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八节 意欲何为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八节 意欲何为


  “陆书记,麹娅找到了。”周素全走到陆为民的车旁,小声道。

  “有没有什么问题?”陆为民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从周素全的面部表情就能看得出来。

  周素全略显尴尬,但是却没有紧张或者不安的表情,压低声音道:“麹娅可能喝了两杯酒,酒里边估计应该有三*唑*仑这一类的物品,现在还需要检验,不过我们的人找到的时候,麹娅还是清醒的,不过这会儿可能有点儿嗜睡状态了。”

  陆为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铸下大错。

  “老周,这家天伦帝景是不是很有背景?”

  陆为民随口的一句话就让周素全背上冷汗涌出,这个时候他不敢有半点含糊。

  “陆书记,您面前我不敢打马虎眼,搞娱乐行业的,要说没一点背景,那根本没法开,客源哪里来?那都得要将人脉讲背景,否则你根本做不走,这家天伦帝景我了解到的是三个股东,一个昌州的,两个宋州的,你刚才提到的那个‘七哥’,我也认识,但不熟,叫张耀国,小名张七娃,张家在宋州算是一个大家族,兄弟姊妹七个,有好几个都算是有点儿出息,在宋州也算是有头有脸吧,市地税局张耀彬就是他二哥。”

  “张耀彬?”陆为民有点儿印象,市地税局副局长,也算是有点儿头脸,“就他?一个地税局的副局长?所以就敢这么肆无忌惮猖狂至极?你们市公安局就对这里边的违法犯罪熟视无睹?那换个人呢。换了副市长或者副书记,你们不是还要大力扶持了?老周,你也不怕老百姓在你背后戳你的脊梁骨?!”

  周素全又是一阵冷汗狂冒。眼前这一位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位常务副市长了,每一句话的分量也远远超出了以往,虽然自己是他一手扶持和提拔起来的,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无所顾忌,陆为民的脾性周素全很清楚,也许他比较恋旧情,但是工作表现却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在工作上如果拿不起来,他会给你机会改正。但是如果你不珍惜机会,那么他就不会再给你机会。

  “陆书记,天伦帝景我们市局和沙洲分局都还是查处过几回的,并非熟视无睹。但您也知道像这种大型娱乐场所,又处于核心地区,本身查处就有难度,影响也比较大,所以才查处的时候我们也比较慎重,尤其是您在市委政法工作会议上也提到了要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在行政管理和案件查处中一定要规范执法程序,讲求证据,我们在这方面也就比较谨慎。当然这可能也和我们市公安局队伍执法水平和技巧上有关,……”

  周素全很会说话,听得陆为民也直皱眉。

  他当然清楚周素全话里话外的意思。实际上在对于娱乐行业的管理上陆为民和沈君怀已经周素全是交换过意见的,陆为民提出的就是对于毒要零容忍,决不允许在宋州形成气候,但对于娱乐行业的日常管理,要注重依法依规,严格程序。要注意维护好宋州目前好的社会环境,言外之意也很清楚。

  在这一点上应该说周素全是遵循了陆为民的意图的。不过在陆为民看来周素全似乎有点儿把自己的意图理解得有点儿过头了,自己只要求市公安局应当合理把握好这中间的尺度,却没有让他们放手不管,而今天自己的所见所闻,似乎就明显是有点过了,当然这或许也和这个天伦帝景的背景有关,这恰恰是陆为民最忌讳的。

  在陆为民看来,你在管理中应当做到一视同仁,而天伦帝景,乃至那几个西梁矿老板口中的大富豪,恐怕都属于此类很有背景的,你放纵天伦帝景,却又对其他场所依法依规,在陆为民看来,这甚至比你彻底放手不管更恶劣。

  按照陆为民的观点,哪怕你在政策尺度上放宽一些,对一些打擦边球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但是你却不能采取选择性的执法,对有些听之任之,对有些则是依法依规处理,这种不公正往往就是社会矛盾积累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普通百姓对党委政府最为不满的主要因素。

  “老周,我想你是不是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陆为民瞪了周素全一眼,“上车来吧,这边的事情你交给其他人来处理。”

