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五节 治下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五节 治下


  “哟呵,兄弟,还说你是第一次到咱们宋州,连这个都知道?”司机咂了咂嘴巴,“你别是专门为这个来的吧?”

  “嘿嘿,师傅,来宋州出差,总得要问问来过的朋友啊,听说宋州这边外国人特别多,所以也有开洋荤的地方,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我前两年也去过东北,在哈*尔滨、沈*阳和大*连那边也是见识过的,只是没想到宋州也有这一码,所以才有些好奇嘛。”陆为民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呵呵,兄弟,我们宋州比起你们那边肯定是要热闹多了,没见咱们宋州你们皖中那边人也不少么?不过,俄罗斯小姐是有,可别以为你这小身板儿够强,吃得消么?还有,那消费可不小,兄弟,听我一句劝,别把钱不当钱,咱们宋州能玩的地方多了去,南方佳丽,北国胭脂,要啥有啥,何必非得要去开这个洋荤?”

  司机算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师傅,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听得陆为民也是一愣一愣的,对宋州出租车司机的本事和印象也是大为开眼。

  “嗨,师傅,你说那些哪儿没有?我们哪里不也一样有?来宋州一回,当然要玩些不一样的不是?钱我有,这一年到头东奔西跑,不能亏待自己啊,不是说为逼生,为逼死,为逼忙碌一辈子;吃逼亏,上逼当,最终死在逼身上么?这叫痴心不改啊。”陆为民也是大大咧咧的回应。

  司机从后视镜里瞅了一眼这家伙。觉得这家伙似乎真是铁了心要来开洋荤了,也不多劝,“兄弟。你要认定了,那当我没说,去哪儿,俄罗斯小姐大富豪就有,天伦帝景也有,不过你能不能赶上这趟我就不敢保证了,这洋玩意儿。大家都好这一口,觉得长面子。好像为国争光了一样,你去哪家?”

  “两家相隔很远么?”陆为民一副不识路的模样。

  “远也不远,一个春明坊,一个在天伦大道。相距也就三四公里吧。”司机熟练的打着盘子,“都在一个方向。”

  *********************************************************************************************************************************************************************

  十五分钟后,陆为民已经到了天伦帝景会所。

  进入天伦帝景会所并不难,但进去之后,陆为民就知道想要凭自己一己之力来搞一个微服私访,有些天真了。

  天伦帝景会所是一个规模颇大的会所,分成了几个区块,迪厅,ktv包间。洗浴桑拿,酒吧,茶楼。你没有熟人帮你联络,别说俄罗斯小姐,就是中国小姐都没戏,这一点陆为民从一进入ktv包间时就感觉到了。

  安保很严密,基本上每一个区块都有身着西装手持对讲机的便衣保安,倒是真有点儿港台电影中那些情景的味道。ktv包间和酒吧以及迪厅是紧邻在一块儿的,迪厅在一楼。ktv则在二楼和三楼,四楼则是酒吧,而洗浴桑拿和茶楼则在后楼上,副楼有走廊把这两块联系起来。

  陆为民没敢去选择到ktv和洗浴桑拿去,而是选择了最热闹的迪厅。

  疯狂喧嚣的音乐简直要让人沸腾起来,想要下意识跟随着音乐节拍去扭动,当然那是针对年轻人,陆为民觉得自己心态似乎都已经老了很多,听到这种重金属音乐只觉得刺耳和烦躁,却半点感受不到享受,和周围那些年轻人的兴奋与躁动格格不入。

  陆为民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出现在迪吧里的不合时宜,像他这个年龄,而且又是独自前来的,少之又少,哪怕是说等朋友也显得有些牵强。

  他意识到自己今天的举动有些鲁莽唐突了,微服私访不适合这种场合,人家显然也是对这方面有所防范的,但是即便是这样,陆为民也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有一桌人在吸食着某种白色粉末,玻璃果盘里一排白色粉末被一桌青年男女很快用习惯插在鼻孔里的鼻吸方式吸食一空,陆为民在前世中也见过这玩意儿,k粉,或者叫做氯胺酮。

