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三节 择路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三节 择路


  ps:看《官道无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陆为民也乐了起来,这老板倒是口气挺大,不过话也在理。

  阜城探花街上基本上都是经营同一行道的,要么是字画古玩,要么就是笔墨纸砚,几百家店面,基本上都是这两类,可就这样个个生意都能做得起走,而且还越来越红火。

  光是一个堡砚,什么吴记堡砚、三台炮堡砚、林氏堡砚、徐禄记堡砚、张畠堡砚、红寨堡砚,就能有一二十类,那已经不简单是砚台这种简单的文房四宝那么简单了,那就是一件件各具特色各有风格的小型文化艺术品,基本上成了到阜城人手必备的纪念品了。

  同样像泊墨,那制作作坊在泊头镇也大大小小有好几十家,各有各的门道,最著名的金记泊墨、韩氏泊墨、坛子泊墨被誉为老泊墨三宝,而新进出来的秦风泊墨、蔡氏烟墨、梅林炭墨更是成为文人新宠,可谓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也成为阜城古镇文房四宝中的一颗颗明珠。

  虽然就那么几样产品,但是阜头的商人们就能玩出无数个花样来,每年光是探花街文房四宝的销售额都已经超过2亿元,一排阜笔品质最高的能卖到八千多块,这还不是什么孤品一类的噱头玩意儿,就是真正的商品,同样最贵的一方堡砚卖出了十七万的天价,当然这不仅仅是砚台了。那得是艺术品。

  除了文房四宝外,字画的生意同样也是在阜头做出了大文章,像探花街数百家字画店,你要说里边真正有所谓的大家名人字画能有多少,绝大多数还是近现代和当代的一些画师、书法家们的作品。但是不容否认的是这些作品都多多少少具备一定的艺术性和鉴赏价值,从一两百一幅到两三千一卷,贵贱都有,而且你买了觉得还不亏,回去拿着欣赏也好,留存也好。都还觉得值,没准儿几十年后这位画家书法家出名了,你这东西就成传家宝了呢?

  “也是,老板,看样子你是胸有成竹啊。阜头就有十多家过来?”陆为民点点头。

  “嗯,陆书记,粗粗算一下也有十多家吧,都是探路的,估摸着后边还会有来。”老板笑眯眯的道,“这生意只要好了,自然就有人来,我们也希望这江洲镇能发达兴旺起来。凭借着宋州的名气,咱们也能好好做生意。”

  陆为民目光在店面里一转,就看见了悬挂在中堂上的一副字。笔走龙蛇,极有气势的一副草书,“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郊,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哪堪刺配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老板,不是宋江的真迹吧?”陆为民一看这幅字写得的确极有气势。酣畅淋漓之意透纸而出,忍不住点打趣道。

  “呵呵。陆书记,宋江的真迹可是在旬阳楼墙壁上,这算是临摹本吧。”老板也是个懂点儿历史的人,有点文人雅士的架势,“在这宋州做生意,总得有点儿和宋州有瓜葛的镇店之宝吧?这幅字就是我专门请咱们丰州一位大家写的,还有那幅‘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是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我也托朋友请了宋州一位书法大家帮我写了,还没送过来,到时候也是要挂在店里坐镇店之宝的。”

  “嗯,看不出你这生意做得倒是挺有头脑啊,那就预祝你生意兴隆了。”和老板道了别,陆为民一行人才意犹未尽的出了门,陆为民转头就问:“萧樱,阜头的旅游业情况你恐怕也是比较了解的,我不求江洲古镇能赶上别人,起码我们沙洲区也要有一个追赶目标,2003年阜头旅游业产值突破了20亿大关,我们这边和阜头的差距可不算小啊。”

  “陆书记,前段时间我和萧局长也一起去过阜头考察,了解阜头在发展旅游相关产业的一些经验做法,也还是有一些启迪,但阜头的情况也还是和我们这边有些不一样,他们那个昌南旅游影视基地吸引力非常强大,不仅仅是几个古镇和工艺品生产那么简单,在现代旅游和文化历史旅游的结合方面,他们做得很好。”李幼君接上话。

