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六节 扫兴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六节 扫兴


  “想男人又怎么啦?我就想他了,怎么着?”虞莱振振有辞,“郎情妾意,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怎么着,就准你在宋州天天偷腥,就不准我来一趟尝尝?”

  被虞莱的话给挤兑得面红耳赤,季婉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对方,好一阵才“呸”了一声,“浪蹄子,说什么呢,不要脸!”

  虞莱被季婉茹的表现逗得格格笑了起来,“浪蹄子?你不浪?你敢说这么久他没上你这里来偷腥?我看你这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多半还是不高兴他来你这里太少了吧?婉茹,要说他老婆也不在这边,这么精壮一男人,就能忍得住?这段时间好像他回昌州的时候也很少,这不来你这里,还能去哪儿?我知道他肯定不止一个女人,可你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怎么,是不是你又在那里矫情了,让他别来,影响不好?”

  被虞莱自顾自的话说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季婉茹也知道自己这个闺蜜在这方面是真的荤素不忌的,啥淫词艳语都敢出口,要和她斗嘴,铁定是让你脸红心跳加张口结舌,还得要恨得牙痒痒,但你还别说,有些话还真能说到你心坎里去。

  “瞧瞧你这模样,不是一副发*春的样子?还不好意思不成?老夫老妻了,啥姿势没干过做过?”虞莱见季婉茹面红耳赤的模样,越发来了劲儿,“哟,别装出一副啥都经历过的样子,待会儿我就给他打电话,让你们今晚好好办事儿!”

  “够了。莱子,求你别在这里发浪了好不?”季婉茹吃不住了,禁不住反击,“你想干啥,自个儿去干。别扯上我,今晚我住酒店,你和他去住我家,想干啥干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行不?别在我这里找借口。瞧你这样儿就知道你是憋不住了,你就不敢在外边偷食儿,非得要守着他?”

  “哟呵,说起来我来啦?”虞莱越来来劲儿,双手抱胸。把那对本身就格外饱满的胸部挤压得更骇人,“没错,我就想想他了,就想和他干那事儿了,怎么着?男女之间那点事儿,谁还不敢说怎么的?你情我愿,我就想他来干我,别的男人没那种感觉。……”

  季婉茹吃了一惊,瞪大眼睛看着虞莱,“你真的有别的男人了?”

  虞莱翻了一个白眼。“我说的是那些男人稍微接触一下,就能从言谈举止里边嗅出味道来,还用得着赔上自己身子不成?要么就是假惺惺的伪君子,心里想却又碍口识羞,要么就是赤*裸*裸的不加掩饰,以为他是独一无二。全世界女人见了他都想要倒贴叉开腿让他上,离了他。女人都活不了,让人望而生厌。再不就是那种所谓的成熟稳重的老好男人。既没有激情,又缺乏底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若是真的想要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随便找个男人也没问题,但那种生活和一个人自由自在自得其乐,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独身那么轻松惬意呢。”

  季婉茹微微动容,咬着嘴唇道:“莱子,你就是这么想的?”

  “婉茹,是不是我和你想的有点儿一致?”虞莱斜睨了一眼季婉茹,似乎感受到了季婉茹内心深处那份凄美而馥郁的情感,轻轻叹了一口气,“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尝过更美好的东西,自然而然就不愿意勉强自己选择残次品,不是么?”

  季婉茹似乎被说中了内心某些最柔软的地方,半晌没有说话。

  “好了,你也别纠结了,我反正是早就纠结过了,你还没迈过这个坎儿?”虞莱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我和他说了,如果要和我一刀两断,趁早,别给我婆婆妈妈,拖泥带水的,过了四十岁还和我腻歪,那我可就赖上他一辈子了。当然,我赖上他不是图他啥,也不会做什么破坏他家庭和睦的事儿,但是起码他得知道,这是两个人的事情,外边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念着他挂着他,别成天来无影去无踪的,两三个月都没有个电话,哦,想那种事儿就来了,办完事儿提起裤子就走人,我虽然给你当情妇,但是情妇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不是泄欲的机器,……”

