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九节 欲辨已忘言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九节 欲辨已忘言


  ps:看《官道无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为民只觉得自己的怒意值即将达到极限了。

  他的怒意并非无端而发,也不完全是因为苗奇伟自身的问题。

  陆为民承认苗奇伟自身多少是有些问题的,作为市委书记,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苗奇伟的一些毛病,连和苗奇伟搭档的李幼君也和陆为民谈起过苗奇伟的毛病。

  比如好虚名爱讲究排场,比如生活奢靡不注意影响,又比如脾气大心胸欠宽广,但是,苗奇伟也还是有其突出优点的,头脑灵活,思路清晰,干事儿执行力强,作风雷厉风行,这是一个能力和缺陷都相对较为突出的典型干部。

  用不用也一度困扰过陆为民,在才来宋州时,陆为民就找机会就很批过苗奇伟,为此苗奇伟也有所收敛,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缺陷就算是改也只是改不了本质。

  陆为民考虑的是从西塔全县的工作角度来考虑,苗奇伟继任西塔县委书记,可以进一步发挥西塔产业优势,让西塔经济进一步保持高速增长,这对于促进整个宋州的第三产业发展是有示范效应的,尤其是在房地产业的发展上。

  但是陆为民用苗奇伟也是有前提的,有毛病可以,甚至一时半刻纠正不过来也能容忍,但是却不能没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能触犯法律。

  像刚才包泽涵所说的有不少会所会员卡,出入高档会所参加活动,公车超标,违规出国旅游等等,在陆为民看来这种情况不仅仅是西塔一个县存在。在其他县,乃至宋州市里边也都或多或少的存在。

  这其实就是一个风气问题,只不过西塔在这方面较为突出罢了。

  可包泽涵突然提出苗奇伟可能还存在其他方面的问题,虽然没有点明,但是很明显是指可能要涉及到违法犯罪了,这是陆为民难以接受的。

  包泽涵这一段时间和林钧走动比以前更密切一些。而同样,林钧跑省里的时候要频繁许多。

  张静宜也向陆为民提起过,林钧似乎对自己在干部任免上的一些“独断专行“有所不满,认为过于考虑干部的“能”,而忽略了“德”。认为这不利于干部的培养和使用,也极易出现问题。

  陆为民不能不怀疑包泽涵是不是受到了林钧的某些影响,甚至是授意,才会有这样一出举动。

  对于包泽涵的“风骨”,陆为民知道市委里边不少人已经有所领教,很有点儿“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味道,林钧当然也清楚,要找准机会来把包泽涵用好用足。成为攻讦自己的一柄利器,如果是这样,不能不说林钧这一回把机会选得有些好。

  陆为民很不喜欢包泽涵这种卖直取忠的感觉。作为党的干部,固然需要坚持原则,但是同样也需要认清形势,要有冷静的头脑和理性的思维来考虑问题。

  如果真的是苗奇伟存在违法犯罪的可能,陆为民自然无话可说,但是如果只是一些还停留在纪律作风层次的问题上。不至于牵扯到违法犯罪这个层面上,包泽涵却要小题大做。要借此展示自己“铁骨铮铮”的强项风骨,那陆为民就真的觉得这个家伙的品性值得深思了。

  当然。作为纪委的话事人,包泽涵掌握着主动权,具体情况只有他才清楚,同样哪怕是苗奇伟问题真的没有达到那个层面,但他却要借势立威,就要利用这一次事端来体现自身的影响力和**,哪怕最终问题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他一样有无数种说辞来圆转,即便是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什么。

  现在就要看包泽涵究竟是真的觉得苗奇伟是有问题存在违法犯罪的可能还是只是要想借此机会做文章了。

  陆为民自信自己不是那种为了私情罔顾大局的人,苗奇伟的确能力不错,自己也比较欣赏他,但是自己更多的还是从西塔大局出发,认为苗奇伟接任李幼君的西塔县委书记有利于西塔工作,他不想让西塔的工作因为市委内部的一些嫌隙纠葛而影响到西塔的工作大局。

