你怕什么?征信体系正在日益完备,市里边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我们不需要无端紧张,更不能因噎废食,一切工作,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该怎么走我们自己的路,我们还得要继续走,而且要利用这个契机走得更稳更快。”

  补第二更!继续求月票!(我的小说《官道无疆》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