  “他怎么说?”季婉茹对虞莱的直白大吃一惊,睁大眼睛问道。

  “他呀,吭哧了半天才说,大概意思就是愿意和腻歪一辈子,但是如果我自己做出了选择要离开他,他会挽留,但是不会强迫我做违背我自己意愿的事情。”虞莱耸了耸肩,“说得挺潇洒的,弄得倒像是我有点儿内疚感了,好像是我要抛弃他似的。”

  连季婉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听了这话,自己轻轻舒了一口气。

  看见季婉茹表情复杂,虞莱摇了摇头,“婉茹,我看你比我还陷得深,起码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明白我以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你呢?迷迷糊糊,懵懵懂懂,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象一只鸵鸟一样,就这么拖着耗着,明知道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却又舍不得,你自己的事情,还是得自个儿掂量,如果真打我一样的主意,就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季婉茹有些迷茫,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下半辈子的事情,她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而且她很清楚,像陆为民这样的人,结了婚之后,离婚的几率很低,而且即便是真的离了婚,也轮不到自己,可以说她和陆为民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正如虞莱所说的那样,当你品尝了最美好的东西之后,你还对那些没滋没味儿的,或者是怪味儿的东西感兴趣么?你还能接受这样的日子一辈子?不,她的选择可能也会和虞莱一样,宁肯孤独一辈子,也不愿意去勉强自己凑合。

  季婉茹的神情让虞莱也是只能叹息摇头,女人在这方面都是感性的,理性对于她们来说更像是奢侈品,明知道那或许就是一个泥潭,陷进去就很难再出来,但是总愿意深陷其中,不愿自拔,包括她自己。

  “好了,婉茹,你也别迷惘困惑了,这种事情,不是你想把它想清楚就能想清楚的,想清楚了,你也一样难以抉择,抉择了,你也一样可能会反悔。”

  虞莱一连串的话让季婉茹更是茫然无措,她觉得虞莱的话真的很有道理,或许虞莱早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以至于对这个问题有着更为深刻理性的认知,而得出的结论却是无法用理性的角度来判断感情。

  办公室里骤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来两个女人的迷惘和淡淡的愁思,无论是虞莱还是季婉茹都无法对这段感情做出更合理恰当的解决方案,因为本身感情的问题就很难用更恰当更合适来判断,一切都只能说是看自己,或许随缘或者顺其自然这一类的解决办法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站起身来,虞莱走过去,抱了抱还未曾走出迷茫的季婉茹,笑了笑,“婉茹,车到山前必有路,无法抉择,那么就随遇而安吧,和我一样,嗯,起码你还有我,我也还有你,没准儿那天我们真的挥慧剑斩情丝,咱们俩就相依为命去了。”

  *************************************************************************************************************************

  陆为民抵达季婉茹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他还是让史德生把他送到了河边上,假借要独自到河边走一走,梳理一下思绪。

  九月的江畔无疑是最美好的时候,江风劲吹,但是却又不冷不热,一件体恤迎风猎猎,格外舒适,陆为民本来打算直接去季婉茹家里的,但是感觉不错,索性多在江边走一走。

  季婉茹还是开车来接的陆为民,毕竟要进小区,难免会在监控摄像上留下痕迹,而车进车出,季婉茹的丰田霸道是专门贴了深色反光膜,只要坐后座,不虞暴露。

  到了季婉茹家中,陆为民才知道虞莱也来了,这让他喜不自胜之余,心里也禁不住噗噗猛跳。

  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这种情形,都会禁不住浮想联翩,当然有没有那种事儿是一回事,但起码可以想一想吧。

  剥开一个橙子,把橙肉递给陆为民,陆为民却没动,虞莱瞪了陆为民一眼,但是还是把橙肉喂进了陆为民嘴里,“我这个情妇可够称职吧,连橙肉都给你喂到嘴里,婉茹可没有这么听话吧?不过也许婉茹在床上更听话,婉茹,是不是?”

  被虞莱的话弄得脸一下子大红,季婉茹狠狠的瞪了虞莱一眼,“莱子,别太过分啊。”

  话还没有说完,陆为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陆为民看了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是包泽涵来的电话,真扫兴,不是好事儿。

  最后几个小时了,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