  现在一切要看包泽涵意欲何为。

  “陆书记,两者都有点儿吧,当然从工作角度来考虑,后者更重要。”包泽涵没有回避和退缩,但是语气却很委婉,“陆书记,我本人对苗奇伟同志没有任何成见,完全是从工作角度就事论事,其实我个人认为,苗奇伟同志的一些表现也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有个词儿说得好,防微杜渐,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苗奇伟同志在担任县长期间工作作风上的一些问题看似小毛病,但是如果监督不到位,思想根源上没有重视和解决,我觉得越陷越深是很有可能的,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也不是在当预言家,而是真心实意的觉得如此,希望陆书记不要误会。”

  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把肺部的浊气吐出来,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冷却下来,他需要搞清楚包泽涵的真实想法和意图。

  善于制怒也是一种修养和能力的体现,陆为民觉得自己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太过于顺风顺水了,在情绪控制上反而有点儿修养不足了。

  “泽涵,你是认为苗奇伟真的可能有问题?”陆为民没有问题具体情况和依据,问这个也没有意义,他只需要包泽涵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回答。

  “嗯,这是我的感觉,但尚无证据映证,我只能这么说,就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如此。”包泽涵坦然道:“陆书记,您也知道,我如果这会儿要说的确有些线索指向这一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日后哪怕苗奇伟真的没达到那一步我也一样能找到各种理由来推诿,但我觉得我和您之间是在谈工作,不涉及其他,所以我认为我应当如实的回答您的问题。”

  陆为民反而舒了一口气,包泽涵认为苗奇伟有问题,哪怕没有证据,那也没有关系,他需要的就是包泽涵的一个态度,而包泽涵的话语无疑也是一种宣示,我无意针对谁,也不会挑战什么,纯粹是工作。

  “那泽涵,你觉得西塔的情况,现在怎么来考虑?”陆为民略一沉吟,问道。

  此时的他已经逐渐恢复了清明,再无复有刚才的怒气值溢满的感觉,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

  包泽涵虽然有风骨,虽然有个性,但是起码也是官场上打滚几十年的角色了,能干到副厅级岗位上,就不可能是愣头青,他可能有他的坚持,但是不会看不清形势,这种情况下仍然坚持他自己的意见,固然有其个人风格在其中,但更多的恐怕还是的确有些底气。

  这种情况下自己就需要冷静应对了。

  “陆书记,这恐怕不该我来考虑吧?我只是建议为了便于纪委开展工作,有必要临时调整一下苗奇伟目前的工作,这并非最终决定。”包泽涵摇摇头,话未说完,就被陆为民摆手打断,“泽涵,我只是问你有没有更好的建议。”

  包泽涵犹豫了一下,“陆书记,有没有机会让苗奇伟临时离开西塔一段时间,考察也好,学习也好,培训也要,……”

  陆为民心里一沉,看样子苗奇伟恐怕是真有问题,包泽涵这个态度就是说明他是有些底气的,不过这个建议倒是很中肯,他点点头,“唔,我明白了。”

  *********************************************************************************************************************************************************************

  看见包泽涵的汽车尾灯消失在门前小径深处,陆为民这才沉着脸,关上门,回到客厅,上楼,却看到虞莱毫无淑女风范的就这么坐在楼梯上,看样子也是一直坐在楼梯上,估摸着自己和包泽涵的谈话她都听到了。

  陆为民皱了皱眉,虞莱的坐姿有些不雅,包裙内春光一览无余,虽然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但是还是看了个通透,“你就一直坐在这里?”

  “为民,你们是不是在说西塔那个县长,嗯,要当书记了,叫苗奇伟?”

  陆为民一愣,虞莱什么时候也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对女人,他不想谈工作上的事情,但又不好不回答,所以他只是点点头,“嗯。”

  “那个苗奇伟恐怕是真的有点儿问题呢。”虞莱很随意的道。

  陆为民眉峰蹙起,停住脚步,“你凭什么这么说?”

  “华莱士也有很多业务在西塔呢,那里现在可是销金窟,会所、俱乐部遍地是,富人扎堆,楼盘遍地,每个月都有新盘推出,或者或者优惠、展销活动,我的人经常去那边,一个月起码都有两三拨呢。”虞莱淡淡的道:“走的频繁了,自然也就能遇上一些事儿,了解一些事儿。”

  第三更,目标600,冲锋,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