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一节 一样继续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一节 一样继续


  周素全也来汇报过,陆为民的回复也很含糊灵活,涉嫌犯罪的,严厉打击,对涉及到的场所,要依法依规进行规范和清理整顿,不能说起风就是雨,不能无限扩大化。

  覃国宝的事情,牵扯到岳唯斌,周素全也在第二次的私下汇报时说了实话,覃国宝的问题是可能涉嫌犯罪,但是由于时日久远,恐怕要把相关证据收集起来相当困难,而且覃国宝本人也矢口否认曾经要求阿kin为他提供毒*品供他人吸食,所以要查下去很困难,无法获得有效证据。

  周素全询问得很含蓄,陆为民也明白他的意思,对天伦帝景,对张耀国这一党人马,对覃国宝,要处理到什么程度。

  任何东西牵扯上政治争斗,就再没有道理可言,一切要素都可以被调动起来,所以周素全要问清楚陆为民究竟意欲何为。

  如果只是单纯某一事件,那么查清楚事情经过,像张耀国这种垃圾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而天伦帝景经过关门整顿,也可以继续开门营业。

  如果要针对覃国宝背后的岳唯斌,那问题就要复杂许多,首先就要把覃国宝圈进去,涉嫌贩毒这个罪名就必须要查清楚,同时也要搞清楚岳唯斌作为区委书记在为天伦帝景这个涉嫌黄、毒的窝点提供了多少支持和庇护,只有把这一切全部搞清楚,才能做到一击毙命。

  所以周素全在第二次汇报的时候要问清楚陆为民真实意图,以便于下一步工作重心调整。

  陆为民很明确的告诉周素全,他无意针对任何人,只是对事。不对人,哪怕是天伦帝景,一样可以照常开门,但前提是必须要整顿到位。

  周素全也就明白了陆为民的意思,无意扩大化。也无意借此机会来针对岳唯斌。

  一场乌云似乎被风吹散,一切又变得云淡风轻。

  *********************************************************************************************************************************************************************

  虽然陆为民没有在天伦帝景会所的问题上揪住不放,但是却也给岳唯斌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他不认为陆为民是对自己的看法改变了,或者说陆为民忌惮什么了,在他看来,陆为民没有在覃国宝的问题上对自己发难。可能是基于两种可能。

  一种是覃国宝的确在天伦帝景会所问题上没有太多责任,一些怀疑和涉嫌,覃国宝也一概否认了,公安机关找不到确切证据,难以定论。

  另一种就是陆为民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处理事务。他需要用堂堂正正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同时也在用另一种方式暗示,那就是有些东西始终要面对,如果能够寻找到一条大家都能接受的变通之道,要远胜于日后的撕破脸。

  岳唯斌也清楚陆为民不是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担心用“不恰当”的方式解决了自己,可能引发的副作用对他构成不必要的影响,对于陆为民自己日后的发展有妨碍。这才是陆为民这么久来迟迟未动的主要原因。

  他也很清楚自己在沙洲区的表现已经给了陆为民很多口实,如果陆为民执意要调整自己,市委那边通过并不会有多大阻碍。相反,也许还会有不少平素对自己拍胸脯打包票的人乐见其成,最好能让自己和陆为民闹得不可开交。

  陆为民放过了天伦帝景会所,甚至在公安机关对天伦帝景会所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停业整顿之后又重新同意了天伦帝景会所的开门营业,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又归于正常了,但恰恰是这种态度才让岳唯斌觉得蕴藏着不寻常。

  陆为民这是在用这种态度证明他自己。一切都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来,只要他认为需要的。那么就一定会做下去,但绝不会是以其他鸡鸣狗盗的方式来进行。这是基于岳唯斌这么多年来对陆为民个人风格了解之下的判断。

  那自己该怎么办?

  这是岳唯斌已经考虑了许久的事情,在天伦帝景事件之后,岳唯斌考虑得更多了。

  他明白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该来的始终要来,那么通过各种渠道争取利益最大化,也许不失为明智之举。

  *********************************************************************************************************************************************************************

  五月份就就这么波澜不兴的走过了,迎来了炎热的六月。

  日本富山政经考察团是六月初来访的,规模不小,三十多个人的团队,其中有二十余人都是企业代表,重点就是对口考察宋州投资环境以及产业结构和规模。

  应该说考察结果是比较乐观的,宋州的钢铁、机械机器制造、金属加工、纺织服装、电子和光伏、化工、船舶修造等领域,日本人都作了相当细致的考察调研,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富山和宋州在产业契合度上非常高,有着非常大的合作潜力,尤其是在了解到蒂森电梯项目已经正式开建,而蒂森克虏伯钢铁也趋于要和华达钢铁达成合作协议时,日本人的兴致就更高了。

  “谁说外国人就不攀比了?”秦宝华兴致勃勃的叉着腰,一脸骄傲,“看见德国人在我们宋州扎根落地,他们的眼光一下子就变了,蒂森克虏伯是世界五百强,蒂森电梯在国内也是和三菱电梯、日立电梯竞争的主要对手,他们在考察了遂安的电子工业园之后也很是感慨,认为我们在电子产业采取这种园区式的产业链发展模式非常成功,当然也认为在日本国内是无法采取这种模式的,人力资源成本就让他们无法承受,不二越株式会社方面态度已经有些松动,经开区那边正在和他们接触,他们表示可以考虑在宋州设立机器人制造基地,但对技术人员和熟练劳动力也提出了担心,希望我们在这方面要提出明确的规划构想来予以保证。”

  “不二越是日本也是世界比较知名的机器人生产企业,在日本和安川机电齐名,日本机器人制造一直走在世界前列,而我们国内因为本身劳动力资源比较丰富,在这方面的发展比较缓慢,好像真正具备一定实力的也就是首钢莫托曼机器人公司,但这家企业在前期也是一直亏损,好在有首钢这个大东家扛得起,但也算是我们国内机器人制造的先驱了。”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国内劳动力资源尤其是掌握一定技能的熟练劳动力资源出现短缺的局面会随着时间推移越发严峻,而熟练劳动力的价格也会不断攀升,甚至在八年十年后上升到一个让很多中小企业都觉得难以承受的程度上,所以机器人制造产业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过程,而国内对工业用机器人的需求也会出现极大增长,这一点我相信像不二越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早就做过市场分析,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对我们的邀请就动心。“

  陆为民的话让秦宝华点头不已。

  她一直对陆为民在经济发展上近乎直觉般的判断非常好奇,因为陆为民已经用无数事实证明了他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从华达钢铁到新麓山集团,再到华东软件园的预判,无一不证明这个家伙有着天然的智力加成,陆为民现在又对工业机器人产业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前景判断,也和秦宝华花费了不少心血了解和分析出来的结果基本一致。

  “如果不二越真的有意在我们宋州落户投资建设这样一个机器人生产基地,我们市里可以做一些承诺,我相信他们也考察了我们宋州职业教育学院的条件,我们正在尽全力打造一个第一流的综合性的职业技术学院,其中也就包括在电子、软件设计、机械加工等行业,相当于为这些行业提供最基础的熟练技术人才,如果不二越落地,我们可以马上商情学院在这方面进行定向委培,这一点上,哪怕我们市里边财政吃点儿亏,提供一些补贴,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陆为民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不二越株式会社落户宋州。

  补上昨晚的,四点起来码字,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