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九节 余波袅袅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九节 余波袅袅


  现在岳唯斌也有些搞不明白陆为民的意图,尤其是当下这个骨节眼儿上。

  陆为民对自己不感冒,岳唯斌并非毫无知觉。

  他也知道这几年沙洲经济发展乏力,自己有一定责任,但是沙洲区是老城区,涉及到的问题相当多,不是自己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的,当然这可能也和自己这几年有些保守的策略有一定关系。

  沙洲区工业虽然有些底子,但是都是传统的纺织和机械类产业,在目前周邻的苏谯、麓城和麓溪这些方面产业发展迅速的时候,沙洲这方面的产业发展可以说没有半点优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岳唯斌也并非没有考虑过。

  他觉得沙洲要发展工业和周邻区县相比不具备竞争力,而且沙洲区的土地价格、劳动力成本等方面也不太适合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工业,在他看来发展以房地产业、商贸业、餐饮酒店业、娱乐业等应该是沙洲区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但是沙洲区属于老城区,要整理土地难度非常大,矛盾非常突出,如果在这项工作上发力,很容易引起矛盾激化。

  前任市委书记童云松性格偏软,一旦沙洲在这方面动作过大,引发了群体*件,岳唯斌担心童云松未必能扛得住压力,弄不好就得把板子打到自己头上,所以这几年来他力主小步慢走,不追求速度进度,只要能够过得去就行。

  这个理念在两三年里还过得去。童云松虽然也对沙洲的发展速度不满意,但是通过一些渠道沟通,也就这么过了。只不过这一切在陆为民来了之后,就不行了。

  陆为民对沙洲和宋州两个区的表现很不满意,这不是秘密。

  宋城这一年来沙阳春已经有所改变,原来沙阳春是吃过亏的,也和自己一样动作力度都很和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宋城区委区政府的规划连续出台。动作力度前所未有的加大,也引起了很多矛盾。但是沙阳春却非常明智,仍然毫不犹豫的支持,这大半年来宋城区的拆迁和土地整理力度立马提速,和沙洲区也形成了鲜明对比。

  岳唯斌也曾经琢磨过自己是不是也改变一下态度。但是又觉得这个时候来改变是不是有点儿为时过晚,而且陆为民对自己的印象已经定型,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改弦易辙,动作力度大起来,一旦出了什么状况,也许就正好被陆为民借机发难,所以出于这个担心,岳唯斌也一直在犹豫当中。

  当然,岳唯斌也知道作为区委书记。如果市委书记一直对自己不满意,自己在这个位置上也坐不长久,要找自己的茬儿。那实在太容易了,好在自己也并非毫无底蕴,陆为民要动自己,总得要有一个说法和理由才行。

  但岳唯斌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却冒出来这么个事情出来了。

  在岳唯斌看来,这事儿可大可小。关键在于对方的意图。

  如果陆为民真是要以这种方式来掀起战争,而且在目前这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自己会很麻烦。

  张耀国家族虽然有点儿影响力,但是要和陆为民抗衡,连以卵击石都算不上,张耀彬也好,张耀川也好,史德利也好,在陆为民面前根本不够看,而且现在人家是抓住了把柄,你张耀国想要迷*奸宋州歌舞团的明星演员,想到这里岳唯斌也是怒不可遏,这他么纯粹就是在厕所里打电筒——照屎(找死)。

  这张耀国也真敢想,还真敢干,也不知道谁借给他这么大胆子?!就算是没有陆为民在其中插足,一旦事情最终被爆出来,只怕张耀国也一样吃不了兜着走,他还真以为他张家那点儿背景就可以摆平一切?