  周素全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行,陆书记,我去安排一下,不过陆书记这个天伦帝景的查处……”

  “我说了,对事不对人,麹娅被人下迷*药,这个情况要查清楚,该是谁的责任,要追究到底;这个场所里边吸*毒现象非常严重,要查处,至于其他,你们按照你们公安机关的执法和管理程序处理。”

  陆为民吁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周素全话语中隐藏的意思,但是他真是没有太多心思来针对谁,特别是走到这一步,就算是自己没那份心思,恐怕现在很多人也觉得自己也有这份心思了。

  *************************************************************************************************************************

  “只是找你去问了一次话?这么简单?”岳唯斌一只手虎口卡在颌下,目光死死盯住对方。

  “真的,姨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站在岳唯斌对面的男子只有二十五六岁,在岳唯斌的目光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问你什么了?是分局的还是市局的人问你的?”岳唯斌目光不动,仍然盯住对方。

  “问我基本情况,然后就是和天伦帝景的关系,以及日常运营状况,我都回答了,也没撒谎,本来我也基本上没有过问运营的事儿,都是老七在负责,我也就是每个月去看看报表,了解一下经营状况,老七干得也不错,我也懒得多管,本来我自己也还有生意。”年轻男子耸耸肩。

  “干得不错?干得不错能干到号子里去蹲着?”岳唯斌声音阴恻恻里边透着一丝森冷,“国宝,在我面前,你给我说老实话,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姨父,我真的说的是实话,平时日常工作都是老七在负责,经理和保安经理都是老七去招来的,我就只是认识而已,根本没有多少往来,当然有时候我有生意上的客人去happy,也会和他们打个招呼,他们帮着安排一下……”覃国宝也有些发急了,他看出自己姨父是真的有些动怒了,连忙辩解道。

  “安排一下?安排什么?”岳唯斌不为所动。

  “呃,就是安排一下消费啊,……”见姨父面色更见不善,覃国宝打了个突,有些结结巴巴的道:“姨父,你也知道的,生意上的往来,免不了,让他们安排几个公主,……”

  “公主?”岳唯斌愣怔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知道是指会所里的应召女郎,“就这么简单?还有其他么?”

  见岳唯斌犀利如刀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覃国宝吞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道:“呃,有时候,有时候也给他们提供一些其他服务,……,就是k*粉和摇头*丸那一类的东西,不过姨父,这种情况并不多,真的,我向你保证……”

  “够了!”岳唯斌脸色雪白,暴怒的打断对方的话,“那些东西是哪儿来的?你通过什么方式提供给你那些狐朋狗友?”

  覃国宝吓得一哆嗦,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个这么些年来一直对自己格外溺爱的姨父如此表情,吞吞吐吐的道:“姨父,你知道的,搞娱乐行业的,哪家没有这个?现在吸点儿k*粉,吃点儿摇头*丸很常见的,自然就有人专门搞这个,他们和阿paul、阿kin他们很熟,所以……”

  岳唯斌心里更是一阵发紧。

  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和禁毒支队一帮人昨夜连夜对天伦帝景进行了清查,带走了天伦帝京会所的法人代表张耀国以及里边几个负责人,其中也有这个阿paul和阿kin,这个阿paul和阿kin据说涉及到属于一个贩*毒组织的环节链的负责人,专门负责分销*毒*品,天伦帝景会所就成为这个组织一个重要销售点。

  这些情况都是岳唯斌通过过硬的关系了解到的,更为关键的是这次对天伦帝景会所的突然袭击据说是市委书记陆为民直接下令查处的,这才是让岳唯斌最担心的。

  天伦帝景的背景看起来很神秘,但是陆为民想要了解那也是一个电话就能问清楚的,这些娱乐场所没有哪家不向公安机关报备的,而你想要真正把生意做火,那就不仅仅是明面上那么简单,自然就得要把公安机关疏通好,否则隔三差五来个临检,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干不长久。

  这种情况下陆为民让人突然查天伦帝景,会有什么意图?

  补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