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四节 细微之处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四节 细微之处


  秦宝华在担任市长之前没有搞过经济工作,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对经济工作一无所知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更何况她现在好歹也是当了几年的市长了,最起码的经济概念也还是有了。

  gdp增速不是靠吹就能吹出来的,你说一个半个百分点,可以玩玩猫腻,那十个八个百分点,你能玩猫腻么?

  如果这么大的水分都能做出来,那统计局长就真的该蹲大狱了。

  这几年宋州的经济增速一直很平稳,尤其是2002年到2003年,宋州经济增速甚至出现了一个缓慢下滑的势头,但在2003年就开始反弹。

  这倒不是陆为民的功劳,实际上在2003年上半年宋州经济增速就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攀升势头了,只不过在下半年的增速势头更为突出罢了。

  最开始还有些人不太认可,觉得陆为民不过是赶了个巧,正巧碰上了宋州经济转暖回升,未必是他的本事。

  但是今年1—5月全市经济增速势头明显加快,而遂安的几个重量级的多晶硅项目和太阳能光伏项目落地,几个项目投资超过十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显著变化,特别是世界五百强的蒂森克虏伯电梯项目落地,再加上西塔这么些年来持续攀升的势头,没有人再敢质疑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眼光和能力。

  秦宝华承认陆为民在搞经济工作上的能力,也认同陆为民这大半年来的一些举措,甚至也清楚陆为民雄心勃勃,有着高远的目标野望。但是今天陆为民的话还是让秦宝华觉得自己小觑了陆为民。

  是不是小觑,现在还不好说,因为秦宝华实在有些接受不了陆为民“过高”的野望。

  50%的经济增速,也就意味着2004年宋州gdp要逼近900亿,这太夸张了。

  她了解过和宋州同属竞争对手的昌州和昆湖。1-5月,昌州经济增速达到15.2%,只有宋州的一半不到,而昆湖情况比较好,达到了34.7%,这主要是昆湖加大了在交通、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同时昆湖招商引资的情况也不错,预计下半年昆湖的经济增速有可能突破40%,全年经济增速可能会超过37%。

  今年1-5月全省经济增速前三昆湖第一,宋州第二,丰州以25.6%的增速位居第三。

  秦宝华预计宋州下半年的增速也可能会更高一些。也许会达到38%,甚至40%,这就是一个相当了不得的速度了,宋州gdp就有可能突破800亿,这已经非常惊人了。

  但陆为民似乎还觉得这不够劲儿,要实现50%的增速,意味着在目前宋州局面已经在全面发力的情况下,还要有一个高增长。这不是吹气,是要用实打实的产值来堆砌的。

  但看到陆为民很笃定自信的态度,秦宝华还是有些动摇。她打算下个星期下去跑一圈,看看各个区县的情况,这样心里会更有底,光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数据,总觉得没有那么踏实。

  *********************************************************************************************************************************************************************

  齐蓓蓓真的没想到自己又能有机会在常委楼里拜会陆为民了。

  她知道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很受陆为民的看好,尤其是日本富山政经代表团来宋州回访。其中不二越株式会社在考察过程中被自己了解到三住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与不二越一道考察宋州投资环境,进而掌握了一些情况。使得市里边在和不二越方面的谈判时可以更有底气。

  郁波很满意,所以也把这个情况向陆为民汇报了。陆为民也专门问了自己这个情况,所以她很有技巧的介绍了整个情况,她看得出来陆为民也对此很满意。

  唯一让齐蓓蓓有些遗憾的是来拜访陆为民的还有钱瑞平。

  齐蓓蓓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脑袋秀逗了,会提到了钱瑞平,陆为民也就顺带也要自己把钱瑞平也叫上,这让齐蓓蓓也是郁闷无比。

  不够齐蓓蓓也知道钱瑞平这一年来的表现也不差,作为叶河的常务副县长,叶河今年的发展势头也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赶不上遂安和苏谯,更赶不上麓溪和西塔,但是仍然以百分之36.8%的增速位居全市第五。