  现在的宋州已经不是十年前梅黄时代的宋州了,不管啥事儿都能摆平。

  刘敏知和孟凡英完蛋之后,沈君怀和周素全和前一任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两个家伙都是陆为民一手扶持起来的,秉承了陆为民的意图和作风,在社会治安整肃上力度很大。

  从98年开始,不但在全市社会治安整治上成效卓著,尤其是针对涉黑势力,而且对公检法司内部的清理整顿力度也是前所未有,公检法三家这几年陆续被清理出去和移交追究刑责的人至少超过了100人,远远超出了刘敏知和孟凡英时代。

  哪怕是岳唯斌对陆为民一样有怨气,也不得不承认陆为民在挑选沈君怀和周素全这两个人担任政法委书记和市公安局局长上是很正确的,很合适的。

  原来省里边对宋州社会治安的满意测评度一直不佳,基本上都是在倒数一二名中徘徊,但是从98年后,省里边对宋州社会治安满意测评度一直呈上升趋势,到2003年,宋州社会治安满意度测评已经位居了全省第三,可以说基本上是年年进步,一年上一个台阶。

  正因为如此岳唯斌也清楚沈君华和周素全那里是不好疏通的,好在陆为民似乎对于发展文化娱乐业是非常支持,实事求是的说,宋州市公安局在这方面的管理尺度还是比较宽松的,这也造就了一些场所有些得意忘形了,包括天伦帝景。

  现在市公安局对天伦帝景采取突然袭击,一下子带走了张耀国和阿paul、阿kin等人,而覃国宝在有些关键问题上也是吞吞吐吐,这更加深了岳唯斌的担心。

  那个阿paul和阿kin很显然是有问题的,如果自己没有料错,这个阿paul和阿kin是和涉及到的贩*毒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弄不好就是其中头目,起码也是骨干成员,如果真是这样,覃国宝就有点儿麻烦了。

  阿paul和阿kin如果意识到他们出不来了,情急之下也许就要开始乱咬,特别是覃国宝本身就知道这个情况,放任不说,而且还直接安排了那么几次行为,如果这个行为一旦被认定,也许就真的要被卷入贩*毒大案中去了。

  如果换了别人,卷进去也就卷进去了,该怎么着怎么着,但是覃国宝不一样,如果真的被公安机关以贩*毒集团成员给弄进去打击了,自己小姨妹子是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

  其他人也就罢了,对小姨妹子,对这个名义上的外甥,岳唯斌知道自己无法丢开,因为这个覃国宝真实身份是他的儿子,这个秘密,只有自己和小姨妹子知道,连妻子都不知道,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荒唐事糊涂事,想到这里,岳唯斌就觉得头疼,现在小姨妹子守寡多年,就这个儿子,而且又是这种关系,所以他岳唯斌也是难以自拔。

  “国宝,我再问你一句,那个阿paul和阿kin,他们安排给一些客人那些东西,你知道多少?你又在其中安排过几次?这些东西你们收钱没有,收的钱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又是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岳唯斌问这个问题时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一切,而这件事情会持续发酵一直到全面爆发,还是就这么淡化下去,他心里完全没底。

  他觉得陆为民似乎不需要用这样下作的方式来对付自己,虽然自己这个外甥的确有些问题,但是如果要真的往国宝头上栽这些东西,那他就要拼死吃河豚,闹个鱼死网破了,虽然鱼死了,网也未必会破。

  *************************************************************************************************************************

  “好了,别老是把这些话挂在嘴上了,我不是说了么?我也是碰巧遇上,否则……,但日后麹娅你们真的要小心,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道貌岸然,内心却是龌龊肮脏至极,有些人目无法纪,觉得自己有后台有臂膀,可以为所欲为,天伦帝景这样的场所,出这么大的问题,肯定要关门整顿,而且公安机关也还在调查,麹娅你也不必想太多,没出事儿就好。”

  陆为民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麹娅,笑了笑,“不过你们也没有必要草木皆兵,只是在结交朋友的时候一定要谨慎才是。”

  “陆书记,我知道再说谢谢你肯定要生气了,我不说了。”麹娅咬着嘴唇,看着陆为民神色复杂的道:“你说的话我记下了,嗯,我想请您吃顿饭来感谢您,您一定要答应我。”

  “吃饭?不用了吧?”陆为民摇摇头,“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个么?”

  “不,一定要,否则我心里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你救了我,这么大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必须要感谢您。”麹娅非常认真地道,“如果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来。”

  “行,行,你定了地点,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到。”陆为民挠挠头,有些无奈的道。

  “那就说好了,我定了地点,你就来。”麹娅眼睛里多了一抹亮晶晶的幽光,似乎在下定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