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四节 微服夜访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四节 微服夜访


  几个西梁矿老板的对话让站在一旁的陆为民是感触颇多,宋州的局面呈现出良好的态势,但是他也从这几个人话语中听出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几个家伙的谈话肆无忌惮,谈的都是玩女人的内容,而且还提到了俄罗斯女人进入宋州在宋州的娱乐场所卖*淫的情况,这让陆为民也是心里一堵。

  其实陆为民并非不知道宋州卖*淫现象的猖獗,只不过他在这个问题上有着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态度,当然这种态度很大程度都只能藏于心中,偶尔在关系特别好的几个朋友同僚面前可以说一说。

  宋州的娱乐产业历来就很发达,在97年陆为民初到宋州时就深有体会。当时宋州国企效益不好,尤其是纺织行业面临困境,宋州几大纺织企业都是纷纷停产待毙,工人们只能拿一点基本生活费,不少人就走了歪路。

  陆为民记得很清楚,自己驾车经过当时宋州有一两条最著名的娱乐街区时,那鳞次栉比的霓虹灯,一路排开的小车,还有那随处可见的莺莺燕燕,和宋州萧条寥落的工业产业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生一个地下,所以当时宋州这个昌b派车牌照也被外边人说成了“娼屄”,也是影射宋州经济发展困顿,但是却是“繁荣娼盛”。

  宋州这一两年餐饮酒店业和娱乐行业更为发达,但是却已经和七八年前的情况大相径庭了。

  当初是百业凋零。唯独娱乐产业发达,这是一种极为不正常下的状态,可以说当时消费群体很多都是公款消费和外来消费。而真正本地消费群体很少,也消费不起,陆为民知道当时有很多消费群体就是来自昌州和昆湖、青溪,专门跑到宋州来消费,这也形成了一种畸形消费市场。

  但现在的宋州和七八年前的宋州截然两样,工业经济的蓬勃发展,商贸集散中心的地位日益巩固。使得宋州外来人口每年都在呈现出递增的态势,尤其是在麓溪区。原本二十来万的常住人口早就被外来人口所超越。

  根据四月份统计的数据,居住在麓溪区境内的区外人口已经达到了四十五万,其中市外人口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也就是说这四十五万人口中。有超过三十一万是宋州市以外的人口,而这三十多万外来人口基本上都是来宋州经商务工人员。

  庞大的外来经商务工人员,再加上本身宋州城区内的人群,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群体,尤其是在宋州工业经济日益向好,商业日趋发达的时候,对于诸如餐饮娱乐这些服务业的消费需求也是日益增加,加上本身宋州娱乐产业原来就有相当基础,自然而然。宋州的娱乐产业也就越发发达起来了。

  陆为民也知道像沙洲区境内的天伦大道、春明坊,宋城区范围内的三家院、七里河那一片,都是宋州著名的餐饮娱乐区。聚集了宋州最著名的餐饮娱乐场所,也号称宋州不夜城。

  像刚才几个西梁矿老板提到的天伦帝景和大富豪,陆为民只听说过大富豪,知道是宋州首屈一指的夜总会销金窟,天伦帝景估计也差不离,还有几家陆为民也有所耳闻。比如什么银河王朝夜总会、美高会所、柯伦曼会所,据说在全省都小有名气。

  在对待娱乐产业的态度上。陆为民是一直持不鼓励也不反对的态度,当然在具体问题上也还是有些区别。

  陆为民知道娱乐行业里边你要指望一盆清水那是痴人说梦,所以在具体到具体问题上时,他给周素全下的指示就是,对于毒要坚决查处,犁庭扫穴,绝不留情;对于其他,要依法依规进行规范管理,做到严密可控。

  当然这个指示也是陆为民在和周素全进行单独沟通时给周素全提出来的,不能流于纸面。

  事实上按照陆为民的理解和看法,像性*产业这种行业在短期内是禁绝不了的。

  这个短期,陆为民认为起码是自己这一辈子看不到的,存在即合理,像中国目前这种流动性日趋增大,社会日趋多元的情形,性产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只会继续膨胀,而不会缩减,无论政府采取何种政策来打压,都不足以改变这个事实。

