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七节 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七节 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ps:看《官道无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陆为民所有兴致和遐思都被包泽涵的电话给毁了。

  虽然包泽涵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能让包泽涵亲自赶赴昌州落实线索,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陆为民毛骨悚然。

  是谁?

  这一年来,给陆为民的感觉,包泽涵一直是不显山露水,哪怕是在泽口窝案上包泽涵终于展露出了他爪牙凌厉的一面,但是陆为民也觉得包泽涵是懂规矩的,也是在市委统一领导下展开的行动。

  但是刚才的电话无疑陆为民的信心有些动摇了。

  陆为民一直以为自己能够驾驭市委,而市纪委也同样应该是在市委领导下开展工作,纪委的工作有其特殊性的一面,但是其特殊领不能凌驾于市委之上,同样,包泽涵首先是市委常委,然后才是市纪委书记,这也就意味着,纪委的工作应当服从大局,服务全市大局。

  应该说这一年来在各项工作上取得的成绩让陆为民滋生了一些骄傲情绪,而在和林钧、朱小平的较量中陆为民成功胜出,同时包泽涵也站在了他的一边,这让他就更有些飘飘然了。

  但是他忽略了一些问题,正如郭跃斌提醒他的一样,包泽涵这个人和其他干部有些不一样,很有风骨。

  很有风骨这个词儿你还不好说只是褒义还是贬义,要看你从哪个角度哪个时机来评判。

  郭跃斌专门给陆为民提醒包泽涵很有风骨,也就是要表明一个含义,那就是包泽涵在脾性上可能和其他干部有些不太一样,他有他自己的坚持,而且他认定是正确的东西。他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不会轻易为强权和五斗米折腰。

  也就是说,可能包泽涵这个人在很多工作中缺乏灵活变通,而更愿意坚持原则。

  在查处泽口窝案上陆为民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泽口窝案本身也就是陆为民希望查一个底朝天的,不管有多少干部牵扯其中,包泽涵都坚持要查一个清楚,有没有问题,问题轻重,这不是包泽涵过问得了

  包泽涵还在昌州。但是很快就要返回宋州,而且他表示需要马上向陆为民汇报一些情况。

  这让陆为民很是头疼。

  好事儿不在忙上,在忙上的就不会是什么好事儿,而且是从包泽涵这个纪委书记口里出来,你能想象可能会使好事儿么?

  显然不是,这是最起码的判断。

  包泽涵没在电话里说具体的事情,似乎也有些不太愿意在电话里讲,而是要回来当面汇报,这没有缓解陆为民的担心。反而更增添了陆为民心中的不安。

  他又想起了郭跃斌提醒自己的话,包泽涵不是那种乱咬的疯狗,但是他却极有主见,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和很多人不尽一致。他看待问题有他自己的见解。

  这听起来好像是很有个性,但对于他的上司来说,就未必是褒奖之语了。

  所以陆为民有些担心。

  但究竟是什么问题,陆为民也一无所知。只有静待包泽涵回来才知道了。

  坐在季婉茹家中也有些食不知味,陆为民索性就走人。

  季婉茹和虞莱都有些失望,不过知道有事情。两个女人都还是挺懂事。

  虞莱送陆为民出去。

  虞莱终于还是换了一辆车,那辆丰田大霸王留在了公司,而虞莱也还是接受了陆为民的建议,买了一辆丰田霸道,而且就是在季婉茹的永华汽车买的,当然生意归生意,一样的付款,同样走的是公司帐。

  虞莱的华莱士文艺会展服务公司在宋州已经算是赫赫有名了,旗下有一个综合性的演出团队,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基本上能够承揽一般中小型的综合演出,主要是为昌州和宋州下边的区县的一些文艺演出提供服务,当然宋州的夜场也一样是主打;而另外就还有一个模特表演和礼仪服务团队,主要就是承接各种会展服务,既包括车展和服装展示的模特提供和礼仪服务,也包括各种奠基、竣工、剪彩、会议的会务服务。

  同样是墨绿色丰田霸道,坐过虞莱的车,陆为民本来是建议要不就一步到位让虞莱买一辆陆地巡洋舰,虞莱开车本来就有些猛,买一辆更大一些的陆地巡洋舰更稳当,但是虞莱没有接受,还是选了霸道。