  “嗯,有启发就好,说实话,当时我在阜头当县委书记,发展旅游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阜头是典型的农业县,没有工业基础,可谓一穷二白,萧樱应该知道,那时候丰州最穷的两个县,一个双峰,一个阜头,都让我遇上了,要改变阜头的局面,怎么办?”陆为民一边走,一边感喟道:“工业无法一蹴而就,而阜头在历史古迹和景点上也还有那么一些优势,那么就只能在这上边做文章,没想到当时迫不得已之举,却做成了大文章。”

  “我们宋州的条件比阜头好了不知多少倍,但我们却没有真正把我们的资源发掘出来,宋州三国时期就是江南重镇,古迹尤多,而历经两晋南北朝和隋唐,遗址遍地,可我们真正下功夫去挖掘了多少?前期文化局做了一些工作,但很不够,现在大家都把心思放在抓经济工作上去了,忽略了这些方面,可大家注意过没有,这些遗址遗迹的保护挖掘同样也可以有机的与经济与商业结合起来,阜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希望幼君,萧樱,你们和沙洲、宋城还要好好在这上边下功夫。”

  两边的记者们和市委办市府办的秘书们,都很认真的在记录着陆为民的话语,只听得一片笔尖划纸的声音,当然也有人已经把录音笔打开,这样可以更方便回去之后来整理。

  “尤其是随着国内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旅游行业的发展必将迎来一个相当长的黄金成长周期,这甚至会远超过其他行业的成长周期,而这个产业对于劳动力的吸纳也是其他产业所不能相比的,尤其是像餐饮娱乐、酒店住宿、商贸零售等相关产业,吸纳劳动力就业很有效果,能极大的解决我们市里缺乏必要就业技能的低端劳动力的就业问题,这是其他产业无法做到的。所以,如何抓住这个契机,把这个产业做大做强,值得我们去好好琢磨和规划。”

  陆为民这番话也算是为前期全市旅游文化工作做了一个小结,同时也是为今后一段时间全市旅游文化工作定了一个调子,像江洲古镇这样的开发,还要继续进一步加大力度,同时要注重对历史遗址遗迹的挖掘保护,最为核心的一句是要把历史遗址遗迹的保护与挖掘商机结合起来,也就是要把旅游业有机的与历史文化融为一体,成为宋州一大亮点产业。

  *********************************************************************************************************************************************************************

  “陆书记,您的观点和看问题的角度的确和一般人有些不一样啊。”

  葛天明的话让陆为民笑了起来,“天明,你这是褒我还是贬我啊?”

  “当然是褒扬您啊。”葛天明在陆为民面前很放松,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从京城下来的干部,还源于他和陆为民有些渊源,在来宋州之前,刘斌就专门给陆为民打过电话,甚至可以说葛天明来宋州也就是因为陆为民在宋州担任市委书记,也正是因为如此,葛天明才接受了陆为民的意见,挂任副市长,但却到区县一级担任主要领导来锻炼自己。

  “我怎么听着像是有点儿别有味道的感觉呢。”陆为民乐呵呵的道。

  “呵呵,陆书记,我是实话实说,您在别的区县都是大谈特谈工业兴市,招商引资是关键,到了我们沙洲,您就转口风了,要因地制宜,找准定位,服务全市,这听起来好像也不错,但是我们觉得总还是差点儿味道,现在我和老顾都有些着忙了。”

  葛天明也是打算要从陆为民这里探探底。

  顾建国和他说了与池枫谈工业发展这一块的问题,基本上算是与池枫取得了一致意见,认为沙洲的工业发展也要有一些新动作,不过这个观点还有待于细化和研究规划,尤其这还得要过陆为民这一关。

  市里边早已经确立了沙洲和宋城作为主城区,不是全市工业板块的重点发展区,但是沙洲区里经过讨论认为,沙洲如果单纯依靠第三产业,就很难真正有所突破。

  在这一点上,葛天明也是和顾建国研讨过了几次,而且也请相关产业研究人员来做过分析评估,认为沙洲的发展不能局限于第三产业,第二产业一样要作为重头戏来打造,当然在产业选择上要有所甄别。

  第一更求800票!(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