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五节 拜访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五节 拜访


  蒂森钢铁项目的谈判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双方已经在就一些细节问题进行商榷,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尚未达成一致,那就是新的合资企业将会选址哪里。

  实际上准确的说这应当是两个合资企业,一个是蒂森钢铁和华达钢铁合资的特种钢项目,主要目标是瞄准了目前国家尚处于空白的高铁发展中对列车建造中使用的特殊钢材,对象就是中国南车和北车集团,应该说德国人的眼光极其精准,中央刚刚明确了下一步将会把高铁产业作为国内交通的重点发展方向时,德国人就已经在布局上游产业了。

  另外一个项目就是蒂森钢铁与华达钢铁的合资建设一条镀锌钢板生产线。

  这主要是针对国内进入黄金期的汽车市场,对车用钢板的需求越来越大,而蒂森钢铁本来在沪上已经有了一条和宝钢合资的生产线,但是现在产能显然无法满足需求,所以才会选择布局长江中游,这样一来这条生产线的产品可以向上可以供应重庆长安、武汉和十堰的东风汽车,向北可以供应皖省奇瑞,本省的昌汽,也可以顺流而下供应南汽和上汽。

  两个项目预计投资会达到4.5亿元,比原来预计要少一些,但是其一旦建成,所产生的效益却不可小觑,尤其是镀锌钢板生产线还有进一步扩大而上二期的可能性。

  所以这两个项目落户何处也是成了焦点。

  苏谯坚持认为这是与华达钢铁合资的企业。必须要落户苏谯,河图科技产业园已经为这两个项目准备好了一切,更为重要的是苏谯方面在产业配套上更有优势。

  而经济技术开发区自然不能答应,好不容易想尽一切办法才把蒂森克虏伯这个世界五百强引进来,怎么一眨眼就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蒂森电梯项目自然是囊中物,但蒂森钢铁项目也绝不容有失。

  虽说蒂森钢铁是和华达钢铁合资,但是合资那也只是双方共同出资建设而已,并未说合资企业一定要落户华达钢铁所在地,经济技术开发区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为此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做好了一切准备。

  为此郁波已经和谭伟峰“撕破了脸”。两个人虽然在公开场合没有表露出什么来,但是据说在常委会上已经交锋过一次,互不相让。

  没有谁能在这个问题上让步,那不但会让自己**受到影响,同样也会动摇军心,所以都必须要坚持以最强硬的姿态出击来表明态度。

  但经开区和苏谯县之间的博弈又必须控制在市里内部,不能扩散到外部,否则就要被德国人笑掉大牙了,而且也会严重影响到宋州市委的掌控力和对外招商引资形象。预计最终的结果也只能由市委常委会来拍板,当然也会征求蒂森钢铁方面的意见。

  “钱县觉得蒂森项目该落户哪里呢?”齐蓓蓓浅浅笑道,她知道钱瑞平和谭伟峰关系不一般。

  “嗯,蒂森电梯当然没啥说的。蒂森钢铁实际上是涉及到两个项目,我个人觉得,也许蒂森和华达之间这个镀锌板项目落户苏谯可能更合适一些,毕竟华达钢铁就在苏谯。而且这个生产线产能不小,苏谯港区和铁路编组站也更方便,但蒂森特种钢我觉得应该落户经开区。因为蒂森特种钢项目主要是要生产各种高性能的特殊钢材,不但苏谯的一些机械加工需要这一类特殊钢材,我们叶河的钻探设备、压力容器和机械制造项目也对这一类特种钢材有很大需求,落户经开区,可以兼顾全市需求嘛。”

  钱瑞平一边按了一下遥控器,一边走出来说道。

  “哟,钱县,你这是在分蛋糕啊。”齐蓓蓓瞪了一眼钱瑞平,“这本来就是我们经开区招商引资拉来的项目和投资,苏谯却想来分羹,……”

  “得,小齐,甭给我说这个,你要觉得委屈,待会儿和陆书记说。”钱瑞平赶紧摆手,“我也是平心而论罢了,这个时候让谁退让都不可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我内心来说,我还真希望这两个项目都落户经开区最好,好歹咱们叶河紧邻经开区,也能沾点儿光不是?但我估计市里最终还是得用这种分蛋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得一碗水端平不是?”