  汽车沿着河边飞驰,要回市委也好,回常委楼也好,也就是十多分钟的事情,陆为民没说话,虞莱也没吱声,就开着车沿着江畔奔行。

  “我来开车吧。”汽车开到一处僻静处,陆为民道。

  虞莱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这女人别看表面上彪呼呼的,但是内里却很聪慧,知道陆为民心里有事,所以一句话没说,下车径直坐到了后排。

  陆为民熟练的一打方向盘,微微一踩油门,霸道急促的向前一窜,呼的一声冲了出去。

  十分钟后,丰田霸道已经到了常委院门口,进门时,保安探出头来,陆为民把车窗开了一道缝隙,保安立即把自动门打开。

  *********************************************************************************************************************************************************************

  虞莱几年来还是第一次来宋州市委常委院。

  陆为民如此突兀,选择这个时候把她带到常委院里来,让她既感到惊喜,又有些害怕。

  虞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给陆为民添乱。

  她当然知道像自己是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无论是因公还是因私,都不适合出现在这里。可陆为民不但把她给带进来了,而且还是开着她的车,堂而皇之,这更让她有些忐忑。

  不过陆为民这个举动却让她有些说不出的甜蜜,哪怕这并不代表什么,但是作为女人,男人敢这样做,本身就意味着一种勇气和担待,他不惧于因为怕什么就不敢做什么。

  陆为民既然把她拉了进来,虞莱也就不再说什么。下了车,跟随着陆为民进了小楼。

  客厅是略显老式的,但还算干净整洁,不过陆为民没有在客厅停留,直接上了二楼。

  虞莱也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陆为民的另一面。

  书房应该是一个男人最真实的一面,而其他,哪怕是在床上裸裎相对,也未必能真正了解一个男人的内心世界。

  陆为民去泡茶去了,虞莱就在陆为民的书房里徜徉。

  她很享受这种“优待”。她甚至敢肯定,恐怕没有几个人进入过这里,嗯,也许出了他的老婆。其他人,哪怕是季婉茹恐怕也没有来过这里。

  虞莱把高跟鞋扔到了一边,就这样赤着脚踩着书房里的木地板,在陆为民书案背后的书橱边上好奇的打望着。

  陆为民的书橱是分了类的。

  两格书橱是专门装政治经济时政类的书籍。诸如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弗里德曼的《美国货币史》、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和《竞争优势》等等,另外还有一格是装历史类的书籍,这是陆为民的爱好和专业。本来他就是学历史的,对于一些考据类的历史书籍更有偏爱,只不过囿于工作的压力,近年来在这些书籍上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能花在这上边了。

  让虞莱有些惊异的是陆为民的书案上鲜有诸如一般人想象的文件这一类的东西,她原本以为陆为民会在家中也要圈阅文件,就像电视上描写的那样,没想到这书案上干干净净,除了一本《东方快车谋杀案》。

  “你还喜欢看这个?”陆为民端来了茶,虞莱忍不住问道。

  “我为什么就不能喜欢看这个?”陆为民有些好笑,看着虞莱,“怎么,你觉得我就成天该看《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或者就是《党的建设》和《党建之声》?当个官,连个人爱好都要剥夺,这未免太苛刻了吧?”

  虞莱也觉得自己的主观判断有些离谱了,陆为民还是那个陆为民,他还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男人,这种真实反倒让虞莱很高兴和欣慰。

  “是我想偏了。”虞莱抿了抿嘴,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嗯,现在我觉得我给你当情۰妇这个决定也不算错误。”

  “哦?就凭我看这本书,就能决定你半辈子的抉择?这是不是太草率了?”陆为民也忍不住调笑,靠在案桌上,一伸手拉住虞莱的手。

  虞莱要比季婉茹大方得多,很坦然的走到陆为民面前,听凭陆为民的手解开自己的衬衣纽扣,然后剥开乳罩,露出宛若凝脂般的豪*乳。

  “你有心事,为民。”虞莱一句话让陆为民收回了手,苦笑着摇摇头,“待会儿会有客人来,我在这里等着他。”

  “看样子不是好事?”虞莱歪着头道:“你有点儿担心?”

  “嗯,局面大好的时候,却有人来给你眼里揉沙子,你能高兴么?”陆为民替虞莱重新把文胸扣上,纽扣也一颗一颗扣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