  只要中国要继续目前的发展路径,那么就必然会面对各种挑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性*产业的蓬勃兴盛,既是一种对政府管理能力的一种挑战,同时也是对整个社会多元化和容忍度的一种考验。

  那种退回去几十年为什么就就能禁绝卖*淫*嫖*娼,所以以此类推认为现在就是政策出了问题,在陆为民看来纯粹就是榆木疙瘩脑袋,连赫拉克利特都知道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孔夫子都知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也不明白为什么就会有那么多人总还觉得可以用原来的眼光看世界,认为可以用原来的方法策略来解决遇到的新问题,这是陆为民无法接受的。

  陆为民认为应该用一种客观现实而科学理性的态度来面对这些社会现象,既要最大限度的遏制这种所谓社会丑恶现象的蔓延扩张,但是又要充分考虑到在无法禁绝这种现象的同时应当理性客观的做好管理工作,防止这种社会现象与诸如吸毒、艾滋病等对社会危害更大的现象勾连一体的情形。

  陆为民对吸毒这一现象是最无法容忍的,所以他在给周素全提出自己对公安工作的要求时,是把解决吸毒现象放在了首位,因为陆为民清楚,随着宋州经济不断发展,外来人口不断增加,娱乐行业也无可避免的会步入一种不断膨胀的状态,而伴随着娱乐行业中的发展,吸毒现象也会在其中不断蔓延,如果不能提前有效的做好这方面的工作,那么日后就会成为一个大患,越是到以后,也许就要付出几倍于之前的努力和代价也未必能达到效果。

  那几个矿老板言语中谈到的“加料”陆为民当然清楚是指什么,没想到在宋州这些娱乐场所中终于还是有这些东西出现了,其实这并不奇怪,陆为民只是下意识的不愿意去多考虑,或者说囿于自己工作的侧重性,他对于这方面的了解也还停留于表面上了,骤然听闻,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

  一直走到承天大酒店门口,陆为民又绕了一圈,才挥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专开夜车的老手,陆为民一上车,他就问道:“兄弟走哪儿啊?需要介绍么?”

  陆为民是装成承天大酒店的住客,夜晚为陆为民提供了一层很好的保护,没有谁会注意到自己,除非自己运气真太背,会遇到对自己很熟悉的人,但肯定不会是出租车司机。

  “师傅,那就介绍一下呗,我还是第一次来宋州呢。”陆为民一口不很标准的皖中口音。

  陆为民的皖中口音也是前世中跟着孙震学会的,不算地道,但起码一听就像是北边皖省来的外省佬,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嘿嘿,”师傅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陆为民,这个年龄的男人最是耐不住寂寞,出来出差那不出去玩玩的还真没有几个,师傅也是见多识广了,“兄弟,那要看你想干啥,想怎么玩儿了。兄弟是来出差的?”

  “嗯,谈笔生意,在苏谯那边谈一笔机加业务,在这里得呆两天。”陆为民把皖中腔调拿足。

  “呵呵,苏谯那边啊,跑回城里来住?”师傅吧嗒吧嗒嘴,也在琢磨着,从市区到苏谯打表起码也是三十块,不打表就得四十块,这家伙看样子还有两个,承天大酒店虽然没挂三星标准,但也不便宜,“嗯,兄弟,你想玩什么,咱们宋州夜生活可丰富着呢,我开夜车也好几年了,城里熟,但你得自个儿定位。”

  “哦?”陆为民也咧着嘴,“早就听说宋州夜场十里,我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原来我都是跑江*苏那边,师傅你给介绍介绍,有啥新鲜的?”

  “新鲜的那可多了,咱们宋州这边可比你们皖省那边强多了,春明坊的天伦帝景,听说过没?银河王朝听说过没?美高听说过没?价格高了点儿,但是包你玩开心,当然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玩那个名气,像七里河那边也不错,实惠划算,……”

  陆为民算是领会了一次宋州出租车司机的忽悠本事,汽车都开出了两三公里了,表都跳了好几格,愣是没给你说上正题,这钱却得照给,奸猾着呢。

  “师傅,钱咱不缺,你知道咱们这些跑外边的,风里来雨里去,不就图个痛快么?”陆为民一副色迷心窍的模样,“听说宋州有俄罗斯小姐?”

  第三更,兄弟们的第二张月票出来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