  黄桂堂对钱瑞平还是比较看重的,并没有因为钱瑞平是谭伟峰的人就把钱瑞平打入冷宫,当然这可能也和谭伟峰现在是市委常委有一定关系,但齐蓓蓓觉得更多的还是钱瑞平长袖善舞,很善于处理人事关系。

  钱瑞平作为叶河县的常务副县长,在齐蓓蓓未到经济技术开发区任职时与齐蓓蓓打交道很多,而钱瑞平表现出来的水准也让齐蓓蓓很佩服,当然齐蓓蓓也自认为自己也不差。

  钱瑞平在对叶河的产业规划上提出了很多极有价值的建议,这在当时也获得了时任县委书记的谭伟峰的高度评价。

  黄桂堂接任县委书记之后基本上沿袭了谭伟峰时代的政策和规划,仍然坚定不移的确立了叶河向西融入宋州城区这一战略,同时要构建有叶河特色的工业经济,船舶修造以及与船舶修造相关的机械制造、动力设备、机械零部件加工制造产业在叶河也慢慢发展起来。

  这和苏谯方面的产业规划有一些重合,甚至一些项目就是直接截胡苏谯,也引来了苏谯方面的一些不满,但是叶河却依然如故,而叶河在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上努力与市区靠拢,再加上荻港临港工业园区的优越条件,所以的确也吸引到不少原本有意在苏谯那边落户的企业和项目。

  钱瑞平在其中功不可没。

  齐蓓蓓估计这也是为什么陆为民在一听到自己提及钱瑞平时就专门要自己把钱瑞平也叫上一块儿。

  这却让齐蓓蓓有些失望。

  她倒不是因为有了钱瑞平自己就失去了某些方面的念想,事实上虽然和陆为民有过那么一回“次亲密接触”,但是毕竟她和陆为民没有真正跨越那道界限,哪怕没能跨越是因为外界因素而非主观原因,但总还是保持了那层神秘感。

  齐蓓蓓是担心钱瑞平和自己一道去拜访陆为民,分走了自己表现的一些机会,毕竟去陆为民那里不可能一呆一两个小时不走,也许就是三五十分钟,可多了一个钱瑞平也许就意味着自己少了二三十分钟的表现。

  但钱瑞平也算得上她的举主,而且更为关键的是陆为民点了钱瑞平,这也意味着钱瑞平已经进入了陆为民的视线,这一点已经由不得她了。

  *********************************************************************************************************************************************************************

  齐蓓蓓把索纳塔刚停好的时候,钱瑞平的佳美也到了。

  齐蓓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钱瑞平的丰田佳美,大概有六七成新,和自己这辆簇新的索纳塔相比,总觉得少了点味道,这让齐蓓蓓很是得意。

  “哟,小齐,新车啊,现代索纳塔,经开区条件真好啊,我这俩佳美都开了四五年了,十多万公里了,虽然没啥大毛病,但是毕竟老了,漆色都不行了。”钱瑞平上下打量了齐蓓蓓的座驾一眼,才微笑着道。

  “钱县,别在我面前装,谁不知道你们叶河财政收入去年比前年增长了百分之四十五,今年估计也不会比去年差多少,按照这个势头,别说一辆车,就是你们叶河换办公楼也是易如反掌了。”齐蓓蓓妩媚的一笑,“而且我前几天碰见你们黄书记,黄书记也在说今年叶河的情况不错,看样子你们黄书记是很满意啊。”

  “再满意也不及你们经济技术开发区啊,蒂森电梯项目投资4个亿,不知道蒂森钢铁项目究竟是落户你们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是苏谯,我听说郁书记和谭书记闹得有点儿不愉快啊。”钱瑞平笑眯眯地道。

  蒂森钢铁项目尚未完全谈下来,这边就开始内讧了,经济技术开发区觉得这是蒂森方面是他们招来的,蒂森电梯落户经济技术开发区毫无悬念,蒂森钢铁也理所当然要落户经济技术开发区,但苏谯方面也不认可。

  苏谯县认为蒂森电梯和蒂森钢铁完全是两回事,蒂森电梯落户经开区他们没有异议,但蒂森钢铁那是来和华达钢铁谈合资的,怎么可能跑到经开区去落户?这显然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