  “市里不能看着我们经开区有点儿起色就要来玩平衡吧?”走出旁边的停车场,齐蓓蓓不忿的道:“有本事自个儿去招商引资,甭只盯着别人的盘子想要抢食儿,这忒不厚道,市里也要这么干,那就不公平!”

  *********************************************************************************************************************************************************************

  “不厚道?不公平?”陆为民笑了起来,“小齐,都落户你们经开区,那就厚道了,公平了?”

  替钱瑞平泡好茶,又帮陆为民的茶杯倒上水,齐蓓蓓在陆为民家中显得很熟络的模样,抿着嘴道:“陆书记,话不是那么说,我们要看事实讲道理不是?蒂森克虏伯集团是我们经开区引来的不是?是我们辛辛苦苦谈下来的,这没错吧?没有蒂森电梯这个良好开头,蒂森方面不会和华达钢铁有下一步的合作,这也是事实吧?这种情况下,蒂森方面实际上是占据主动地位的,不管华达钢铁是哪里的企业,首先它是宋州的企业,那么蒂森钢铁和华达钢铁的合作就应当遵循谁引来落户哪里这个原则才对,除非蒂森方面坚决反对落户我们经开区。”

  齐蓓蓓显得振振有辞。

  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说服陆为民站在经开区一边,那她就立下大功了,郁波一直对自己很欣赏,如果再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表现,那么就更巩固了自己在郁波心目中的地位了,而且陆为民也未尝不愿意见到一个能够说服他的人出现。

  对于他这个市委书记来说,其实蒂森钢铁和华达钢铁的合资项目放在哪里都一样,而且更愿意放在经开区才对,毕竟经开区才是市里的“自留地”,财税收入都归市里,而不像县里还要分成。

  “哟,小齐,挺会说话啊,我告诉你,谈判的时候可不能有这种念想,更别给德国人方面出这方面的馊点子啊,蒂森钢铁和华达钢铁合资项目落户哪里,要由市里来统筹规划,市里也会综合考虑,也要征求华达钢铁和蒂森钢铁方面的意见,决不允许谁在里边耍小心眼儿。”陆为民看了一眼齐蓓蓓,正色道。

  见陆为民很认真,齐蓓蓓赶紧吐了吐舌头,“陆书记,我可不敢,郁书记也和我说了,要服从大局,谈判归谈判,那得一致对外,至于说后边再说后边的事儿,这点道理我们还是懂,被别人钻了空子那就成蠢事了。”

  “明白就好,市里也会综合平衡这两个合资项目选址的优劣,一碗水会端平。”陆为民满意的点点头,“手心手背都是肉,当然要公平。”

  把目光转向一直沉静不语的钱瑞平,陆为民随口道:“老钱,叶河今年的情况怎么样?”

  “陆书记,还可以吧,谷局长上任之后,县里和市招商局在招商引资工作上也配合了几回,效果不错,日本富山这一次来考察,我们叶河方面也和日本富山一家船用轴承制造企业接触过,感觉富山那边的日本企业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在产品技术上还是有想当优势的,他们也对我们这边的投资环境比较满意,当然也还有很多具体细节需要进一步接触了解,所以目前还在接洽中。”钱瑞平坐直身体,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回答道。

  “县里制定了向西融合,向东发展的战略,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也向西部倾斜,应该说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目前黄宁——荻港——叶城之间的三角区域道路、管网、电力、通讯等各方面设施都日益完善,也成为了投资热土,目前这一区域也是我们叶河发展的重点,除了荻港临港工业区外,这一区域我们单设的叶河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势头也很好,也是我们叶河发展的两翼。”

  第一更求票,感谢兄弟们票票的鼎力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