  陆为民又选了一个机会借着要去要一间ktv包间的名义到二楼的ktv包房去看了看,但接待人员很谨慎,根本不给陆为民任何机会,包房门几乎全是封闭的,而且门基本上都是全部上锁,需要服务,里边有按铃通知,这样严密的措施毫无疑问更有利于某些行为的纵容。

  陆为民已经不需要在观察下去了,事实上他来这里也就是想要实地看一下自己的治下,是不是真的存在这种现象,而看到的一切也让他心里有些发沉。

  虽然早就知道伴随着经济的发展,这种现象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陆为民始终还是抱有一丝幻想,那就是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能够在自己治下尽可能的遏制住这种情况的蔓延,但是从今天的情形来看,这种现象已经相当蔓延了,这不是自己一己之力可以改变的,蝴蝶翅膀也无法在这方面带来改变。

  *********************************************************************************************************************************************************************

  “paul哥,你看这家伙是不是有问题?”坐在监控室里的年轻男子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膀t恤,眼睛一直盯着监控,“从一进来时我就觉得这家伙有些不对劲儿,先是说要去唱k,下边人替他安排了,可走到那边又说要去迪厅坐一坐,就一个人,在那里坐了半个小时,既不跳舞,也没有其他人来,就喝了一瓶啤酒,要了点儿小吃,然后又说要去唱歌,你看。”

  “哦?”被叫做paul哥的男子从门外走进来,一听对方话语,就立即警惕起来,“我看看。”

  几分钟后,paul哥脸色有些难看起来,“阿强,你说的没错,这家伙有点儿问题,不过看样子这家伙也三十来岁了吧,怎么感觉他身上不像是来找茬儿的味道啊?”

  “可paul哥,你看他在这几间包房门口东瞅西瞅的,还去扭了门锁,这是要干啥?”黑体恤男子也觉得对方不太像是警察,警察没有这么拙劣的表现,“找人也不像啊,或者是来捉奸?自己老婆被上司或者别的男人给泡到这里来了,他想要来现场捉奸?”

  “嗯,阿强,你脑瓜子倒是挺会想啊,是有点儿像。”paul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的确这家伙不太像是条子,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和分局里那帮人他们都认识,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市公安局里边就那么多号人,他们这帮人都是专门去认识过的,这个家伙既没有见过,而且从其表现来看,也不像是干警察这一行的,还真有点儿像是来捉奸的。

  “那咋办?”黑体恤男子一下子来了兴趣,“paul哥,这家伙是来找茬儿的,咱们也得维护咱们天伦帝景的信誉,若是被人在这里给找茬儿了,咱们这帮人也算是白瞎了。”

  “别急,这家伙行动的确有古怪,但是也没有干其他事儿,还得观察观察。”paul哥显然要比黑体恤要冷静沉着得多,他是这里的安保主管,天伦帝景是用来赚钱的,不是用来逞强斗气的,这一点老板早就和他说过,别没事儿找事儿,真有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只要不影响,能过都让过,这个道理老板不知道提过几回了,他当然懂。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专门来找茬儿的,他当然不会放过,但如果人家真的是来找老婆或者女朋友而来捉奸的,这事儿还得要想把发把他给按下去,别吵吵嚷嚷弄得沸沸扬扬,对天伦帝景没好处。

  “paul哥,就这样不闻不问?”黑体恤还是心有不甘。

  “嗯,你安排几个人先下去,远远的跟着,别做啥过激的事儿,我就在这里看着,看看这家伙想干啥,总觉得这家伙身上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味儿,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又想不起来了。”paul哥挠了挠头,“只要他没有啥出格的举动,咱们就盯着就行,今晚七哥他们又在这里happy,我不想没事儿找事儿。”

  第一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